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列表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3-19 18:05:57

          ■城市夜记

今夜,城市是一片海
一座座高楼,像海盗船的桅杆
所有的灯光面目狰狞
恫吓四周的山峦

夜空是一所孤儿院
所有的孤儿只发一半的光
而另一半光,是自杀式的
在楼顶相隔不远处
与空中的黑帮同归于尽

那一排排楼房,都是单身汉
黑魆魆的身体精力旺盛
在夜里它们诚实做人,而在白昼
却算计着一块块年轻的土地
未婚先孕,私生子扎堆生长

在城市里,一个人久而久之
逐渐会由一大堆人构成
像五颜六色的花瓣
生长在一朵之上,像转基因赝品
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

城市的各种事,比草原更辽远
无论我增加眼镜多少度
还是丈量不了人与物之间的距离
我轻轻抬起的脚
放下时总是找不到底下的土地

              2015.3.16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3-13 10:23:02

■速记柴静

 

面对雾霾,雾霾后的柴静

柴静前的雾霾,我要说话

我要说话,因为我在直立行走

 

柴静是柴静,不是雾霾

首先要清楚,天空原本广袤无垠

人心喜欢辽阔,辽阔才会豁达

 

在我们四周,哪些烟囱会反腐败

哪些翻来覆去的街道

才是城镇居民的?不说罢了

 

我们很多人,疯狂热爱自己的孩子

而忽略孩子的天空

但,柴静不是,因为她是柴静

 

很多人自以为是,把湛蓝

亮给柴静看。当你离开这个世界

你眼球的记忆,能不能播种给你的子孙

 

很多高原也不要高兴得太早

因为每一座城市,都即将北京

到时候让你选择半个脸,还是全部鼻孔

 

很多发达国家都经历过雾霾

这是理由?很多发达国家天空的鸟

为什么不是理由,为什么,翅膀。

 

柴静是善良的,这与什么什么主义

和什么什么目的毫无关联

她是一片树叶,绿绿的,信号灯的颜色

 

很多鼻孔总是臭不到身后的影子

很多蓝天,没有闲暇顾及鸟还会生蛋

但柴静的脚踩在冰面,水流会记住

                

             2015.3.5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3-13 10:21:36

■一株懂人的草

我的人生,注定是一块草坪
我拒绝称植物,但会草一样站着
那些词藻里,一句格言
会把我当成人

大海彼岸、山那头的声音里
雪山在流浪,我无能为力
我迈步,声音隐隐约约
我的孩子迈步,我又在哪里

但我一定会草一样站着
它生长我就生长
它躺下我就做梦
我是杂草,我又是青青草

我从不低头,我根本没有头
我浑身都是头,且涌向天空
我的时间永远在土壤里
像逆行者,像一堆草的领袖

我早已是一株懂人的草
一万年前就长在该长的地方
我是一株没有偏见的草
长在任何需要的地方
抱住一粒水,感动一片海

     2015.2.8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3-6 16:27:40

■神的过程          

它是烈日炎炎下的一棵果树
我过来乘凉的时候
一个巨大的果实
使我千年遗忘了雪

我的遗忘没有站在山岗
没有在水里,也没有在风里飘荡
那些烂肉进入我
就像喝了阿达拉姆迷魂药

等我醒来,天下已大乱
火红火红的远方在燃烧
太阳从正方形变成三角形
掉到我的肩上,封我为骑士

我胸前佩戴三只银鹘
我骑着马,我的马骑着飞燕
马头与我的心脏一齐起伏
马尾安抚着我背离的时间

 

一个即将死去的巫婆
已把我的一生捻去了一半
我从马背用剑挑起她手中纺轮
顺手把它拆散,恢复自己

我一路过关斩将,直奔雪山
我的马老了,我的矛钝了
尚有护心镜让野兽闻风丧胆
我所有的前世都一路相助

我看见雪山倒在血泊里

成堆的石头围绕在旁掩面而泣

忿怒的眼神集中朝向东方
万箭齐飞,我是唯一的目击者

我的马镫也不行了
仅足够承担我一次下马
我负鞍下地,徒步走近雪山
石头们像水一样向左右闪开

我已无心打马返程
鞍具辔衔上的金银饰品
发着微弱的光,像我的呼吸。
它尾随而至,我便融入山体

2015.2.12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5-1-14 17:19:08

    2014的背影

随着又一架飞机失联
2014
临走的时候
一条带着钢构的马尾
甩走了百余条人类
我还没有来得及
写一首诗,埋怨它:
和埃博拉病毒是一伙的!

