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刚吉里的博客
 
 
时 间 记 忆
 
用 户 公 告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链 接
 
博 客 信 息
  • 日志:64
  • 评论:21
  • 留言:1
  • 访问:101190
 
 
 
 
民族地区的发展
[ 2015-2-22 13:02:12 | By: 刚吉里 ]
 

近日,记者从自治区相关部门获悉,日喀则市吉隆县针对农牧区建设发展难题,充分发挥村(居)“两委”班子成员、村(居)致富带头人、农村实用技术人才、大学生村官“四类人才”作用,推动农牧区建设蓬勃发展。

  充分发挥村(居)“两委”班子成员的战斗堡垒作用。选派村(居)党支部书记、村(居)委会主任到邻近市县学习取经,增强服务群众本领;每年拿出10万余元举办培训班,对全县村(居)“两委”班子成员进行轮训,使村(居)“两委”班子成员的纪律观念、法治意识和履职能力得到提高。

  充分发挥致富带头人的带动作用。强化“三个培养”,以村(居)“两委”换届工作为契机,将优秀的致富带头人选拔进入村(居)“两委”班子,大力宣传致富带头人的先进典型,安排他们为基层党员群众现身说法、传授经验。

  充分发挥村(居)实用人才的示范引领作用。按照实用人才所掌握的技能进行分类,制作联系卡发放到每户农牧民家庭,方便农牧民群众实时咨询;以“军警地”教育培训基地、大学生村官创业基地等示范点为依托,邀请实用技能人才进行技术指导。

  充分发挥大学生村官的参谋助手作用。探索建立县委组织部与大学生村官创业协会联系、乡镇包村干部与大学生村官结对、驻村工作队与大学生村官结对、大学生村官与村(居)党员结对的“一联系三结对”制度,为大学生村官充分发挥作用提供帮助和指导。(记者 王雨霏)


 
 
 
牧民的收入
[ 2015-2-22 13:00:47 | By: 刚吉里 ]
 

人民网1月16日工布江达电(记者 韩俊杰)一场冬雪的降临,使得林芝地区工布江达县城银装素裹,气温也骤降到零下十几度。娘蒲乡尼木纳村曾经的贫困户阿旺曲珍家里,炉火却烧得正旺,洋溢着融融暖意。热情的阿旺曲珍不时地招呼我们吃奶渣、喝酥油茶,也会偶尔往火炉里加上一把柴火。

    阿旺曲珍的丈夫几年前因病离世,留下了她和两个体弱多病的弟弟、妹妹,和正在上学的女儿,缺乏劳动力的家庭一下陷入了困顿。得知她家的情况后,乡、村两级政府不仅在农忙时节去她家帮忙收割,还经常给阿旺曲珍送去大米、面粉等生活物资。

    县委书记、福建省第七批援藏干部张朝阳也专门走访,并为阿旺曲珍解决家庭困难救助资金3万元。此外,尼木纳村集体的采石场,也每年拿出10%的收入用于贫困户改善生产生活条件。

    如今,阿旺曲珍一家走上了正轨,女儿次珠旺姆回到了学校。生病的弟弟妹妹则住进了县里的养老院。“家里赶上了党的好政策,才能够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阿旺曲珍高兴地说。

    近年来,工布江达县针对全县的贫困户,实行一对一扶贫,在为每位干部确定帮扶对象后,摈弃“撒胡椒面”式的资金发放,而是根据贫困户的实际情况,进行精准扶贫,使困难户在较短时间内实现脱贫,直至走上致富路。

    “过去经常是贫困户到乡里要钱,说自己要做生意。结果是钱给了,最终也不知拿去干了什么,效果不明显。”仲莎乡党委书记拿友比拉说,每个贫困户家里的情况不尽相同,有的是房屋年久失修,有的是没有收入来源,乡里根据各家的情况,实行有针对性的帮扶。“现在,你说自己要干什么,先拿出具体的方案,不能一说要钱就给。”

    仲莎乡贡巴村10户村民组成联户单位,其中9户各出1万元,加上1户贫困户共同成立了贡巴村商店。党员户长贡觉罗布辟出自己的两间房用来开商店,大半年下来挣了3万元。“半年分一次红,每户分到1500元。”贡觉罗布说,乡里扶持了1万多元,因为知道干商店有助于贫困户脱贫。

    作为虫草采集大乡,仲莎乡一些村民仅靠挖虫草就能收入10万多元。过了虫草采挖季节,就没有人愿意出去打工了,贫困户更是如此。如今,在乡里的引导下,成立了预制场、土建队、民族服装厂。“刚开始,都是每户集资先干起来,效益好的再考虑扶持。”拿友比拉说,这样使得很多贫困户既挣了钱,也转变了观念。

