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列表
诗三首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9-20 12:05:44

■今夜我在床单上的花丛里

在看完电影《狩猎》的之后
我躺在床单上的花丛中

被黑夜的狙击手瞄准,成为活靶
猎杀在梦中的高速公路上
我躺在今世念想前世的床单
该是一块白毡,简单的花纹
或是一座山的勾勒,或是三条鱼纹
或是一轮圆日,一轮弯月
只有一个人与我同枕共眠
我可能没有成为乱世中的英雄
也没有渡过称心如意的爱情

今世的烦躁与不安或萌及于此

床单上的花朵交响着前世的旋律
我的肌肤贴在花瓣上,似乎有露水
沁入我的血管,减缓我的心跳
这些盘根错节的枝叶
此刻已成为我浑身的血脉图
像一副藏医学壁画,教导我今世一心向善
来世的床单成为一匹氆氇
铺在骏马背,铺在木雕椅上
或铺在一个僧舍的床上

我赤裸仰躺在连片的花朵上
无法理解人怎么会忘却前世经历
遂沿着身躯里的血,进入大脑中枢
藏有记忆的仓库是敞开的
所有被遗忘的记忆都垒在一个角落
前世的那一层就在最上面
它发红,还闪着微弱的余光
它以下的每一层都比前一层暗一些
最底层的黑色里,该存有第一个我的所有数据
                    
■秋季的窗

我躺在自己的沙发上,望着窗外
街头的很多面孔在玻璃上显现
沮丧的,喜悦的,丧葬的,婚庆的
我突然发明了我的唯一性

像太阳里的一粒黑子
窗台上的盆景向窗外献媚
把我的安静和暗淡不屑一顾
日子就这样被它们的叶子掂量
就像叶片上的尘埃,肉眼难以察觉
用指头去舔,总会有一层灰尘

悄然落在自己的年岁上
楼与楼之间传来孩子的戏耍
歌谣里才有生活。我屏息轻闭双眼
尽所能什么都不想,屋子的墙
便会消失,小区乃至整个城市
都会消失殆尽。沙发用不着抬起我
上没有天,下没有地
我的躯壳悬浮,宇宙无物
我的意念四处游荡,人生
像古树下的黄叶那样翻来覆去
直到邻居的一声狗叫,我睁开双眼
所有一切利马恢复原样
茶杯里的水像体温一样变凉
烟缸里的灰烬,还有横竖的烟蒂
像尼巴拉人屠杀的水牛
我开始讨厌沙发上这些枕包
讨厌眼前所有的静物
讨厌散落的银翘片,讨厌玻璃
把窗外的形色统统塞进我的身躯

       2015.8.28
于青唐 华多太

 

■特赦令

 

灯光很亮,一只蚊子

F-35那样,垂直起降

落到我的手背

最粗的脉管旁边

它调整了一下脚架

稳稳地把吸管伸进血管

如一头非洲大象

畅饮亚马逊河的水

我的血从它的屁股开始泛红

向浑身蔓延

一直到变为紫红

它收起长嘴

摩挲着手脚

又调整了一下脚架

高高兴兴地

飞走了。我却疼痛了

那么几秒

 

2015.9.3于青唐

阅读全文(3551) | 回复(0)
登录后,你将出现在这里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