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列表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6-3 10:40:38

一个叫做青唐的城市
                                          
在一个叫做青唐的城市

我一边喝酒,一边写诗
写好多诗,也喝了很多的酒
酒是天上掉到人间的
诗是我俯下身子,从地上拣起来的

写诗的时候,我是个明白人
喝醉的时候,我受惊若宠
一个画面,一个场景,一个声音
都可以成为诗的曲子
可以酿成窖藏千年的好酒

我拣起的那些诗,是我的童年
捡到手里的麦穗
也是我举起大人的锄
而挖不到背篼里的那些柴胡
秦艽,或者别的什么草根

在我的诗歌里,诚实的牦牛
犁过旱固的田地,驴与骡
背负着大于自己的重量
很多汗水,住在爸妈的身体里
含辛茹苦,浸透着他们的岁月

在一个叫做青唐的城市
我常常把自己搁在一边
锻打成酒瓶和文字
像一位苍老的油画家那样
面对着自己,绘画灵魂
涂上去的颜料,透明如虚空

在一个叫做青唐的城市
我一手指点自己,一手安抚着自己
没有人会看见雪花里有我
没有人看见空气里全是坟墓
也没有人看见,我刚刚从一个幽灵
还原为人,平平的模样

             2014.5.30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5-15 10:16:36

那些狗                               
狗过来了,低着头
四肢飞舞,路过我
走过去的时候
它的尾巴
像点头一般
不停地
上下摇晃
与大多数

左右摇晃的狗
完全不同

  2014.5.9
于天峻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5-8 9:28:12
              五月
                                        
今年这五月,在一块冰之上
很滑,总是走不到跟前
在我记忆里,五月青翠欲滴
正在被淡淡的丁香
送出门外,留下一路鲜花

五月很好,但那块冰很厚
从美丽的黎明到可爱的傍晚
我路过冬夏秋春,我发现五月
不在树上,不在河边
不在少女们的身上,五月。

今年的五月,交叉着双腿
北西伯利亚,南印度洋
西北风,东南风,都在里面
它使用魔咒,搅乱天候
让我们的发肤,不知所措

五月是一片雪花,一滴雨水
五月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噙满泪水,而看不到我
五月是一架孤独的钢琴
弹不尽冬的冰冰的旋律

雾霾与雾霾产下了一块冰
五月是这块冰上的舞者
我坚持,我坚持星星和月亮
我坚持雪,坚持太阳
不让黑夜受冻,不让五月
成为五月的插足者

              2014.5.6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4-28 11:47:33

我们
                               
天上的泪,还没有

在南太平洋

变作一团失忆的云

北边的洋流

却又高举海浪
席卷我们的人生

无数个孩子
被我们加锁在深海
而我们却没有
打开它们的钥匙

 