    工布江达县确定了创建“全国扶贫先进县”的目标,县委、县政府出台《2013—2016年扶贫工作方案》,由县财政和援藏资金每年安排400万元用于扶贫工作,以联系扶贫为手段,思想扶贫为关键,帮贫困群众谋思路、想办法。

    “通过扶持贫困户发展农家乐、家庭旅馆、藏猪养殖等产业,为每户投入扶贫资金5万元,增收达10万元。”工布江达县副县长侯正勇表示,去年全县共有637户、1628人脱贫。截至目前,工布江达县共制定帮扶措施221条,惠及全县9个乡镇5000余人,全县所有收入在2300元以下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实现全部脱贫。

 
 
 
一部电影
[ 2015-2-22 12:55:53 | By: 刚吉里 ]
 

  7年的等待,终于要浮出水面。由知名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执导,改编自同名小说的电影《狼图腾》将在大年初一与全国观众见面。

  《狼图腾》有太多让人关注的理由——小说出版10年间,内地再版150多次,正版发行500余万册,被翻译成30余种语言远销海外;电影首次以真狼为主角,筹备7年,投资超3亿元人民币;600余人的摄制团队集结多国电影人,导演曾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多国剧作家联合编剧。在2月13日、14日的“千家万场”点映活动中,电影《狼图腾》收获4000余万元票房。

  一位法国导演为何对遥远的草原狼与游牧文明怀有兴趣?他如何用电影语言再现草原的壮丽、狼的孤傲?让·雅克·阿诺近日在北京接受了记者专访,他自信地说:“《狼图腾》是一部让我骄傲的作品。”

  我与原著作者心灵相通

  剧本融合了中西方剧作家共同的智慧

  记者:您决定接拍《狼图腾》的原因是什么?

  阿诺:当初阅读法语版《狼图腾》还不到60页时,我就下定决心要把它拍成电影。小说的字里行间让我感受到我与作者姜戎心灵相通。我们的经历很相似,姜戎去内蒙古插队的同一年,我去了非洲喀麦隆工作。我们几乎是同一时间面对一个崭新的世界,草原改变了姜戎,非洲也改变了我。

  小说《狼图腾》具有深厚的文学性。作者对狼的社会性有深入的分析,并将狼群社会与人类社会联系起来,赋予深刻的文明反思。我还读到了中国人对大自然的热爱,对人与环境和谐相处的期盼。此外,还有大量中外读者热爱这部小说。我确信,《狼图腾》的故事不仅属于中国人,而且足以改编为一部面向全世界的电影。

  记者:作为法国人,您如何理解《狼图腾》中的草原文化?

  阿诺:开拍前,我与姜戎一起去原著故事的发生地走访了3周,小说情节一一在我眼前复原。姜戎告诉我,他们在哪里扎的帐篷,如何喂羊,如何发现和养育了小狼崽;我们还拜访了“杨克”的人物原型……这段经历对于拍摄电影非常关键。更重要的是,我从此爱上了内蒙古,爱上了中国。我爱草原文化粗犷的力量与孤独荒凉的美,这些在都市生活中都是十分少见而珍贵的。

  电影《狼图腾》是对原著的致敬,由4位剧作家合作编剧。剧本主框架由我和一位法国老搭档商定,前后写了3稿。中方编剧芦苇也有一段在边疆插队的经历,为剧本提供了精准的中国视角和浓烈的边疆情怀。后期润色阶段,我又邀请了一位澳大利亚作家加入。当然,在拍摄中我又对剧本进行了许多遍修改。可以说,剧本融合了中西方剧作家共同的智慧。

  用手工艺的方式拍电影

  花3年时间驯养了20多匹蒙古狼

  记者:小说内涵丰富,电影则以人与自然作为主线,如何处理原著与电影的关系?

  阿诺:没错,人与自然的关系正是我想表达的。让天更蓝、水更清是如今很多中国人的愿望,也是全世界都要解决的问题。电影在锡林郭勒乌拉盖草原拍摄,那里青山如黛、绿水蜿蜒,我们天天与百灵鸟、牧歌相伴。这种现实带来的灵感让我们决定用自然主义的拍摄手法,记录春夏秋冬的四季更迭,让观众能够在电影院里欣赏到草原美景。

  小说与电影是两个不同的作品。电影要面对的不仅是小说读者,还有那些没有读过小说的观众。因此,我的职责是传递我对小说的理解和印象。我不仅要告诉观众小说讲了什么,还要告诉他们我为什么喜欢它。我的第一部电影的灵感来自于一本历史书的5行字,《兵临城下》我只读了1页半,就打算要拍成电影;而像杜拉斯的《情人》、艾柯的《玫瑰之名》以及《狼图腾》等畅销小说,电影一定要还原那些观众熟知的精彩情节,但不是完全复制小说。

  记者:电影中有大量对狼的眼神和动作的特写,这种效果如何实现?

