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列表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2-11-8 13:35:31

左半身》

阿顿·华多太


我愿意
成为眼前这女子
一支完全的腿
在人群里,撑起
她的左半身
平直前行

 

《伤口》

你用一生向我血管里
不停驱赶耗子
但我遍体鳞伤,轻易

让它放出

 

2012/10/20于江苏

 

《说诗歌》

他说:诗歌没什么用。
我说钮扣上的花纹
有什么用?
他说:诗歌有什么用?
我说人脸上的皱纹
没什么用。

2012/11/2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2-11-8 13:30:31

雨夜在贵德

阿顿·华多太

夜行在贵德,雨落在身上
不远处的黄河,怎能会听到?
我们倒立走在大街,我们
用透明的手掌,聆听故土的心跳
我们走向醉,趋之如骛

酒,是一个透明的帐篷
我们夜宿其中,与世隔绝
拒绝那些浅蓝色的幽灵

我们与诗歌面面而坐,说话。
诗词上的尘埃,我们
统统入盘腿而坐的地面
不远处的黄河,你怎能感到?
我们的怀想,无法晾在桌面
我们的文字说不出原原本本
我们准备的语言成为风的一部分
在话筒外围飘来飘起
沟不成书面语或者一堆方块文字

夜行在贵德,忘记桌面的议语
文学内外,母语仍旧是一个部落
我们群居其内,听见黄河在流
雨依然落在自己的身上
我们生怕浅蓝色的幽灵,涂黑

心中这块长着翅膀的白石
从不敢大声疾呼,歌唱心声
不远处的黄河,你怎能看到?
雨声里岿然不动的乜纳塔

见证着今夜,见证着你流动的演变

黄河,在贵德的大街上

你的影响力锐减,你似乎铸在那儿
你托浮的那些故事,渐次与我们无关
你的清澈是雪域的恩赐
你还不知道吗?黄河

 

2012/7/18于归德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2-10-30 17:18:24

一眨眼

阿顿·华多太

眨眼间我错过了一片秋叶

落触地面时的一滴泪

我没错过一朵浮云

形如佛陀,寓意的一个神话

眨眼间我错过了一幢高楼

爆破倒塌的一次哀嚎

我没错过一颗流星

划破夜空的一次吼叫

眨眼间我错过了一个在鼠标尖

穷凶极恶的新闻
我没错过一幅敢于在阳光下
一个真实的肖像

眨眼间我错过了山的完整,水的径流
我没错过山的无畏,水的无垢
眨眼间我错过了一对情侣

众目睽睽之下的浪荡
我没错过在小桥水岸

一个真情的对望
眨眼间我错过了一个妓女

拦路问色的囧样

我没错过一个醉汉

当街撒尿的窘态

眨眼间我错过了一个老人

佯装病痛的伸手

我没错过小偷锋利的刀片
手机不见了

 

2012/10/12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2-10-16 20:40:17

  短诗五首

阿顿·华多太

生活方式

我要脱下石做的鞋子,走进

一棵树。树皮是我的肌肤

我的心是树芯,绿叶是我在宇宙的
太阳板。枝梢是我在书房的琴

年轮是我环环相扣的年岁

我脱下石做的鞋子,是为

不让树疼痛,冰凉或者昏厥
我脱下石做的靴,也是

为了自己使很轻很轻,浮在社会之上
漂出各个圈的漩涡之上
直立地活着,免遭风的袭击

 

回来
从二楼飞向餐厅,那是
向下的。从四楼跌落讲堂
那是向上的。在三楼的标准间
我等着自己回来

 

               2012/9/25于杭州

 

那个年代

读书尽兴之时,灯悄然熄灭
我枕着里尔克的诗集,把梦挽向
二十年前一个夏夜,一位姑娘
一轮满月般在我的天空

 

  操纵

一座不化的冰山
无需在阴影下操纵阳光

 

2012/9/30/T112列车

兰州车站

白日蔽云的满月里
一滴蜂蜜落溅广场
众蚁蹿涌,雄挤雌搡。
蟑螂搁浅于街

                       2012/
8/15于兰州(阴历)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2-10-3 10:06:48

