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列表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3-5-16 16:33:24

短诗四首

         

                    阿顿·华多太

 

 

《路》

在城市里

路是最可怜的

要么被行走的人

横向

剁成块状

要么被车流

竖着

切成条形

真的

好可怜

《表》

其实,你把手臂

放在枕头上

听见的不是生命

的滴答声

而是风的声音

你的呼吸

只能吹动皮肤上

一根根

东倒西歪的

毫毛

《诳》

趁阳光从宇宙

没有抵达心灵之前

把黑暗下的

所有言语

都说完

免得到时候

所有的獠牙

显露在外

《美》

我不能把你的唇

比做花瓣

因为花朵的纹

是横着的

我也不能把你的双眼

比做清泉

因为泉水底下

有很多小虫

因为那些疖

我不会把你身影

比做垂柳

因为那些环形山

我不会把你的脸庞

比做月亮

 

2013/5/16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3-5-6 13:45:17

胡说
阿顿·华多太

你胡说些什么
我的肋骨上怎么可能
长出树叶,还需是血红的。
怎么可能被一层尘土覆盖
埋没氧的去向

风中的细微颗粒
怎么可能惯于神的慧眼
从两个鼻孔或一个舌苔

急匆匆进进出出
我们胸腔的家园,怎么没有门
它破墙而入,轻易成为主人

你胡说些什么
我的文字怎么可能
一尘不染,怎么会成为

河底冰冷的鹅卵石。
我的意向,长着翅膀
怎么可能被鸟笼统治

 

想象本该属于宇宙

我怎么可能让所有符号

规规矩矩,俯首称臣

面对那些变形的目光

我的诗句怎么可能
像水鸟的爪印
在沙地里,稳如磐石,成为永恒

2013/5/6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3-4-26 13:30:31

 

扎得拉黑

 

阿顿·华多太

看你,匆匆离开一个个看不见的脸。

你初来乍到的那天,一下拥有了千百肢体

你竟然没有突变为蟹,露显丑陋。

你的手足顺利伸向每一个角落

玩弄种子,助长抛挖根须的火焰。

多少年你脚踩绿叶的凋零

依旧无视与根的手足之情。

你沿着那条河,水因你而愤慨

你飞上天,云会转身扬长而去

你走到哪里,风都将厌烦。

你走出我们的视野,就像一块融冰

你走吧,你留在这片大地的脚印是歪的

你压根不朝前迈步。有一天

噩梦像八级地震一样让你惊醒
你曾操控过的空气里

将有上百种不同动物的吼叫

你让地球的血管膨胀,爆裂

升起一阵一阵的浓烟,腥味让人窒息。

你无法回忆到那些婆娑的山坡

被自然之神油画的造型

你也许会对比一下这冰冷的楼林

和远处哭泣的树丛。

 

你走吧,你不过是一个过客

这里没有你思维的成长

你不在意路边那些花朵的芳名
你不厌其烦,向我的皮肤和舌头问寒问暖

但这片土地,足够不用为温饱

拐卖孩儿们的石子,掠食未来的风景。
你认为的那些残雪,其实是弥留的冰川
你从来没有因自然之文明而震撼过
那些水的血统,那些山的姓氏

是人类思想的旗帜,在过去与未来
的至高点,飘扬了千万年
但你热衷于把一些毫无牵连的空间
打入死牢,改造成纸钞,从纸质

又变作钢筋和可怕的混泥土

破坏气流的秩序,违背阳光的意愿

你走吧,你的剩菜残羹是谁的佳肴?
你用有限的年头欺骗了真诚的阳光
你让一部分人的血从此改变了颜色

与雪融为一体,与嘛呢石站在一起
你走吧,你的迈步始终在你的方向之前。

你的经历早已绑架了你的抉择

你不知道你轻轻的一瞥有多大的杀伤力

让更多的绿叶就地夭折,那些枝头空空荡荡

成为一丛或一个苗圃的悲痛欲绝。

你把我们变作一个个吸管

插入我的地球,吸走了所有美丽

 

 

注:注:扎得拉黑,藏语天狗之名,相传天狗因为贪婪成性妄图吞噬日月,触犯天条被贬到人间

201336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3-4-22 15:06:01

一个春天
阿顿·华多太

大街上,我走着,风一下一下
狂吻我的脸,那些房屋的眼睛
睁开的时候。扬尘与我仰头相撞
激烈地,粗野地释放压抑的心情

我看见那些路边空地上的老人
以抓风的方式,在锻炼身体
他们躬身向前伸缩手臂
象轮番攥住一把尘土,抓住又放开
动作难看极了。这可怜的风啊

风质问我她的湿度,怎么被油煎?
她说难以承受草木的无端拷问
虽然被雨水抛弃,四处奔波的风
还依然收留着禾苗死去的亡灵
被虚虚实实的人冷落殆尽之后

风就这样,纠缠我不放
无论在夜里,还盯着我,不让我写心情
我偷偷写下她干燥的记忆
经过我身体里的路径
燃烧的扬尘,让我的血压与山同齐
昏昏噩噩,昏昏噩噩
我的上空,太阳受到凌辱
看上去,象是掉落到天空的
一小团混沌的棉絮

 

2013/4/10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3-4-4 11:06:17

    背叛者

                  ■阿顿·华多
我若写一首没有思想的诗
这些树木和花草
还会理我吗?请问河流
山川会不会,把我当做水的背叛者?
荒野里,羚羊远遁的回目
在那涉过山坡的一刹那,会不会
成为一次诀别的预期?
请问雪花,会不会飘落我
饱受旱灾的肩膀?
大街上,那些拆去半截

可怜巴巴的房子

还会同情我

一个人走吗?