  阿诺:通常认为,狼是永不被驯服的动物。可是如果用其他动物来代替狼,就失去了小说和电影的灵魂。当我们真正开始做这部电影的时候,第一个决定就是要用真正的蒙古狼来拍摄。为此,我们花费3年时间驯养了3代20多匹蒙古狼,全片仅狼的镜头就有1000多个。虽然投入巨大而且非常危险,但真狼呈现的电影效果是其他动物无法取代的。

  观众去电影院是想看到不同的东西,我们的职业就是要创造与众不同的影像。《狼图腾》是一部用手工艺制作的电影,全片只有大概5%的镜头是特效制作。难度最大的“狼马大战”一场戏准备了6个月,拍摄了6周,最后在大银幕上呈现出来只有6分钟。整场戏的200多个镜头里大概有3个镜头由特效制作,10个镜头由仿真狼、仿真马完成。为逼真地呈现大批马跌落冻结在冰湖的惨烈场景,12匹仿真马被像制作工艺品一样精心雕琢,又在拍摄前整整一夜被不间断地喷水,使之形成自然的冰霜。这场戏很好地证明了中国电影的美术水准和特效水平。

  真诚是合拍片最重要的元素

  让世界电影越来越多元,不同文化越来越亲近

  记者:电影拍了3年,成本很高,是否考虑过市场风险?

  阿诺:每一部电影,我都要花费3年时间完成,我喜欢这样做电影。达·芬奇一生的画作不多,人们依然把他视作大师。即便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作家,最终被读者记住的作品也大多不会超过5部。电影不仅是我的工作,也是我感受生命、经历生活的方式。我愿意花生命中的3年去做这部电影,它让我理解中国,理解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结果我就爱上了中国。假如对这个故事没有兴趣和热情,我怎么有勇气去面对现场每天400多人兢兢业业的工作?

  我尊重我的观众,拍自己认为的精品电影。也许花了很多精力和时间去做,观众未必喜欢,但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付出,我会为此而羞愧。

  记者:《狼图腾》是第三部中法合拍片。在您看来,摄制合拍片最重要的是什么?

  阿诺:中国电影正在经历爆炸式增长,非常像上世纪20年代的好莱坞。那时,包括卓别林在内的英国、法国、德国等移民导演对好莱坞电影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现在正是中国电影的机遇期,合拍是促进中国电影与世界电影交流,让中国电影自身变强的好方式。我相信,真实的元素和真诚的态度是合拍片成功的基础。你必须怀有热情,必须对电影项目真心喜欢并且有情感共鸣,如果只是为了赚钱就去拍,不仅没有意义,而且十分危险。

  合拍片可以把美国电影、欧洲电影带到中国市场,把世界文化带入中国,也可以将中国电影、中国电影人带到国外去,促进中国文化与其他文化的融合。让世界电影的面貌越来越多元,不同文化越来越亲近,是合拍片最重要的意义,也是我所乐见的未来。

(责编:任晓攀、杨庆军)

 
 
 
非文化遗产格萨尔
[ 2014-12-22 16:58:53 | By: 刚吉里 ]
 

  申报地区或单位:西藏自治区

  传唱千年的史诗《格萨(斯)尔》流传于中国青藏高原的藏、蒙、土、裕固、纳西、普米等民族中,以口耳相传的方式讲述了格萨尔王降临下界后降妖除魔、抑强扶弱、统一各部,最后回归天国的英雄业绩。

  《格萨(斯)尔》是世界上迄今发现的史诗中演唱篇幅最长的,它既是族群文化多样性的熔炉,又是多民族民间文化可持续发展的见证。这一为多民族共享的口头史诗是草原游牧文化的结晶,代表着古代藏族、蒙古族民间文化与口头叙事艺术的最高成就。无数游吟歌手世代承袭着有关它的吟唱和表演。

  现存最早的史诗抄本成书于公元14世纪,1716年的北京木刻版《十方圣主格斯尔可汗传》是其最早的印刷本。迄今有记录的史诗说唱本约一百二十多部,仅韵文就长达一百多万诗行,而且目前这一活态的口头史诗仍在不断扩展。《格萨(斯)尔》是相关族群社区宗教信仰、本土知识、民间智慧、族群记忆、母语表达的主要载体,是唐卡、藏戏、弹唱等传统民间艺术创作的灵感源泉,同时也是现代艺术形式的源头活水。

