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列表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6-2 18:07:14

与工作有关


罗摩衍那,是一本印度故事

这会它躺在茶几上,与水杯在一起
有一个印,在封面的右裙上
菱形的红,左右锋利
戳那边都一定会流出鲜红的血

我想起老张,他从中原到藏区
攻了八年的藏文。然后
骑在了翻译这一匹黑马上
他说翻译不是马,而是一把锋利的刀
他对藏语文的感情
在一壶藏茶里,越老越香

现在我也算是个老翻译
但比罗摩衍那的译者,只是个小巫
与水杯的距离超过我的口渴
我曾把生活中的红太阳
翻译为金色的太阳
把湖中的死鱼翻译为天上的白鸟
把很多眼泪翻译成微笑

 

我想信每个人,一半是别人
而另一半是别人的翻译。

我相信每个人身上的衣裳

每个人脚穿的一双鞋
甚至每个人脸上最表层的皮肤

都是在合伙把自己

翻译为自己,或者他人

2015.5.23
于青唐 华多太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6-2 18:02:28

91级,或23只鸟

时光倒流20年。黄河
已掉到地上已经很久很久了
一群上游的鸟
翅膀上有雪,有糌粑和酥油

落到皋兰山下,黄黄的黄河边

在黄河畔,看黄河大桥
铁架上那么多弹痕,在风中细语

在校园里,高处的宿舍楼
把我们当成一群听话的羊
山脚的教室和食堂,是嫩草是仙草
上课与下课路上,有丁香相伴

校园,是一个说不完的故事
一包北京麻辣方便面,也能让黑夜的窗
打开歌喉,齐唱《花心》
与巴特们的打架和阿布来提的歌声
发生在史诗里。我们也会在六月里
把酒瓶扔向潮湿的水泥地

 

蜡烛下的情书,盛开花朵

男孩们抵肩的长发,延续着黑头

我们心怀雪山,豪情是一匹驰骋的马

在兰州这座狭长的城市里

每一颗年轻的心,澎湃在来自故乡的河岸

波浪,成为各自的座右铭

 


我们的罢课是历史种下的一棵树
在树下,我们真诚的翅膀
高过墨镜的呵斥和黑板的胁迫
我们写诗写小说,弹龙头琴踢足球
四年如一日,一日如四季
每个人,都低飞在自己的天空

在青海湖畔,我们曾让一把六四式闭嘴
在后门啤酒摊,我们的酒瓶能碰撞
出乡村音乐,年轻的血
和街上的混混,像啤酒花一样盛开
在加牛肉面肉加蛋里成为一种传说

我们飞回故乡的时候,天空是紫色的
我们散落各地,像一把紫色的种籽
生长为电影人,学者和诗人
拉萨的古修那和青唐的太阳之子
已成为两只雄鹰。无论何时何地
我们仍旧保留了强盗般的友情,不一样。

从哈佛的天空到亚利桑那的红土地
我们走失了两只鸟,两只好鸟
失声的泪曾流过大夏河,碌曲水
无常的无奈,即使山高水远,阴阳两隔
我们依然在生命中举杯,在友情里一饮而尽

                  2015.5.18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5-18 11:51:06

如此简单

如此简单

一个老人,他大于世界
一个大于世界的老人
在我面前,像一匹骏马
甩一甩尾巴,就能把黑暗赶走

宇宙是一棵树的象征
太阳系是一片叶子
叶面上的一粒露珠
不小心粘结了一些尘埃
就成了陆地。我们

立足于一小块土地,疯狂向前
让一条河烂醉如泥
让一座山乞讨,流落街头
也让天空在青春期刺青,臭美
让草原电玩杀人游戏

还让冬天与夏天抢座位
还让春天与秋天相互告密
就这样,我们不断变换角色
目光像滚动的玻璃球
离间,栽赃,唆使,伤财害命……

各种各样的鸟
各种各样的翅膀,都恨我们
像一把把空勺子
直立行走的树,教我们
怎么平衡,什么是真理

真理是天生的,它既是秤
又是秤托上的码。
真理,是一面无色的玻璃
框架着一棵大树
和树上的那三千绿叶

一个老人,他养了很多树
他像一匹骏马,每一根鬃尾
都可以用来做弦
弹奏时间,掌握平衡

 

