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刚吉里的博客
 
 
时 间 记 忆
 
用 户 公 告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链 接
 
博 客 信 息
  • 日志:64
  • 评论:21
  • 留言:1
  • 访问:100840
 
 
 
 
藏民族社会观
[ 2012-10-16 9:05:13 | By: 刚吉里 ]
 
    社会,是以一定的物质生产活动为基础而相互联系的人类共同体,在现代意义上,社会还应包括人类共同体建立于相应的物质基础上的上层建筑。社会观则是社会在人们头脑中的反映,属于思想意识范畴。社会观是人们对社会的基本看法,也是人们对社会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状况的反映;对个人目标和社会关系状况的期望;对社会生活中的善与恶、得与失、美与丑的基本判断、立场和选择。

    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由于人们的居住环境、文化传统、社会心理和生产生活方式不同,所以在怎样认识和参与社会,如何建立和谐社会等方面,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实践与经验。也就是说,各民族在社会观等社会认知方面存在着一定的差异性。
 
    在藏族历史上,最早的社会组织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而建立的氏族社会。虽然氏族社会的规模小、实力弱,但能把分散的家庭团结在一起,使人们在生产上能相互帮助,生活上能相互照应,在抵御外部入侵和战胜自然灾害等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氏族社会已渐渐不能满足藏区社会发展的需要。约在公元前500年,出现了以地缘关系为主而建立的部落社会,继而由几个、数十个或上百个部落联合起来,缔结为部落联盟。公元7世纪初,以吐蕃本土部落联盟为主体,建立起了强大的吐蕃王朝。直到公元9世纪,在吐蕃王朝解体后的相当长时间里,藏区不少地方仍然延续了部落社会模式。

 
图片分享:

位于西藏山南的藏王墓昭示着吐蕃王朝昔日的辉煌

    藏族部落实行民主管理,以家庭为单位,统一组织生产劳动。部落内部的人们信守共同的承诺,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部落成员有平等竞争的机会,并尊重个人的成就。虽然部落社会仍属于较原始的社会组织形式,但对其成员来说,仍具有一种归属感和安全感。为了维护部落社会的群体利益,部落民众还通过集体讨论制定了不少习惯法。从内容上看,习惯法涉及部落的组织形式、成员的行为规范、具体要求以及惩戒办法等,故在处理部落内外部关系、调整各方利益和衡量是非善恶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从纵深层面看,这些习惯法已包含了人们对社会的基本看法;对如何处理个人与社会、个人与集体关系的态度,甚至涉及到相应的伦理道德等。然而,社会变化决定社会意识的变化,社会意识又对社会存在具有能动的反作用。社会观作为一种思想观念,必然会随着经济文化的发展而产生变化。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藏族原始宗教苯教尤其藏传佛教的形成并传播以来,对藏区社会、对藏人的社会观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总的看,社会观集中地表现为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之间的关系问题,也就是社会成员怎样对待社会、怎样处理社会利益与个人利益矛盾的问题。在藏人看来,社会利益与个人利益在总体上是一致的,而且社会利益是个人利益的基础,没有社会的稳定有序,个人利益就无法得到保障。因此,倡导人们一定要把社会利益放在首位,以社会道德规范个人行为,在推动社会发展中获取个人的正当利益。基于这种认识,藏民族的传统社会观集中地表现为平等、诚信、奉献、包容和乐观等。

    平等。平等涉及诸多领域,包括民族平等、种族平等,社会成员在政治、经济和法律等方面享有平等的权力和待遇等。而民族平等是人类的共同的追求,也是最重要的理想和目标。历史上,藏区多次爆发反抗外来势力的政治压迫和经济掠夺、反抗封建统治和民族歧视、反对扩张主义和内部分裂主义的斗争,藏族民众以不怕牺牲的精神,争取民族平等,维护祖国统一。无疑,民族平等也是民族团结的基础,只有民族平等,才有民族团结。即是在社会内部,有了社会成员在社会、政治、经济和法律等方面的平等,才能够团结起来成就事业。长期以来,藏民族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奋斗精神,已成为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得以延续。

    诚信。藏族人认为,诚信是一种修为,是为人之根本。讲诚信,就是要做到真实无欺,既不自欺,也不欺人。对他人要开诚布公,不隐瞒,不欺骗。拿一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要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做老实人,以真情面对社会。在社会交往中,讲诚信的人会被社会接纳,遇到困难有人帮;而不讲诚信的人则会孤立无援。一直以来,藏族人视诚信为一种道德修养,认为以诚信对待社会、对待他人,是一个人讲道德、有修为的表现。以诚交友,才称得上挚友;以诚经商,才有公平可言。只有人人讲诚信,才会有诚信社会。