  千百年来,史诗艺人一直担任着讲述历史、传达知识、规范行为、维护社区、调节生活的角色,以史诗对民族成员进行温和教育。史诗演唱具有表达民族情感、促进社会互动、秉持传统信仰的作用,也具有强化民族认同、价值观念和影响民间审美取向的功能。

  《格萨(斯)尔》在多民族中传播,不仅是传承民族文化、凝聚民族精神的重要纽带,同时也是各民族相互交流和相互理解的生动见证。此外,这部史诗还流传到了境外的蒙古国、俄罗斯的布里亚特、卡尔梅克地区以及喜玛拉雅山以南的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不丹等国家和周边地区。这种跨文化传播的影响力是异常罕见的。

  《格萨(斯)尔》艺人是史诗最直接的创造者、传承者和传播者,他们绝大多数是文盲,却具有超常的记忆力和叙事创造力,通常的史诗演唱达到几万行乃至几十万行。

  20世纪50年代以来,受现代化进程的影响,藏、蒙等民族的生计方式发生了变化,职业化的艺人群开始萎缩。近年来一批老艺人相继辞世,“人亡歌息”的局面已经出现。格萨尔受众群正在缩小,史诗传统面临着消亡的危险,保护工作应立即展开。

 
 
 
那是高原天边最亮的星
[ 2014-12-5 16:39:14 | By: 刚吉里 ]
 

2014年1月,袁雅逊在“心愿快车”暖冬关爱活动中,为石渠县的孩子们送上暖冬大礼包。(甘孜州团委供图)
2014年1月,袁雅逊在“心愿快车”暖冬关爱活动中,为石渠县的孩子们送上暖冬大礼包。(甘孜州团委供图)

  12月1日清晨,康定寒风凛冽,数百人朝着距县城10余公里的县殡仪馆前进。那里,静静地躺着他们的好同事、好朋友、好榜样——33岁的袁雅逊,在抗震救灾途中因公殉职的共青团甘孜州委副书记。

  哀乐绵绵,抽泣声声,悲浸折多河。“雅逊,一路走好”,呼唤再轻声,也如冰冷风刀一般刻着每一位前来参加袁雅逊遗体告别仪式的人心。

  遗像上的袁雅逊依然年轻帅气、眼神坚毅,一如他生前,给人以力量。谁曾想过,两次参加抗震救灾的他,这次竟走得如此匆匆,还来不及告别年事已高的双亲,还未完全施展开他“以全部身心回报家乡”的满腔热血。“为党旗增辉,为团旗添彩!”这位朴实的藏族党员,用年轻的生命在抗震救灾一线践行了共产党员的铮铮誓言,化成康巴高原上空一颗最亮的星!

  回归:他匆匆远行,走出了一腔热血

  袁雅逊生于1981年4月,2000年11月在康定县团县委参加工作,从一名年轻的团干部成长为共青团甘孜州委副书记、甘孜州少工委主任,甘孜州直属团委书记。康定6.3级地震发生后,11月26日16时,袁雅逊在前往道孚县配送救灾物资的返程途中,发生车祸因公殉职。

  噩耗传来后的这5天里,络绎不绝的当地干部群众前往灵堂悼念袁雅逊,除与他相知、相识、相交的人外,更有许许多多只是听闻过他事迹的人。

  在旁人眼中,袁雅逊是个什么样的人?

  双眼红肿的同事蒋永菊说:“雅逊为人亲和,如兄弟姊妹般关爱同事。”悲痛万分的哥哥袁雅卓说弟弟一直是自己工作中的榜样:“他工作一直都很拼命,常说年轻就该加倍努力,等到老了才有美好的回忆……”

  一名优秀的干部,总是容易被大家记住的。

  告别仪式上,一朵朵菊花寄托人们的哀思和敬意。“我认识他,他经常在电视上主持节目,是一个多才多艺、非常能干的小伙子。”在康定县开麻辣烫店的许老板感叹,太可惜了!