只要有方向
阿顿·华多太

我左手拖滑轮包,右手
提着纸箱,无生息地
走向一个站点

我渴望这随日而行的归途

延伸斜照在床铺上的夕阳

我欣喜从汉地的秋天

一下子切换到故乡的冬
被空调娇惯多日的心情

请雪山还原一番

 

从一个临海的站点启程
我的箱轮不制造铅,我的纸箱
绿色环保。这一直是我

进入水草或者文字
必须思忖的主题

我一直秉承着这样的方向

这个方向,让我心存信念
心存水,空气和绿叶

 

列车是一支被城市射出的箭

梭梭飞向西,飞向高处的故乡

这飞逝的列车啊

终年在此城与彼城之间

反反复复,永无终点

多么像生命的不断轮回!

 

昨天,谁曾躺过我这床铺

明日,有谁将拥有这铺位

像难以预知的姻缘

我们无从知晓,无力左右

但只要有方向

尽管我们聚散无常
一生站点散散落落
总会有一条无形的绳子

系成一串完整的珠


9.28
T112列车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2-9-14 12:18:14

        一个秋天(外一首)

 

阿顿·华多太

 

一个秋天,我们在麒麟湾

从吧柜摘下一瓶瓶啤酒

说着母语,尝着最后的暖阳

阳光下,有很多的风

吹着我们浑身的骨骼

心情,从里冷到外

这是秋天最后的傍晚

阴影煞有介事

不停驱赶着我们

心情那一片开阔地

我们逐渐醉去

 

黄叶啊,请不要劝阻我们

只有醉,我们才有勇气

向天空的飞鸟借一双翅膀

飞出高耸的楼林

看看故乡崎岖的山路

和那个翻不过去的山垭

只有醉,我们才能用歌声

绽开冻在水中的花朵

也只有醉,我们会忘却眼下这一张

无人铺展,无人诉说的僵牛皮

粗糙不平的事实

 

黄叶啊,就让我们醉吧

今天是你泛黄的第一天

我不想把喝不下的心情

丢在水泥地

清醒然离去

 

破 裂

 

昨晚,我在路灯下打的

夜归路上,绿色的出租车

又露了绿色的一手

唉,每次我意醉朦胧

总会殃及这机器的灵机一动

双眼发出绿光,瞥视之下

没等我反应,一只鳄鱼

消失在夜的油黑的水面

一张绿色的五十元伪钞

如一个大水泡

不知不觉飘落我身上

破裂

2012/9/7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2-8-17 13:20:42

山神

              阿顿·华多太

那是一个很久以前的夏天

我在一个叫做达李加的美丽山坡

一边放羊,一边读历史课本

云雾在很远的地方望着我

和啃吃花朵的羊群

 

一个穿着黑色披风的人

走到我面前,告诉我不要睡去

我懵懵懂懂,随着斯巴达克斯起义的方向

不由前行,我见到了战马和刀枪

斯巴达克斯在马背上看见了我

我微微点头,以示敬意

后来我发现插在他大腿上的长矛

原来只是个虚构

他的铠甲依然在阳光下闪耀

 

那个穿着披风的人又立在那里

看着我,貌似怒目而视

我依然被斯巴达克斯挥起短剑

洒脱而刚健的雄姿所打动

还看到不远处,浩如烟海的将士们

高喊着:斯巴达克斯!