     2014.4.27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4-20 11:19:16

太阳、月亮和星星
                              

天空即使漆黑如墨
我依旧仰望
而且很久,很久——
因为一束光
亮我心底的草原
神灯一样不灭。
因为我的一生
不仅仅只有光明

时而我禁闭双眼
试着忘记光明
体验白昼,与真相
存在的不同模式
阳光,切着我的肌肤
说近它很近
说远,它远在天边
其实我的双眼

与光明无关
只要黑夜给我力量
我一定能够
拥抱太阳、月亮和星星

是啊,是啊
四十个年头如青草一般
被岁月之镰
倒伏在又长又细的影子
我远远看见
一位宇宙老人
左手拈着黑夜
右手持着白天
向我走来
也离我而去

2014.3.27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4-15 9:23:41

不是草原

                            
当我行走远方,我的诗
一定会写给草原
写给牧人那一杆旗幡
写给风的朗诵

当我来到草原
蒙蒙的天空不是草原
烟雾,不是云
那些个红牛罐罐
那些白色透明的瓶瓶
不是牛牛,羊羊
一群群,像干尸

那些山的子孙,石头
被太阳端起的矛
它们开膛破肚,九死一生
死亡,且没有葬礼

夜半的麻将牌,是粉碎的夜
这样的夜,不是草原
草原的夜早已双目失明
而且,处处受人摆弄
在它中央的城楼上
我打开窗户,远山

与烟囱争高
近处的牧人,不是草原

       2014.4.12
于天峻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3-26 9:15:16

   你的声音
               ——致吉狄马加

 
你坐在那儿,你的声音
代由大山发出,浑厚
如一条滔滔江河
在无垠的旷野里荡响
你仿佛是来探望
雪山家族的另一子民
在稀薄的空气里被阳光抚养
你看见了燃烧的雪
彻骨的温暖,浇灌你
灵魂的语言,内心的字
在你忧郁的神情里
一双目光闪烁
世界的所有河流
是你母亲,纳尔逊曼德拉
是你父亲。你的文字
佩戴印第安人的咒符
你的哲思,于远古年代
被雪域的神祗加持
你,就是吉狄马加
你是雪域的第一游子
如今而归,在世界的最高处
呼吸未来的语言
唤起眼下沉睡的土地
心灵生长诗歌的翅膀。

一只只山鹰
在世人的心空翱翔
一位古老的酋长
吹响号角

走向时间,奔流的河
       2014/3/21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3-11 10:54:46

  戒酒之后

                                       
有时候,我会突然想起一片树林

覆盖着童年的记忆,以及村前的荒芜
自打人间蒸发,从没有人提起

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有时候,我把自己想象为一匹马
没有主人,没有天空和大地
时间非常广阔,任由奔腾和嘶鸣

不用吃也不用喝

有时候,一条路比我还显孤单
它被人们抛弃,一直等我上路
陪伴它,有多远我就走多远

直至自己也变作一条路

有时候,夏天会猝然造访这个冬
一阵把场子搅乱之后,便扬长而去
留下大人伤风,小孩夜半咳嗽

上下邻居的暖气呼呼呼吹

有时候,一首长诗还不如我大度
字里行间杂草丛生,意境如一座孤岛
太阳还在半空,黄昏死咬黑夜不放

像饥饿的狼,逮住一只兔子

有时候,我像一个牧羊人来到城市
错把林林总总的楼房当作一群羊
吹着羌笛,把它赶到遥远的河边
饱饮一顿甘甜的山水,然后返回原地
                              
                          2014.2.20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3-11 10:13:48
   上善若水
            
难道说,水,疲惫不堪
决定不走了,心中的花决定蔫了
一张挂在墙上的地图,面色难看
在紧要关头选择了沉默
坟墓里的过去,与地面无关
历史不在了,偶像将赶出广场
孩子们在读的战争史是活着的。
难道说,善,被迫无奈
而离家出走,在恶的街头风餐露宿
一些人的天空很低,抬头可及
狭小的空间比石头还硬
愤怒和仇恨像混泥土灌满
左心室和右心室,浑身的血管里
灰色的杀气在奔流。雪没了
水自然窒息而忘,善没了
组合的人性又重归分裂
一颗脏弹,一把屠刀,或一脸迷茫
从远处看,人类,从没有进步过
                   
   2014.3.4
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4-2-11 15:48:43

《马年》
                       
深夜走来一匹马

一匹白马,展开双翼
在寂静的半空飞奔
四蹄无声
鬃毛像飘动的山峦
飞绕沉睡的山村

如此寂静!如此寂静
的驰骋,是一种豪礼

让我想起白天抛撒的风马
飞向高空的那些
一定与神在一起
不远处落地的
与今夜,与我在一起

我也想到古人
把年,分封给马
或者牛等一群动物
授予它们权利
一年一任
统领不同的人们

过年,是动物之间

的一种换届
卸任与上任的仪式
不会打搅山谷里草丛里
没有分封的虫子们
的睡眠,你听:
孩子们高呼
洛萨桑!洛萨桑!
年,就高兴在那儿

我有一些亲人
也属于马这种动物
今夜,马以古老的速度
携虎狮鹏龙,驮一堆珍宝
飞奔而来
就像吹动了的一团风
一团吉祥的风
它是神圣的
无论它在天上
还是在地下
 
注:风马藏语称隆达,是一种用来抛撒的方块纸片,其中央印有宝马,四角印有虎狮鹏龙,象征平安、吉祥、幸福。
                     2014.1.31
于老家

共 91 条记录<<<1234567891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