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列表
午睡的窗户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12-4 15:15:45

 

■午睡的窗户

欢迎吧,对面的窗户
阳光像蛇信子一样吐射毒液
这条蛇,缠我全身
把我当作万恶不赦的歹徒
牙齿嵌入我深处,疼的高潮
在每一块砖里,怀下野种

欢迎吧,历史的扬尘
早已从窗口扬长而去
北京以北的一隅,有山有水
林木怂恿着几栋富有的楼房
山楂树挂满眼珠子
像昆虫的复眼,无论你在那个方位
总盯着你不敢还原

中午的窗户,让我辽阔无边
这些穿着丝袜的林木
挡不住另一种荒凉和我的哀悼
是雾是霾,虽然各执一词

玩弄山头,那倒是真的
天空戴着墨镜,貌似很酷
却像一滩死水,湖底没有星星

北京以北,还是北京
很低的天,让我不敢挺直腰身
柏油路上的车辆像一把刀
砍杀着空气,在我右边
每一阵超速而过的长啸
都是一条血路,留下大地的伤疤

一直延伸到天上

若没有面具,我们就不会走路
假借真理,违背一百个自己
方才与这个世道齐驾并进
尤其中午,我瞄准窗外
我的血液记不住台上的影子
那么多刚直的竹林子
也挺不起那么多倾斜的话语

         2015.11.13
于怀柔

 

 

 

长城之上

 

我试用北京的卷舌音

在长城脚下,我试用难得的阴晴

给穿制服的索道,调侃

可怜的长城啊,你只是在电影里

巍巍壮观,当我踩在脚下

还不如一匹战马伟大

 

眼前这些山,都带着冠子

在慕田峪这顶高冠

属于大山的私生子,无惧无虑

这些青砖早已在山头

游手好闲,曾经匈胡金辽

来者如虎,去者如雁也

 

多少人把石头烧成柴火

多少人阿谀长城,还有多少人

从来都不知道长城

怎么从天空掉下来的

称将它是一条龙,向西

向东北方向,爬着

 

历史只记住了孟姜女的哭泣

而没有记住那些砖的幽灵

在山头飞来飞去,像鬼片

城墙内外那些植物

骨肉相隔,离散的枝叶

从地下礼尚往来,见证人的隔阂

 

长城的过去在于柏林墙

一边的春天,在另一边花开花落

一边的漫天飞雪,在另一边越冬

塞北的雪如果是一个堤坝

将几十代人的血汗

续存下来,足足有一面湖

 

国际空间站看见的长城

是一条弯曲的铁丝

焊接在地球上,曾经国界

城头无一兵卒,风穿透了时间

游人的脚,消磨着砖上的指纹

伟大的过去,却得不到一分钱实惠

 

          2015.11.15于怀柔

 

阅读全文(3785) | 回复(2)
登录后,你将出现在这里
RE:午睡的窗户
作者:扎西多杰 时间:2015-12-9 18:54:38
好啊
RE:午睡的窗户
作者:shannantibet 时间:2015-12-24 13:40:26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