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刚吉里的博客
 
 
时 间 记 忆
 
用 户 公 告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链 接
 
博 客 信 息
  • 日志:64
  • 评论:21
  • 留言:1
  • 访问:102530
 
 
 
 
小村庄
[ 2018-7-13 15:16:09 | By: 刚吉里 ]
 

达杰是清华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生,为了写好自己的毕业论文,更为了给山区的农民们带来效益,带动他们跟上时代的步伐,他放弃了被多数知名大学邀请并聘用的大好机会到哑聋村当了一名不起眼的支教老师。

 哑聋村是百分百藏族聚集的村庄,村民们都靠自家所有的牛羊过着游牧民族所特有的生活。每当秋季都会有买家到这里买牛羊。所以,牛羊成了他们生活中的必需品。然而,他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甚至不知道城市里有高楼大厦、车辆、学校、、、、、。显然他们都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他们也深信这些都与他们的生活扯不上关系。

 “哑聋村”是达杰到这里之后附近的村民给羊龙村(藏文意思是牛特别多的意思)取的名字。 因为他们虽然不哑、不聋,却与外面的世界完全脱离了。他们不愿到城市深造,甚至谁都不愿送自己的儿女上学。为此达杰在这里给村民们上了整整一个多月的课,这又长又难的课开始扰乱了村民们的生活,也打破了以往的宁静。

 村民们都不知道达杰到这里是干什么的,甚至觉得图谋不轨、另有所图。但是达杰不愿让他们再这么无知、消沉下去,更不愿看到他们亲手摧毁自己骨肉未来的惨状局面。因而本着拉近基层与城市、落后与先进的距离的心,开始实施他酝酿已久的计划。

 这天达杰起得比以往更早,天还没亮他就起床了。之后按以往的步骤,念经、洗脸、梳头、吃饭、看书,但今早他特意加了一个。

 吃完饭后他站在墙上的那副宗喀巴大师的唐卡前,双手合并、闭上眼睛,嘴里默默地念叨着什么。看上去像是寺院里的喇嘛和信教徒诚心拜佛一般。倘若他没有穿西装,没有留长发,很难区辨他到底是是不是一位喇嘛。

 过了几分钟后,他锁好门沿着石头铺成的小路朝村长家走去,因为他需要拜访一下“村长大人”。与其说是拜访实质是为了打探他们村的情况,进而在村民们的全力支持和政府的帮助下建立起一所学校。幸好村长还读过几年书,相对而言可谓是一位智者。所以,他两沟通的过程远比达杰想象中的顺利妥当的多,因而达杰不费九牛一虎之力就与村长达成了共识。这对他以后的事和路敞开了坚信的大门、迈出了艰辛的一步。但是村民们会不会听一村之长的话呢!

 达杰回到他那简陋的宿舍坐在沙发上左顾右盼、前思后想,之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珍藏已久的黑兰州并取出其中的一根点燃了它。但是他抽烟的方法和姿势并不那么自在,反而有些勉强,不难看出他以前不那么擅长或习惯抽烟。 

 太阳给达杰留了一个惬意的微笑后,像个干活累坏了的农民伯伯回到家,或像站岗的军人履行完自己的职责而换岗一般。慢吞吞地没有了踪迹。

 这时候本该是达杰写作的时候,但是他今天边抽烟边想着明天在村委会当着哑聋村男女老少的面进行一场轰动全村的大型改革教育,他感到有些胆怯,有些失落。因为这次比起他在清华大学兼任社团联合会会长、院系指导老师艰难得多。想到村民们冷漠的表情、出言不逊、难以沟通、、、、、,他不敢再往下想了,因为哑聋村的现状不让他继续往下想。突然,他猛地一声站了起来,原来是那根烟在作祟,若不是这根烟头把他的手指烧了一烧,他都不知道月亮在盯着他笑。然而,他看都没看自己的手伤的严重不严重,继而打开钱包看了看之后,一口气地跑到朋友格勒家去了,好像烟头让他想起了什么。

 格勒是达杰到哑聋村后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他们有时一起骑上哑聋村唯一的“乡村版宝马”(这是哑聋村唯一的摩托车,所以达杰和格勒取名为宝马)到镇上去吃饭,有时一起下棋,有时一起探讨哑聋村的“哑”与“聋”。反正只要他两搞到一块儿简直无话不谈。