 

黑色披风的人急步走近我

像父亲在教训一个顽皮的孩子

不轻不重拍了一下我的头

顺便扔了一句:叫你不要睡去

拍打使我的腭间一声响

 

那响声使我倏然从梦中惊醒

迷雾笼罩,伸手不见五指

我恐慌无助,下意识——”叫了一声

隐约有一只羊很远的地方回应

我快速向它的方向跑去

2012/8/8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2-8-17 10:25:32

   广场日记

 

阿顿·华多太

 

城中心的河边,我坐在黄色的塑料椅子

喝着啤酒,看着污水中游弋的船

我偶尔抽出苹果,看看是否

疏忽了某某人的信息或者来电

几个像是学生模样的少女

与我为邻,要了一打啤酒

不用杯,大声喧哗着,狂喝

在我旁边急切着醉去

 

当阳光直射,她们开始语无伦次

高声炫耀着脏话,像是在

代言这一江的污水

水面吹来的阵阵秽气

让所有持守座椅的人脸色扭曲

我面对自己的酒杯

看着泡沫渐渐淡去

好像人在慢慢失去活力

缺乏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的勇气

 

四个女孩时而起身,碰撞着酒瓶

相互用不堪入耳的秽语敬酒

叮当声和谩骂声撕心裂肺

用最浪荡的方式,挥霍着

广场的河边的星期日

她们就这样,旁若无人

左右那些母子,老人和家口

好像是一堆空酒瓶

可以任由碰撞,直至破碎

 

烈日炎炎,河边的污气更加浓烈

她们摔碎了第一支酒瓶

碎声让我故意咽下眼前这杯酒

给自己一个存在的理由

我顺着难咽的变味的酒气

怎么也找不到这些孩子肆意为之的任何缘由

 

城中心的河边,我坐在黄色的塑料椅子

一直背对她们而坐,我看着水中

各式各样漂浮的生活垃圾

想到,假如这水是清澈的,这风是清香的

眼前这一切,也许不会让人如此

匪夷所思

2012/8/6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2-8-17 10:16:00

高 墙

 

 阿顿·华多太

 

应该说是一场大火之后

上帝给你一块冰,让你冷却

返回原样,反思水的逻辑

你却选择濯洗石头上的黑垢

把干净的石头一块块堆砌起来

成为抵御变迁的固牢家园

 

你垒起来的墙应该好高好高

甚至超过你父亲祭祀过的拉则山

你是想挡住一些风吹,是热流

想保住雪山的圣洁和高耸

还有那,裸女柔美的线条一般

起伏连绵的高山草甸

 

但是你没有挡住风,你的墙

被雨水冲刷,被艳阳暴晒

爆裂的口子像寒冬那位补鞋老人的双手

止不住风从疼痛中侵入

这种时候,你混肴是非

不知道自己是墙内的主人还是墙外的来者

 

夜晚你还常常溜出墙外,

爬在草丛里 月亮在草尖晃动

你担心月亮被一枝锋利的剑草捅破

此刻你疏忽了自己的外出者身份

你趴在草丛里,像个阻击手

窥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高天的琼浆玉液终于滴漏而下

一滴,两滴,三四滴……

好像是一团团亮光在滴落

把底下光秃秃的那些山

瞬间变成了皑皑的让人敬畏的雪山

 

你欣喜若狂,不知道自己

身处在墙外的魔幻之中

而在现实的高墙内

你借一个草的支撑起身

跌跌撞撞,来到林阔

烧焦的地面乌黑一片

焦黑的树根还散发着青烟

如果上帝不给你一块冰

你将速速忘记干枯的泉眼

戈壁滩原先的一片绿色

2012814于青唐

 

作者:阿顿·华多太 时间:2012-8-15 15:47:34

切阳什姐

                ■阿顿·华多太

你是博巴骨子里那

久违的细胞,终于

在奥林匹克的天空下

点燃了我们的光

且一样的光彩夺目

你是一面被雪山加持

彩色的嘛呢旗

飘扬在遥远的欧洲

让世界读到了旗面的文字

 

我在电视里看到你

流在伦敦的泪水

那是格拉丹东的融冰

你滴下的是我们的历史

它穿透了一块

沉睡中遗忘的巨石

我正想叫你一声妹妹

你诗歌般的名字

从英格兰从格林威治

响彻家乡,在我们世间女神

青海湖的湛蓝里

激起一层神奇的浪

 

啊!你是你阿爸抛撒风马时

飘向空中最高的那一只

你是你阿妈挤奶时听到的

最美丽的歌声

 

2012/8/12于青唐

 

共 91 条记录<<<1234567891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