  在康定县委宣传部工作的李铭霞并不认识袁雅逊,可身边很多朋友给她讲述了袁雅逊的敬业和创新精神,“他是一个敢于为理想奋斗的人,我们一定要学习他勇于担当和坚忍奋进的品质。”“兄弟,你远行,走出了一腔热血,走出了一生精彩,匆匆上路,无数祈祷护佑着你,活着洒脱,离去荣光!”这首诗出自甘孜州一名干部之手,也是当地干部群众自发缅怀袁雅逊的众多诗歌之一。

  定格:刻在他生命年轮上的最后印记

  11月26日,袁雅逊与世长辞的日子,这离他从外地赶回康定参加抗震救灾不过3天时间。

  11月22日,正在外地的袁雅逊得知康定发生地震的消息后,焦急地给团州委书记洛绒拉珍打电话请缨上阵,“作为团干部,这个时候必须带着青年一起上。”洛绒拉珍心痛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过的他,让他先原地待命,等待通知。

  让人煎熬的一晚过去了,实在按捺不住的袁雅逊决定回康定。刚到康定,为了能上一线,他和洛绒拉珍急红了脸:“玉树地震时我到过现场,我有经验,这次我请求去震中一线!”

  当时震中已有团州委的工作团队,袁雅逊被安排留守后方负责后勤保障、物资募集、平台外宣等工作。接受任务后,他立即开始组织物资募集,安排采写宣传稿件,“我们给前线的志愿者鼓劲加油。”

  11月25日一早,袁雅逊与团省委和省群团组织社会服务中心抗震救灾工作组,来到康定县塔公乡中心校、新都桥小学、木雅祖庆小学和营官希望小学,了解受灾情况,讨论青基会参与抗震救灾工作方案。当晚8点过,他同工作组一道慰问了志愿者和工作人员。这一忙又是一天,离开办公室时,已是晚上10点过。

  袁雅逊回到家中,梳理着次日的工作,就在这时,又发生了5.8级地震,他立即发了一条微信:“康定又余震,有老弱不方便者如需在外露宿,可到非遗博物馆,这是传统崩柯建筑……”

  袁雅逊已习惯用互联网传递信息,11月26日10时40分,他在微信朋友圈发表了一条信息:“震后八美的天空”,配文的是一张蓝天白云的照片,这是他在前往道孚县八美镇勘查灾情途中拍摄的。

  但谁也不曾想,这条微信却成为他刻在自己生命年轮上的最后印记。

  这条微信发出后不到5个小时,他殉职在了抗震救灾的冰雪路上。

  激励: “他的光亮必在甘孜大地薪火相传”

  33岁的人生,写满壮丽篇章。“四川省优秀团干部”、“全国优秀共青团干部”、“四川省五一劳动奖章”、“四川省参与玉树抗震救灾先进个人”……一件件荣誉反映出袁雅逊的工作出色。一如他留给大家的印象永远是“拼着命地干事”。

  2013年1月,到团州委副书记岗位上报到没几天,他就立即展开了调研走访工作,并根据调研结果提出要在全州范围内开展“心愿快车”公益活动。这是一个专为留守儿童、未成年孤儿、服刑人员子女、进城务工人员子女、贫困家庭子女等特殊困难青少年实现心愿的活动。2013年1月19日,“心愿快车”活动启动,到袁雅逊殉职时,已累计实现了孩子们27847个心愿。

  “他会逐一盯紧资料收集、核实、心愿认领、对接、反馈等细节,不希望漏掉任何一个孩子的希望。”团州委干部晓拉姆说。自此,袁雅逊成为同事眼中的“工作狂”,他说,“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

  康定县文化体育与新闻广播影视局局长吴跃凤就见证过袁雅逊那股拼劲:采取寓教于乐的形式,先后组织了“康巴藏区团旗红”、“康定儿童携手奥运”、“跑马山下真情演唱”、“红色歌曲进校园”、“康巴红领巾心向党”等系列爱国主义教育活动,“一年时间里开展那么多活动,这在团县委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袁雅逊殉职后,甘孜州委追授他为“甘孜州抗震救灾优秀共产党员”,团省委、省青联为他追授“四川青年五四奖章”。这次,他再也无法亲自领奖。

  奖牌,记在干部群众心间,也激励着更多人像袁雅逊一样,“以全部身心回报家乡”。

  在康定地震震中区域的塔公镇,下马龙村村长约勒不顾80多岁的父亲尚未得到安置,一直在抗震救灾第一线组织村民开展抗震自救。个体户杨锦强、舒光全等人主动找到塔公镇政府,无偿提供车辆运送伤员和救灾物资……年轻的袁雅逊,成为康定一面鲜艳的旗帜,激励干部群众奋勇向前。“他就是一颗在高原陨落的星星,他的光亮必在甘孜大地薪火相传。”甘孜州委书记胡昌升说,全州干部职工一定会以袁雅逊为榜样,将他恪尽职守、爱岗敬业的优良品质传承发扬下去,用自己的全部身心建设好美丽生态和谐幸福新甘孜。