    奉献。社会为每个成员展示自己的才华提供了舞台,也为每个成员带来利益。在现实社会中,个人生存所需的一切,只有通过社会才能获得。然而,人不仅有“获得”的权利,更有“付出”的责任和义务。社会的进步,国家的繁荣要靠大家的努力,靠每各人的劳动付出。生活在社会上的每个人都扮演着一定的角色,而无论什么角色都承担着服务社会,奉献社会的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说,奉献社会就是对人生角色饰演责任的完成。藏人认为,对社会的奉献越大,个人的收获就越多。乐于奉献社会的人,不仅会受到社会大众的欢迎,也会使自己活得有意义,生命更有份量。恰恰相反,一个人一旦离开社会,就如同“苍鹰离开蓝天,蛟龙离开江河”,根本无法生存。只知索取而不讲奉献的人是无法融入社会的,藏族社会对此类人向来是鄙视的。

    包容。藏族社会认为,包容是一种境界,一种修为,更是团结的前提。故而,历来将包容、和善作为一种社会美德而加以褒扬。说到包容,首先是容人,也就是要团结他人。团结他人需要一种境界,“要有比草原更宽广的胸襟”。提醒人们,在与不同民族、信仰的人相处,与不同学识、才能和性格的人共事,一定要保持一种包容、宽厚的心态。进而认为,只有包容才能给人以心灵的温暖,才能赢得朋友。包容,不仅仅是容人,还要容事。一个人无论处理自己的事,还是处理他人的事,不可能做到事事如意,件件称心,总会遇到一些不满意、不愉快的事。因此,我们每个人尤其官员一定要有点儿雅量,甚至要有包容他人的过错的雅量。包容他人的过错,并不是鼓励他人去犯错,而是给人以改错的机会。如果拥有包容、宽厚的思想境界和处世态度,那么何愁人们之间不能相互理解,何愁事业不成。
 
    乐观。在通常情况下,乐观被认为是一种人生态度。其实,对生活在社会群体中的人们来说,乐观也是一种处世态度,是面对社会的微笑。有哲人曾说,藏族是一个乐天派的民族,是一个有着幽默、豁达、豪放个性的民族。其实,这与藏人的处事态度有关。藏族人认为,勤奋创造生活,快乐享受生活,是苍天赐予每一个人的权利,每个人都应在乐观、洒脱中度过一生;而不是在郁闷、埋怨和愤恨中度过一生。人生短暂,生命无常。生活在社会上的每个人都应珍惜短暂的生命,珍惜大家相聚的时光。说到乐观,人们还会联想到藏民族的能歌善舞。其实,藏族传统舞蹈无论是果卓、弦子舞还是踢踏舞,基本上都是一种群体性的、自娱性表演。这种舞蹈即使人们的平凡生活诗意化了、浪漫化了,又使人们相聚在一起,共同享受快乐。藏族人所看重的是,社会成员之间的沟通与情感的交流。从审美的角度看,藏人的这种阳光心境,乐观、豁达的精神品格,无不孕育着自由的人性,拓展了人们的生存时空。这种乐观生命的冲动,恰恰是一种和谐的人生状态。

 图片分享:

在藏人看来,社会利益与个人利益总体上是一致的

    社会观一词的涉及面广,含义比较宽泛。社会观与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等既有区别,又有一定的联系,很难用一条线截然划开。比如,世界观包含了社会观,社会观则是世界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另外,在不同的文化视野中,社会观的内涵也有所不同。笔者有时感觉,越是司空见惯的一些概念,越是难以对其下一个明确地定义。更因笔者的理解和认识能力有限,恐有混淆或挂一漏万。

    最后还要补上几句话。 ,包括此前见网的《藏民族的传统人际观》和《藏民族的传统生态观》,连同这篇《藏民族的传统社会观》在内,笔者的三篇拙文与各位网友见面。其实,在有限的篇幅里要讲清这些问题是十分困难的,但大多数读者又不愿看连篇累牍的文字。为此,我们能否以准确、简练的文字将藏文化介绍给大家,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央金泽兰
[ 2012-10-4 15:26:56 | By: 刚吉里 ]
 

 

 

 

 

 

 

 
 
 
藏羚羊
[ 2012-9-25 19:18:26 | By: 刚吉里 ]
 