2015.5.13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5-18 11:50:05

一个诗人的死

——给巴音
夜已很晚
我顺手拉窗帘的时候
想起一个人的死
显得多么与今夜无关

他的死像一阵风吹
只是动了动德令哈山头
几叶经幡,和塔尔寺的几缕桑烟
然后,悄无声息!

一个人的死
除去灵魂,还有多重?
是不是本该这样
像是没有来到这个世界
没有呼吸过这个世界的空气

近几天前的电话里
与他聊诗,并劝他戒酒
但他喝了,那是最后的举杯。
他就这样,要么写诗,要么就醉

我拉上的窗帘,也并没有把他的死
搁在窗外。我在屋内想起他
一直不停地写诗
一直在母语字母中,热血沸腾

他死了,他明天或者将来的很多诗
已深埋在地下,是他遗落人间的种籽
没有他,永不发芽
也,永不腐烂!

他的死,发生在春天
也让我不禁打几个寒战
等到温暖的夏天
我想翻开他写过的所有诗页

2015.4.7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5-18 11:49:15
一无所有

黯淡无光的卧室里
我打开台灯,就有影子
躺在对面的墙上

我动,影子也会动
我不动,它是一副水墨画
被墙壁铭记。而我
一无所有

我和我的影子
是孪生弟妹,光明
像一位助产士
她把我抱在怀里,把我的影子
牵在手上,走进人间

白昼给了我实体
黑夜给了我影子
假如没有墙壁,我高高在上
影子会被洒在地上

洒在地上的影子
不会讲故事
影子沉默不语,我就抓一把雪
挤出几滴墨汁

当我讲到一群带铅的羊
走向溃烂的山头
影子哭了
我也泣不成声

半夜里,只有我的影子
与我亲密无间
我常感谢它,让我
一无所有
 
2015.4.8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5-18 11:48:31

西门的蝴蝶

我时不时丢掉诗思
时不时觉得诗像草一样长在天上
而今天,我看见一只蝴蝶
在四月的西宁街头
横冲直撞,像一头牦牛
 
它有乳白的翅膀
像逃婚的新娘,翩跹又翩跹
在满天的烟雾中
它似乎在选择死,险些撞在交警的肩
与红灯和绿灯毫无关联

车流在底下穿梭
在它旁边的水泥地,锅庄沸腾
像一壶开水,滚开,又滚开
它的翅膀几乎蹭到车顶,我想
它是故意让我看的,像一架米格-27

我看它如此旁若无人

误入铁的城市。像一条金鱼
飞翔的鱼,让我想起青海湖
又临盛夏,更多人不远万里来观湖
只为泡泡中暑的脚

它形单影只,像一头走失的白牦牛
它想长翅膀,就长了出来
浑身长满最新的传感器
它像风马,必将载入史册
触角,会杀开一条血路

   2015.4.15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5-18 11:47:41
唐蕃古道

吐蕃金箭,从逻些传来
箭翅带有赞普的圣旨
一只金色的燕子。有一个人
飞跃上马,赶赴多康

多麦是高原的悬崖
逆流而上的劲敌,没有降落伞
像无风凋零的秋叶
被江河带进大海,成为海底的鱼

曾有吐蕃大将,叫切陵
他有两把切刀,一把插于大唐西界
一把插于大食东境
自个在中间,一人之下而万人之上

也曾有公主,一前一后相继入蕃
远嫁是一种促销,正史与野史载歌载舞
茶与马的互市堪比东亚自贸区
一个想喝茶御寒一个想骑马打仗

舅甥之间虽不失大雅礼节
打起仗来,却六亲不认
唐打不过吐蕃就称以自慰