  袁雅逊的骨灰将回归丹巴故里,那片养育他的山水将接纳他的回归。他把对党和人民的忠诚写在甘孜大地,刻在113万甘孜儿女心中。

    

 
 
 
关于对高原的理解
[ 2014-11-5 15:49:41 | By: 刚吉里 ]
 

当地时间11月3日上午,“2014加拿大·中国西藏文化周”在温哥华举行媒体见面会。随团藏学专家在回答当地媒体提问时表示,西方对西藏的了解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而现在来自西藏内部的真实的声音越来越多。

  当日上午,代表团接受当地媒体采访。在回答有关西方对西藏的了解与西藏的实际有差别的问题时,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当代西藏研究所副研究员边巴拉姆表示,该研究机构目前正在进行一项课题研究,内容是“西方人眼中的西藏”。该研究将西方对西藏的了解按照时间段划分为20世纪三四十年代以前,20世纪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以及20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到现在,总计三个阶段。

  边巴拉姆说,对比这三个时间段出版的涉藏书籍能比较容易地发现,在第一阶段,西方人对于西藏的了解来源于西方人撰写的西藏游记或者日记;而第二阶段,即五十年代末期到八十年代初,则主要是通过流亡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出版的书籍;八十年代到现在,来自中国和西藏自治区内部的介绍西藏的书籍、杂志等信息越来越多,这些声音正呈现一种增长的状态。

  “西方对西藏的了解存在片面或者误解是有缘由的,因为他们听到的、看到的绝大部分是西方人写的游记或者更多的是从‘流亡政府’发出的声音”,边巴拉姆表示,正因为如此,中国组织了很多次的西藏文化周和其他文化交流活动,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听到真实的、从西藏发出的声音。

  代表团团长、西藏自治区副主席多吉次珠表示,西藏和平解放60多年来,西藏高原从根本上改变了封闭贫穷落后的面貌,不断走向开放富裕文明,在教育、医疗、基础设施、文化、环保、宗教信仰等方面全面进步。他并介绍,从1952年至2013年,中国中央政府对西藏的各项财政补助达5446亿元人民币,占西藏地方公共财政支出的95%。

  拉萨三大寺之一的色拉寺的高僧普布次仁介绍了色拉寺文物保护的新进展,以及藏传佛教宗教活动等正常进行的情况。他并介绍说,在过去的一两年里,西藏新增僧尼达到2000多名。现在,西藏有1700多座寺院,僧尼有46000多人。

   

 
 
 
话说文化客栈橄榄公社
[ 2014-10-25 12:04:27 | By: 刚吉里 ]
 

2014年4月,橄榄公社发起人范以西通过微信朋友圈发起针对橄榄公社主题文化客栈的众筹项目,一呼百应,一个月之后,相关资金筹集全部到账。就这样,在大家的帮助下,橄榄公社一步步走向成熟。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客栈的名字叫“橄榄公社”。

“这是通过大家的努力才能够成立的客栈,所以称之为‘公社’。至于‘橄榄’,它一直是和平、美好的象征,我一直觉得与文学相关的人,心里都会有一片纯净的地方,而橄榄就是最好的象征,所以取名字为‘橄榄公社’。”橄榄公社创始人范以西解释道。

其实在首家橄榄公社文化公益主题客栈在拉萨落户之前,橄榄公社作为一个公益组织,已经在全国60多个城市成立了分站,这些分站就像一粒粒种子般扎根,默默投身公益事业。而成立公益客栈这个念头,范以西在云南的时候就有了,终于,他在自己喜欢的拉萨将这一想法变成现实。

“现在这个社会很现实,很多人认为成立客栈是为了赚钱,其实我们只是希望橄榄公社公益客栈可以成为我们做公益的一个根据地,它就像我们的桥头堡,因为有这所客栈在,我们才会更加坚定。”

创作援助,也是一种公益

现在,很多人觉得做公益仅是在资金或物资上的一种援助,但是范以西觉得并不是这样,橄榄公社的公益项目除了贫困助学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公益项目,那就是创作援助。

“现在很多人觉得写作是一件很高深的事情,也有一些有创作天赋、创作梦想的人,可能因为经济、工作等方面的压力,不得不放弃自己热爱的文学创作。这样,他的梦想就只能是一个梦想。”范以西作为一名自由写手,很能理解当文学梦想与现实生活出现矛盾时要面对的尴尬,所以,他希望能够帮助更多有写作天赋的人去实现他们的梦想。

范以西笑着说:“当自己辛辛苦苦写的文字变成铅字出版物的时候,那种感觉是很幸福的。我们也希望通过橄榄公社的努力,让更多好的文学作品进入文学爱好者的视线里,这就是对我们最好的回报。”