2014
的整个天空下
祈祷的眼神,几度耗尽电池
黑暗也没有变成一种美
软弱的空气,冰冷的海水

一点也没有变
无常,像神一样主宰着我们
要么欢乐,要么悲伤

每次醒来,我第一眼看见衣架
像一位恋人,站在那里
第二眼细看,它又像一鬼魅
紧接着像一蹲塑像
而很多时候,多么希望自己
是一个雕塑,无需轮回
无需七情和六欲

假如时间没有长与短
一昼夜的黎明便是年的开始
一眨眼的开睁也是。
我相信人在最后的闭眼之前
一定会想起第一次睁开
好奇这飘渺的人间

送别总是贴着忧伤的标签
2014
也不例外
它像一场雪,已融化在眼前
像一滩积水,像一片愤怒的海水
我还没在码头挥挥手
它早已化作一盏油灯
在远处,明明暗暗

             2015.1.8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12-26 10:13:11

一部分美好

 

故乡的雪,带着一个死讯
落到我耳朵里,然后

从我的眼睛掉到地上
变成一地的血
在地面发出红光
一把火燃烧起来
我听不见任何声音

山上的雪是纯洁的

不该和城里的血勾搭在一起
那些墙,早已沦陷

残酷的钢铁
漠视生命的马路
肇事了之
在故乡的遥远
马与马会不会相撞
骑者会不会死?

今年的雪是有些蹊
从遥远的故乡,从微信

猛然降落到我
来不及穿衣服的身上
贴着我的肌肤
让我感觉
冰冷,也是一部分美好

在远方,只有故乡和雪

让我在北京的雾烟里

保持那份明净
我该拥有很多眼睛
很多意识,很多身体
用于吸进一条污水
呼出一座青山,郁郁葱葱

       2014.10.16
于北京
             

 

至青春
                                        
不要相信太阳
其实,它是一大堆石头
五颜六色的石头
锻炼出的上亿把刀子
其中有一把
一定属于你

它专门削你
成形之后的身子
把你的岁月之柱

切成薄片
一个,接着一个
像飞扬的雪花
飘向身后

2014.10.20
于北京


  
出使

                             
喝酒的时候

我只能变做一杯酒
我只能用透明的灵魂
把半透明的身体
一饮而净。这个时候
很多词语逆流而上
汇聚在大脑
然后向下倾泻
形成瀑布,我的瀑布
让我渐渐脱离人
成为另类
成为水
用一生
穿透一块顽固的鹅卵石

2014.10.20
于北京


 
答自己问


其实没必要再提吐蕃了
因为那是个蔑称,且我们无权改变
其实没有必要再提赞普了
因为我们旁边的很多人
不知道赞普是吃的还是穿的
尽管聂赤赞普的宫殿还站在那儿
布达拉宫的墙基还稳若磐石
达扎拉贡丰功碑上的文字
已成电子版,被我们的血液传颂
母语中的历史已刻在石头上
洗都洗不掉,更不用说涂改

其实我们没有必要拥有理由
因为真相没用,恰似一次围观涣散
我们没有必要疑虑和懊恼
因为真理是太阳赐予时间的不摧金刚
我们碜牙是因为食物中有了怪物
我们热是因为空气里有了臭氧
只要我们不去碰触稀释自己的药酒
就不会迷路,不会夜不归宿
就不会成为一个流浪者
从来不想回家,或者不知道家,在哪里?
     
              2014.10.31
于北京

 

城市与诚实


红灯亮了,来往的车很遥远
空空荡荡的马路
像一块草坪
所有的人开始穿行
向着红光走动。只有一个人
一直等到绿灯
刚把脚踩到斑马的背上
一辆车,疾风而至

呼啸着
像一只饥饿的猎豹
把她当作了

一只失群的蹬羚

 2014.10.28
于北京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11-23 14:57:10

还在人间

 

在北京倏然想起一头雪狮

在雪山上,茫然回首

望着城市里的我

车水马龙间像一只瘦弱的鹿

等待最后的挥霍

它的四周,雪地蔓延

一串脚印,还没有延伸到我

就被大片飘落的雪花填埋

它让一阵寒风把我怀抱

让我一直坚持冷

这些墙壁,那些墙壁

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使自己僵硬

这些铁家伙,那些铁家伙

义无返顾,像离弦的箭一般

射向太阳,射向天空最后一滴血

让黑夜速速降临

让雾霾统治空气和阳光

等雪狮转过身离去的时候

它的双眼已失去金光

太阳已丢下历史

黑色的夜空,灯光代表着星星

天空磊满青砖,我还在人间

 

        2014.11.20于北京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10-16 12:14:42

在路上

 

1.
我每天把还没有读完的
一本古书
放在枕头底下
等自己沉睡的时候
让另外一个人读起
这样的夜晚多了
黑夜会变作一条河流
把我当作源头
流向我一生的白天
2.
在晚上,我不停地喝酒
在白天,我不停地
谈论各种颜色,各种花
熟悉一个地方之前
首先要熟悉这个地方的酒
当与酒精离得很近
酒瓶,就会越来越远
像梦中远行的自己
那些颜色,那些花
不再是颜色,不再是花

3.
只要大地向它的天空
提出换位一秒钟的要求
牧人和土豪
就一定会狭路相逢
他们的空间
像空气一样公平
他们的身份
像两头架好的耕牛
播出希望的种子

4.
天空起伏不平,大地
压得很低,我靠双手走路
用十个脚趾左顾右盼
我看不见雪山

看不见故乡在折返
我的目光在草堆里

穿行。一切都
往下沉,身子
还有苍老的期望

2014.10.15
于北京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10-7 12:58:48

诗在北京

 