   

   海湖桥头

笼子里的鸟啊
你应把四面的栏杆
看作一烛烛
人间的地域之火
你就不会
不停地伸出头
不断做出

起飞的样子

    母与子
你仅仅在我前排
就用拖泥带水的语言
回应孩子

水灵灵的母语
我发现你俩的交谈
头的摆位
都不一样
更不用说

口型

一脸的神情

   兰州,兰州

公交巴士上

一个女孩的袜色
让我一下望见
遥远的兰州
横尸于铁轨的

那个少女
如果我知道她的名字
一定会
写入这首诗
让一首歌流泪

201343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3-3-19 12:48:42
  短诗八首

                 ■阿顿•华多太

《问题》
我眼巴巴看着

一个问题从你手中滑落
碎成,一地的问题

那些问题满地跑
圆滑又湿润
把你重重摔倒

在地


《评论》

你的阳光是人为的
斜照到我,会选择性地
把有些词汇给惊走
或者被晒死

每经不详之梦
随之而来的
是噩耗,而不是所思

这样的梦无法人为
我看弗洛伊德

是个梦呓者


《我执》

每见赤裸的自己
我的眼球就会离开我
悬浮在空中
对整个身躯

往返留恋
宛若
欣赏一个完美的雕塑


《宇宙》

愤怒的沙子,离开地面
袭击遥远的太阳
风的叛变

是致命的
一次次拆解了生命的元素

用思想的双眼仰望
宇宙才是真正的神的化身
我们立足的地球
只是她一粒蓝颜的细胞
而我们个体
是地球一粒粒红血球
我们身体的每一粒细胞
又是一个个

广袤无限的宇宙


《奶茶》

在老家,我偶尔把
一口奶茶
于咽喉截流了时许
那些乳汁
便匆忙游荡到下颚
淹埋牙龈
让舌根

回味母性

 

《孤独》

这车水马龙人流拥挤的大街

对我而言,不过是

一条空巷

如果再往细想一下

连空巷都不是

而是一片广袤无垠的原野

我所拥有的

只是自己的呼吸

和呼吸连带的心跳

《读诗》

请别怕,让风进来
和这惨淡的阳光
共同指责我的诗
真实的词
质问我打开的书页
经典的句子
无视我

一大堆

思想


《落网》

灯光下,我掌心向上
看见身上的皱纹

漫延浑身
经纬分明

网罗着

我的出生

直至死亡

2013/3/月初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3-3-13 13:04:44

故乡日记
阿顿·华多太

溜出城外的长途汽车上
我就能闻到你点燃柏木的气息
我还了到你,为我的到来
把那些冰瞬间化作水流
从很远的地方开始

涤洗我被异乡异化的油垢

我远远看见你的群山

就想从车窗,用目光的手
抚摸那些起伏的坡
那些梯田那些野草和泥土
撞向我柔软的记忆。那些干涸的泉
虽然丧失了水的灵魂
却依然让我心情激荡

无论什么时候,你始终

具有一个菩萨的笑脸
你教我对待那些石头,那些草木
那些禽兽和鱼虫,如同亲朋
你一直是我心目中的你

但你的主人们,似乎被物欲迷惑

心的摸样,逐渐在变

 

庄廓与庄廓之间的距离

似乎在模仿楼上楼下的高度

让我心痛的不是你失去了多少

而是你的主人改变了多少

你让我自行融入村子的氛围
互爱互敬的向善之心

逐渐被损利观的行为取代

村街与儿时的伙伴们握手
就象拥抱一棵棵的大树
他们在各自的庄廓里
长成粗枝大叶,乘凉着一家老小
攀比之浪一次次席卷着他们的心

他们的昨天,始终在明天

文明的车流依旧蚕食着乡下的蓝天

这让我心存陌生。我担心

那些树杈上散散落落的鹊巢

什么时候消失在风中。但不管怎么样

故乡啊,在我的记忆里
你永远都不会成为一座废墟

 

2013/2/10日老家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3-2-25 17:55:40

《藏文》
         

                ■阿顿华多太

第一次把藏文
输进QQ
我感觉自己
终于用母语
说出了最想说的
那些话语

第一次用藏文
把一首拉伊
发送到
她的手机时
我感觉把歌 

唱到了她的心里

第一次见藏文
在一位拳击手
重量级的臂膀时
我发现这字母
还有
无穷的爆发力

虽然我
不认为自己的文字
是太阳
但不可否认
她的确拥有
太阳的光芒

能够照亮你

许多看不见的路

 

2013.2.21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2-12-28 15:23:03

预言(外二首)

阿顿·华多太

他走进我,已经很久
他的孩子像预言一样
散落在我屋内,满地疯长

开始是豆类或者荞麦
后来形成参天大树。高兴
就让我乘凉,小憩

涌聚上面的人,泥石流

就哗变为主人,这世道啊

没有方法陈述真理

在我家乡,轻易撕开
一张纸,就是撕开了我的天

预言便纷纷碎落

有谁能把这些预言毁灭?