橄榄公社创作援助的公益模式很简单,文学爱好者将书稿或者写作计划提供给审核委员会,审核委员会会尽快给笔者答复,如果书稿或写作计划可行,橄榄公社将联系有意向的资助人,对笔者的创作进行援助。“当然,我们不会直接把钱给到被资助人手里,可能我们会在他创作期间包吃包住,吃住费用将由资助者提供。”

自橄榄公社入驻拉萨以来,范以西已经收到两份书稿了。他说自己会尽快将这些书稿送到审核委员会,也会尽快给作者答复,尽可能不让他们久等。


 
 
 
西藏话剧人员接受教育
[ 2014-10-19 16:04:35 | By: 刚吉里 ]
 

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副教授王苏正在授课
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副教授王苏正在授课 摄影:郭大力

  中国西藏网讯 10月14日,西藏首届话剧艺术(语言类)高级研修班在西藏话剧团结课。此次研修班邀请了众多话剧界专家担任讲师。来自西藏自治区藏剧团、西藏艺术研究所、西藏大学艺术学院、西藏话剧团等单位的77 名从业人员参加培训。

  据了解,此次研修班根据西藏话剧从业人员的分类开设科目。演员类有台词基础、名剧片段赏析;编导类有导演课、如何创作一部好戏、故事、中国话剧的生死名门;舞美类则讲授舞台灯光设计与操作、舞台灯光发展史等内容。

  来自国家话剧院、上海话剧学院的教授和导演纷纷倾囊相授,与西藏的学员分享话剧艺术的魅力。国家话剧院导演白皓天带着他的作品《小人物》来到课堂,学员们边赏析边与老师交流沟通创作技巧,良好的课堂氛围让大家收获颇丰。

  “能够来到西藏为西藏的话剧工作者培训是非常高兴的事。西藏的话剧艺术还有很大发展潜力。” 一堂别具一格的课程后,上海戏剧学院知名教授姚扣根说道。

  “这是西藏首次开设话剧类专门课堂,对于年轻话剧从业者来说是一次眼界的开阔,通过吸收区外的先进创作思维来改进西藏话剧;我们听完后对理论思路更加清晰,非常有助于教学。”学员之一、创作过话剧《扎西岗》的导演琼达参加培训后说道。

  据介绍,近50年来,西藏话剧艺术发展态势良好。西藏自治区话剧团创作了《文成公主》、《阿古顿巴》、《旺堆的哀乐梦》、《扎西岗》、《解放解放》等群众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涌现出了以大旺堆、丹增卓嘎、索朗绕登为代表的一大批民族话剧艺术家,多部作品荣获“文华奖”、“金狮奖”等奖项

 
 
 
珞巴族的服装
[ 2014-9-26 16:53:22 | By: 刚吉里 ]
 

人们常形容一种地理现象为“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在西藏,不仅风景多变化,各地域人们的服饰也存在着不同的差异。本期“从头到脚话藏饰”就带您一同走进珞巴族的服饰世界。

珞巴族是中国人口较少的一个民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其服饰已列入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1

珞巴族群众在展示传统服饰(资料图来源:新华网)

珞巴族长期生活在高原峡谷,在其衣着上也表现出他们粗犷豪放的性格。充分利用野生植物纤维和兽皮为原料,是珞巴族衣着较为突出的一个特点。

2

珞巴族传统服饰

珞巴族妇女喜穿麻布织的对襟无领窄袖上衣,外披一张小牛皮,下身围上略过膝部的紧身筒裙,小腿裹上裹腿,两端用带子扎紧。她们很重视佩戴装饰品,除银质和铜质手镯、戒指外,还有几十圈的蓝白颜色相间的珠项链,腰部衣服上缀有许多海贝串成的圆球。珞巴族妇女身上的饰物多达数公斤重,可装满一个小竹背篓。

3

珞巴族男子在展示传统服饰

男子的服饰,充分显示出山林狩猎生活的特色。他们多穿用羊毛织成的黑色套头坎肩,长及腹部。背上披一块野牛皮,用皮条系在肩膀上。内着藏式氆氇长袍。博嘎尔部落男子的帽子更是别具一格,用熊皮压制成圆形,类似有沿的钢盔。帽檐上方套着带毛的熊皮圈,熊毛向四周蓬张着。帽子后面还要缀一块方形熊皮。这种熊皮帽十分坚韧,打猎时又能起到迷惑猎物的作用。男子平时出门时,背上弓箭,挎上腰刀,高大的身躯再配上其它闪光发亮的装饰品,显得格外威武英俊。