   ■一条好路                 
                                      
在北京,有个声音,把我掀起
到黑夜的顶端,没有群星
没有月亮升起,只看见雾
紧紧拥抱着这座城市
在北京,和朋友们聊天
大多与佛法攸关,大彻大悟的佛
很早给我们指明一条好路
而我们行走缓慢,永远在半路上
在北京,一支掉在雨水中的笔
谁捡起它,谁就会写下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八个大字
在北京,城市的的流量不用买单
从五环到三环,只是一个箭步
在北京,天空这些颗粒
果然是针头,只不过打在身上
不疼而已。在北京
我思念蓝天,比想像一片草原

更加费劲
                     
                  2014.9.23
于北京
                                         


      ■其实不然
                                
如今的生活虽然需要太多的啊!
但如今的诗歌,缺乏啊!

很多人把啊!圈进陈旧的笼子

很多人看见啊!就讨厌它
似乎啊!里面尽是水分
随便一拧,就会流出很多虚伪
的污垢。其实不然!

2014.9.19于北京
 

    

      ■北京,北京                         


北京太大,以使我不能确定
站在哪里?才是北京。
这个城市,广阔如草原
牛羊都带着滑轮,在奔跑
一个牧人骑着一匹老马
乘夜色到最近的邻里
借一瓶酒,都得走数十个站点

北京确实太大,以使我
怀疑自己,在北京
还是在北京的阑尾里
从天安门到圆明园的路程
在我家乡,可以把
山里的母牛赶回家
等着母亲挤奶

北京太大,声音也很大
玻璃窗离公路多么遥远
我的耳朵还能沙子
在每一个轮子下哀嚎
沙沙沙的哭泣
早已成为手工制造的
天籁之音

但北京的天空
非常小,犹如一顶牛毛帐篷
它毛茸茸的刺儿
扎我身子

   2014.9.27
于北京

 

      ■致索木东
                         
校园里,我再也找不到
往昔。我的年龄
早已掉到身后
向时间的返方向生长。阳光
草坪,花一样的美少女
风一样路过枝叶
我,站在那里
不动声色,很稳
早已成为
秋天伸手讨来的美
风光在后

但,我还要走向冬
走向雪。在这里
在一个不下雪的地方
我观想雪,远比
在一个无雪的季节
盼望雪,更猛烈一些
老索,过了秋
雪,还远吗?
      

2014.9.25于北京


 
     ■今年,今天


今年,埃博拉来了
ISIS
和呼罗珊,也跟着来了
人类像一群羊,迁向泥沼
F-22
从甲板起飞,地面如得到了营养

一朵朵罂粟迅速开放
直立行走的病毒,满地皆是
难民变成潮水般的鱼,聚众
拥抱冰冷的铁丝网。今天
在课堂上,大地没有其他颜色
声音不认可彩色。大部分话语
讲台在聆听。所有的课桌
起身手舞足蹈。的确
这样的声音价值不菲
会乖乖走进一个人的银行卡。
还常常会闹钟一样叫早
让他们早早起床,奔向讲坛
爬上讲台,打开ppt,打开一张
不说话的图片,把学术

煎成政治的油条
                         
              2014.9.20
于青唐


    

      ■渐变                          

在万米高空
我对人生的定义
比地面,广阔很多
从太空辽望地球
我既定的一些思路
一定会彻底颠覆
若能从宇宙,远眺
刚刚掉到北京
地面的这一枚硬币
那么我的思想
一定会超越时空
看见黑洞

2014.10.4
于北京


    
■地铁车站

 

在地铁车站,看见非洲
丛林里迁徙的蚂蚁
走进走出,来去匆匆
从没时间仰望人类
架在自己天空的那双眼睛
在非洲丛林,我看见我
被往来的地铁
捕捉又放逐,吞了又吐出
从没时间观想天空
也有一双那样的眼睛
始终注视着自己

      2014.10.5
于北京

       

         ■洗手间

 

我与玻璃,无言以对
我们对峙许久,然后
分道扬镳。像一对恋人

我离开它的时候
窗帘稍稍抖动了一下
玻璃,还是玻璃
丝毫没有挽留我的意思

我离开它的时候
不经意把指纹
留在玻璃上面
不知道它的透明
读懂了没有

     2014.10.5
于北京
             
         ■T型台

 

电视里,一个模特向我
走了过来,一直走到我床边
然后突然向左,猫步走向门
我看见她的腰背,和臀
跟随其后。铁铧一样的高跟鞋
留下了两道深深的伤痕

        2014.10.6
于北京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9-8 16:26:53

     身世

起床看见太阳
在窗户里躺在我面前
我顺着阳光的方向
看见一座山,站在那里
他说他是阿木尼东索
我并没有问他

我猜他是个大将
在敦煌,在敦煌的古藏文里
我撞到过这样的人物
今天他没说身世
还算是很客气了

2014.9.4于祁连

共 91 条记录<<<1234567891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