大怒就让唐皇弃都落荒而逃

唐蕃会盟比推倒柏林墙浪漫许多
他们请日月为双方作证
请诸多牲口的血给盟誓洗礼
魔幻现实主义自此在东方悄然成风

此一时吐蕃人流行缎褂锦袍
在寒冷和战争里梦想裘衣和胃甲
彼一时吐蕃赭面俗风一样吹遍长安内外
曾引起唐朝大腕诗人的极为不满

唐臣与吐蕃使在长安足球比赛
那可是世界杯,但唐皇无需防弹玻璃
吐蕃喇嘛与唐僧在拉萨辩经几十载
吐蕃赞普一边主持正义,一边五体投地

长安的吐蕃街与纽约的唐人街
既是过去的历史,又是历史的现在
从吐蕃(bo)到西蕃(fan)是一个过程
从长安的过去到现在的拉萨
孤立的石碑,是另外一个过程

      2015.4.23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5-18 11:46:09

李商隐之墓

去看商隐,需经麦田间的小路
一位同伴说:这是冬麦,再过一个月
就可以收了,然后会种红薯

李商隐在一堆荒草底下
那么多的草,像一位落魄者的蓬发
适合一群逃难的鸟栖息。

比墓前那石碑,我更喜欢墓头
那一株树。它看到我慢慢走近
就渐渐变绿了,把绿叶滴在天空

倘若洛阳铲没有伤及到骨头
诗人在底下还会持续一首诗的姿势
灵魂,一直在轮回中文思泉涌

我围墓一圈,那些草一直没从眼前走开
临走的时候,那株树离我很近
树皮上书有一首小篆,无题。

               2015.4.26
于沁阳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5-18 11:44:59

日记

在很多奢求面前
我不得不扮演各种动物的角色
凭借世间的时光
把白天和黑夜搬来搬去
搬去黄昏,搬来黎明

我的思想看上去非常庞大
但大部分是一堆杂草
连故乡那头奶牛都懒得一闻。
而对于人类,很多神是旁观者
他们围观懒惰的乞丐,饥饿的富豪
围观整个地球趋向毁灭。

神的过错,我们也要大胆提出来
因为他们无处不在
那些形似人手的榆树
在街道两旁,一个劲地掌心朝上
向天索求撕走的蓝天
车流像一拨一拨出圈的牲畜
合群的马牛羊。慌恐的鸣笛
不像动物的相互召唤

一旦进入办公室我就会变做田鼠
安静地啃食一天的草根
左手临窗,右手近门
显示屏中滚动的人生
如一座移动的山,壮烈的生物圈
喜忧参半,凌乱!


于是我站立又坐下
坐下又站立,身体好似有弹性
高可至九霄云外
底可达地幔地核

      2015.4.30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5-18 11:43:53

神农山记

在神农山,神农氏是碳色的
手捧一条碳色的谷物
在提醒各种人,各种镜头
五谷,多么重要!多么神圣!
四周的知了,训练有素
齐奏神的音乐,合唱忧伤
回荡着被捉弄或体罚的无奈
吊索像牙齿,在空中
统治着底下的山梁和林木
也统治着人们的脚
山顶的水泥地不是远方的历史
旋梯是向下的河流
游客多了,就会洪水爆发
立方体岩石堆砌的山
如汉字隶书,有格律诗,有词
又有自由诗,意境有些乱
山顶的树便是题目
那些金属标签如树啐下的唾液
山上没有风,听不到石头的呼吸

贵在山比雾霾高出很多
人们登顶,即可以俯视自己的嘴脸
炎帝,也没有留下什么遗产
没有叫后人懂得:神圣!

2015.4.27
于神农山
共 91 条记录<<<1234567891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