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列表
91级,或23只鸟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6-2 18:02:28

91级,或23只鸟

时光倒流20年。黄河
已掉到地上已经很久很久了
一群上游的鸟
翅膀上有雪,有糌粑和酥油

落到皋兰山下,黄黄的黄河边

在黄河畔,看黄河大桥
铁架上那么多弹痕,在风中细语

在校园里,高处的宿舍楼
把我们当成一群听话的羊
山脚的教室和食堂,是嫩草是仙草
上课与下课路上,有丁香相伴

校园,是一个说不完的故事
一包北京麻辣方便面,也能让黑夜的窗
打开歌喉,齐唱《花心》
与巴特们的打架和阿布来提的歌声
发生在史诗里。我们也会在六月里
把酒瓶扔向潮湿的水泥地

 

蜡烛下的情书,盛开花朵

男孩们抵肩的长发,延续着黑头

我们心怀雪山,豪情是一匹驰骋的马

在兰州这座狭长的城市里

每一颗年轻的心,澎湃在来自故乡的河岸

波浪,成为各自的座右铭

 


我们的罢课是历史种下的一棵树
在树下,我们真诚的翅膀
高过墨镜的呵斥和黑板的胁迫
我们写诗写小说,弹龙头琴踢足球
四年如一日,一日如四季
每个人,都低飞在自己的天空

在青海湖畔,我们曾让一把六四式闭嘴
在后门啤酒摊,我们的酒瓶能碰撞
出乡村音乐,年轻的血
和街上的混混,像啤酒花一样盛开
在加牛肉面肉加蛋里成为一种传说

我们飞回故乡的时候,天空是紫色的
我们散落各地,像一把紫色的种籽
生长为电影人,学者和诗人
拉萨的古修那和青唐的太阳之子
已成为两只雄鹰。无论何时何地
我们仍旧保留了强盗般的友情,不一样。

从哈佛的天空到亚利桑那的红土地
我们走失了两只鸟,两只好鸟
失声的泪曾流过大夏河,碌曲水
无常的无奈,即使山高水远,阴阳两隔
我们依然在生命中举杯,在友情里一饮而尽

                  2015.5.18
于青唐

阅读全文(1385) | 回复(0)
登录后,你将出现在这里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