 今晚,达杰又骑着那辆他并不擅长、并不了解的“宝马”到镇上去了。是什么力量促使他冒这么大的险?明知这辆“宝马”不听陌生人的使唤,更清楚自己并非有能力驾驶这辆他从未接近过的“宝马”。尤其是漆黑黑的夜晚,但是他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出发了。

 到了镇上之后,他先后在超市和菜市场买了三瓶相对上等的酒、烟、瓜子、花生、苹果、香蕉、饮料等各种各样的食物。直到把他手里的纸条塞进裤袋里。最后跑到那家并不是藏族人家开的“藏家用品小店”买了上百条极致的哈达。只为讨好哑聋村的每一位村民,而且完完全全是为了村民们而讨好村民们。

 热情好客的卖主正在兴高采烈并小心翼翼地把达杰买好的东西一一装进布袋里。“兄弟,你东西这么多,怎么带回家啊!有汽车吗?”这时候,达杰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只有一辆小小的“宝马”。也回想起从镇上到哑聋村的山路凸凹不平,陡峭狭窄。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竟然从哑聋村与“宝马”并肩作战、快马加鞭到了将近有一百多公里远的吉利镇。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耽误“回家”的时间。因为有一股从心底涌出的力量在鼓励他前进,有不计其数的神仙保佑他平安,更是因为明天有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所以,他把东西装到“宝马”上,鼓足勇气骑上车,开始与月亮赛跑。途中他感觉到不仅嫦娥和山神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而且林中的小鸟都在不停地为他歌唱。果然,他仅用刚从哑聋村到镇上的一半时间就回到了那并不期待他马上回来的家。

 “扎西德勒,上天保佑你安然无恙地到家了。我以为今晚要在你家门口耗上一整晚了。但是不久就听到了宝马的声音,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要是你出了点事,我可就孤独了。”达杰还没来得及下车卸货,格勒迫不及待地给了他一个深深的拥抱。

  达杰做了个鬼脸,说道:“阎王爷说我在阳间还有事情未了,所以不收我。”

 “哦嘛呢唄咪哄,不能这么说。”格勒有些严肃起来。

 “哦嘛呢唄咪哄,不再这么说了。”说着两人都笑了起来。

 “走,看我给你准备的晚餐。”说着格勒把东西搬进了达杰的屋子里。

 他们一进屋,达杰就闻到了前所未闻的香味儿。达杰瞪大了眼睛说道:“话说天上有食神专为神仙们提供美食,是我到了天堂呢,还是食神下凡了?”

 的确,这味道只有在上海、北京那样的大型城市才能闻到。而且小这间小的房间里有肉,有糌粑,还有他俩百喝不厌,而且只有在牧区才能喝到的上等酥油茶。很难想象在这里既然还能受到如此优质的待遇。

 格勒边把切好的肉放到达杰的手里边说道:“我对你好吧!以后回到学校可别忘了给我寄信哦!”

 达杰顺手从背后的皮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塞进格勒的藏袍里,说道:“看我只顾着吃,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这是我前几天定的手机。以后我们就可以用它联系。这样你就不用听宝马的声音了。”

 “这—我—这,”格勒有些感动的说不出话来。看似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虽然他生平看不起痛哭流涕的男孩。

 看到格勒不好意思,达杰拍拍格勒的肩膀说道:“这部手机就当是你这辆有灵性的宝马和丰盛的晚餐的回馈。要是没有它,你可能要等很久才能领到你应得的这部手机。”

 “呵呵呵,赞美的话打会儿再说。我们先大吃一顿。格勒得意洋洋地从藏袍里拿出一瓶他自己都舍不得喝的天佑德给他们各自倒了一杯。两人开始享用这份来之不易的美食。

 第二天,达杰和格勒起的比昨天还早。他们先把昨天买来的东西带到村委会,开始忙碌着。然后给村长打电话,让他过来过目。当村长看到村委会的会议室里应有尽有,桌椅放的整整齐齐,井井有条。他感动了,感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就连老天爷都被屈服了。

 达杰刚打开村委会的大门,一股新鲜空气迎面扑来。伴随着一缕缕金色的光芒,太阳出来了,露出了慈祥的笑脸。

 在朝阳的照耀下,村委会门前院子里的太阳花慢慢地开了,珍珠似的露珠像娃娃一样调皮地在绿叶上滚动着。似乎在给达杰打气。

 村长和达杰,还有格勒他们三个坐在门口,像若饥似渴地等着村民们出现。等着等着,他们手里的烟几乎都抽完了

 
阅读全文(631) | 回复(0)
 
登录后,你将出现在这里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模板制作:才旦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