4

珞巴族传统服饰

珞巴族男女都喜爱系一条考究的腰带,有藤编的,皮革制作的,也有用羊毛编的,并织有各种彩色图案。腰带除用来扎系衣裙外,还用来悬挂小刀、火镰和其它铜、贝制作的饰物。

 
 
 
敖包文化
[ 2014-8-17 14:11:18 | By: 刚吉里 ]
 

蒙古族传统的敖包文化

在蒙古草原,经常可以看见大大小小的敖包,“敖包”是蒙古语的音译,“堆子”、“石碓”或“鼓包”的意思。

敖包的形式,各地区大体一样,即在圆坛之上,积石为台,台基上面分成大、中、小三层,重叠成圆锥体,周围涂一白垩,使之坚固。形似烽火台,高约十余丈。遥望如尖塔,直入云霄。平时任风雨吹淋。设有敖包的山陵或山丘,一般都是地势宽广,风景优美的地方,而且便于举行文体游艺活动。

敖包的数目,各地不等。有的是单独的一个敖包;有的是群敖包,即7个敖包并列,中间为主体,两旁各陪衬3个小敖包;也有一个大敖包居中,东、南、西、北各陪衬3个小敖包,成为十三敖包群,汉人称为“十三太保”。

敖包的种类也很多,按年代分,有的地方有成年人崇拜的敖包;按地域分,有的归一屯所有,有的归数屯所有,或一家所有,或一旗共有之。

蒙古族祭祀祭敖包,有各种传说。有的说,敖包就是神的化身,是什么神说法不一。有说是代表山神的,有说是代表水神、龙神,也有说是代表庙神或祖先的。

崇拜、祭祀、赞美的诸神,首先是天神腾格里,然后才是其他诸神。而祈求神灵的是:赐予幸福,消除恶魔。

那木吉拉在《浅谈蒙古族的敖包祭奠》一文中介绍的敖包赞词写道:

在蒙古族传统信仰中,天神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因为他们坚信是天神赐予了其赖以为生的牲畜。据宝斯尔《鄂尔多斯风情录》:在蒙古民族的传说中,马是天上的仙女头上落下的宝钗变成的,因此马是天上降下来的神骘。

生育万物的天神当然关系到人类的繁衍,蒙古牧人认为是天神赐予了人类以生命。为了牲畜的繁衍和人类生命的诞生和延续,人们祈求天神攘除各种灾难以保障作为其食物来源的动物的丰盛富足和人类自身的繁衍无尽。而崇拜高山成为蒙古族崇拜天的同义语,在戈壁草原上,高高耸立、连绵起伏的崇山峻岭都是他们崇拜的对象。

蒙古族对地神的崇拜是在对天神的崇拜下产生的。古代蒙古人认为,每个地方都有专管该地的神祗,叫乃布达克、沙布达克,译为风水,此为主管该地的灵魂。

对地神的祈求与对天神的祈求是同样的。而且,蒙古族对地神的崇拜也与山神的崇拜联系在一起,认为高山是地母的乳房。

敖包是由土石与树枝组成的,关于这一点,邢莉在《草原文化》一书中认为,这与蒙古族崇石崇柳的习俗有关。蒙古族有“人自石出”的神话传说,在阿勒泰的史诗里有“孤儿英雄,你的生父是硕大的石头”的描绘。在英雄史诗《江格尔》里写道:“白音查干巴特尔,他的父母都是石头”。并且很多英雄的脐带是用火镰石割断的。

敖包祭祀大致有血祭、酒祭、火祭、玉祭四种。

血祭,就是把自己家最好的肥牛、肥羊宰杀之后,恭恭敬敬地供奉在敖包前。如今,这种祭法是很少见了。

酒祭,就是把鲜奶、奶油、奶酒,一滴一滴地洒在敖包前,祈求幸福。在蒙古包做客,常见主人在喝酒之前,要以手指蘸些酒,弹向东、西、南,表示敬神。

火祭,就是在敖包前,烧一大堆干树枝,或一大堆干牛马羊粪,祭祀各户走近火边,排列成队绕火三圈,并念着自家的姓氏,供上祭品把全羊肉投入火堆里一同燃烧,烧的越旺越好。蒙古族的萨满教认为火是最圣洁的,因而以火祭敖包。

玉祭,在古代玉是很贵重的,它常常是奉神的供献品。在远古的祭祀和招魂中成为仪式法器,是人神相同的桥梁。蒙古族在祭敖包时,也有这种礼俗。

 
 
共 64 条记录<<<1234567>>>
 
模板制作:才旦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