醒醒吧,常流的泪水
难道在石头上

还不留下痕迹吗?

 

否定
这夜赤条条地流着
谁能把我记住?是时间
还是距离?

我使劲剖析时间
也不知道它的构成

是灵魂还是身躯?


我质疑距离
从来就没有产生过美
而是冲突?

有时候我曾争执过

灵魂的有没有
这夜,主宰我的全部

说我别干傻事


白天的流言蜚语
在夜里会变成一大堆幽灵

他们信仰剧烈的形式

善于背面的交易

这夜应该是一滩死海之水
漂浮着我,赐我不死

多么像皇上。

我感恩这夜

并不是没有理由
它否定我,也否定你

   
  
夜夜都这样烂醉
一堆人模鬼样的泥
执起笔来写诗
那些幽灵都吓坏了

烂醉之后,会看见空气
全是生物,没有脚没有头
尽是电视里没有见过的
眼睛尚未申请的专利

还很多很多


鬼故事太少的社会里
挤满了人的故事
黑压压的一片

像那些结伴的幽灵

在我的母语里,也把烂醉
比喻成一堆泥
它软,但可以说是软势力
心里什么都很清楚

撇下灵魂

身躯就是一堆泥

醉了,才满怀自信
希望天地翻新,自己变神

 

2012/12/13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2-12-19 21:19:24

 《致茨维塔耶娃》(外三首)

 

       ■阿顿·华多太

 

我爱你,缘于恨那世纪

叫你把天边的彩虹

当成绳索,缢在夕阳下

 

你曾言“作为一个诗人而死”

但语言永生。你的诗鲜活至今

盛长在异国他乡

我们欣赏着你思想的每一朵花

 

我爱你爱过数个男人,我想

你的信札像风中的花瓣一样散落

我也向你钟爱的男人

被子弹打穿的爱情致敬

 

我深感前苏联不是因为普希金

或者戈尔巴乔夫。而是你

为谋求洗碗工而写的那封信

假如我如你一般走投无路

在那个时代,也会把彩虹当成绳索

定格在夕阳下

 

我似乎看见你孤单的身影

在乱世的风暴里飘荡

像一块失主的头巾挂在树杈

亲爱的茨维塔耶娃

我在和平年代思验战争

远比你在战争年代

想念和平,来的更晚

 

你写给最后孩子的最后遗言

也未能幸免他应征战场

死于非命。而不是和你一样

把自己交付于彩虹

你浑然不知,茨维塔耶娃!

 

你所说的作为一个诗人而死

是勃洛克,而是亲爱的里尔克?

虽然在这个年代,我丰衣足食

但我这些日子的灵魂

已吊死在夕阳下

2012/12/15于青唐

 

爱雪

我关了灯,许久

月光从窗户照到我被子上

我希望它是雪

轻轻把我埋葬。我爱雪

不仅仅是因为它白

 

今夜无雪,我宁愿

在暗月下

草草收获几句诗语

也不把灯,打开

惊走雪的感觉

 

我希望月光

能发出簌簌的雪花飘

穿透这被子

落到我的肉身

 

直到天亮

当雪下到沉睡者的心里

那些人会醒来

双眼会睁开

2012/12/15青唐

 

夜是一座桥,夜半醒来

自己在桥的中央

距两头有一个世纪那么远

 

桥下流动的尽是白天

浮在满是落叶的水面

不慌不忙流向远方

过了这个桥

就是过了这个夜

 

在桥上,我浑身灼热

像火炉一样燃烧

我希望来个急转身

就能看到雪山,皑皑地

横亘在眼前,迎我前往

 

也只有雪山,母亲一样地

冷却我的身体

保持合情合理的温度

看不见雪山的时候

心怀一座雪山

也是一件有幸的事儿

就像下雨天

母亲陪你走过童年

2012/12/13

 

今晚这样

我从来没有,今晚这样

想拥有一对翅膀

离开自己,成为

岩石中心的一棵

三叶草

 

夜,寂静得快要死

我听不到她的呼吸

完全听不到声音的夜晚

就是看得见所有事物的夜晚

 

古老的氆氇铺展在眼前

从这个夜伸向无数个夜

所有的色彩,转瞬间褪去

成为风飙的食物

 

这风,什么时候走过夜啊

呼啦啦打在我窗上

心里阵阵的疼

2012/12/15于青唐

 

共 91 条记录<<<1234567891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