卓乃湖边瘸腿的狼,警觉地注视着人和车


库赛湖边偶遇大熊

  2004年,陆川拍摄电影《可可西里》;2006年,藏羚羊踏上北京奥运会“申吉”之路;2011年,央视拍摄纪录片《藏羚羊:万劫不复之路》。
  可可西里和高原精灵藏羚羊渐渐走入更多人的视线。然而了解越多,牵挂也越多。作为地球生物链中不可缺失的关键一环,藏羚羊种群如今在以怎样的速度代代繁衍,人类的各种活动对它们的影响究竟多大?7月底,记者前往4.5万平方公里的青海可可西里国家自然资源保护区,在这片无人居住区,与小藏羚羊“交谈”,与志愿者沟通,向管理局人员和专家请教,试图得到更多的答案。

        高原精灵的回归:10年间从2万只增到6万只
  青藏公路旁,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海拔4475米,内设高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几百平米的栏杆围护,外面有藏獒、野牦牛间歇出没,里面是5只才出生20天的小藏羚羊。
  “唉~鸥~~”,远远地,听到被志愿者称为“羊爸爸”的工作人员的招呼,本在悠闲嬉戏的5只小羊迅捷地从几十米外向我们记者团跑来。5米开外时,“羊爸爸”示意大家不要动,把手里的奶瓶发给了记者们。这些母亲已被天敌吞食的“孤儿羊”,每天必须喝三瓶牛奶才能存活。5只小羊或跪或盘在你的膝下,奶瓶被牢牢地咬住,记者指尖能感受到小羊们对食物的渴望;而与你相触处,棕黄色毛下的体温温暖着肌肤,那双会说话、有些警觉的如水的眼睛让你顿生怜爱之意。所有的照相机都在“忙碌”。牛奶吃完,小羊们很快离去,前后不过5分钟。
  这样人羊亲密场景在1990年代是不可想象的。藏羚羊的羊绒暖和而轻柔,被称为“软黄金”,它被织成“沙图什”(一种披肩)作为奢侈品流行于欧洲的上流社会,因此,那个年代,可可西里盗猎者极为猖獗。据可可西里管理局副局长肖鹏虎介绍,1989年青海地区的藏羚羊只剩2万只不到,但同期被猎获的羊皮也多达2万张。而藏羚羊是一年一胎生哺乳动物,孕期长达200天,眼看濒临灭绝。1992年,藏族人杰桑·索南达杰成立了“西部工委”,用武装斗争的形式开展了艰苦卓绝的可可西里地区生态保育工作。1994年9月18日,这位40岁的汉子与盗猎分子搏斗中将最后一滴血留在了太阳湖。
  1997年,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成立,巡山和保护站建立工作进一步加强。由于国际市场的“沙图什”买卖平息和反盗猎力度加强,2006年后就没有恶性盗猎事件。在4.5万平方公里内,包括藏羚羊等5种一级保护动物在内的共31种动物得到了繁衍和种群恢复。“藏羚羊的数量目前以每年15%的速度在增加,现在青海境内的已经有6万多头。”2012年7月24日,由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青海志愿者协会、安利青海分公司共同发起组建的“安羚基金”捐赠仪式上,可可西里管理局副局长肖鹏虎告诉记者们。
  20年来,爱立信中国、恒源祥集团、亚信科技有限公司、安利公司等民间力量,以及数以万计的志愿者也不断加入藏羚羊的保护行列。5个保护站——不冻泉、五道梁、沱沱河、卓乃湖、索南达杰的设施在不断优化。记者所到达的索南达杰保护站,活动板房、瞭望塔、风光互补发电装置都是由志愿者在10年前来0搭建的,而藏羚羊集中产崽地——卓乃湖站,也在2010年增添了卫星定位监测、视频监控、卫星传输数据等高科技设备。就在记者停留在索南达杰保护站的8小时内,不断有旅游者前来参观“展览中心”,也有“全副武装”的摩托车驴友前来借宿,常年只有3、4个人轮转的保护站工作人员忙得不可开交,管理局招募的志愿者自然变成了不可或缺的好帮手。

 “我是百里挑一后的候补者。”电话另一头,西宁人何建洲,37岁的安利营销人员,口气里透着幸运。今年6月29日,他在五道梁保护站工作了一周多。
  在因故中断了6年志愿者招募工作后,2011年,安利环保公益基金资助,委托安利青海分公司与可可西里管理局签订合约,启动了“让藏羚羊安全回家”环保志愿者活动,并得到全国环保志愿者的热烈响应。2012年夏季,已是第二批次的受训志愿者入保护区。何建洲告诉记者,仅安利公司内就有300到400人报名,最后只选中了3名,因为其中1名临时有变,何建洲从替补志愿者变成了真正的志愿者。
  高原缺氧反应引起的头痛和晚上无法入睡,是志愿者普遍面临的困境。然而比起高原反应,让志愿者们愤怒的是在青藏公路上的司机们无知的鸣笛。
  “我们每天去五北大桥,日出而出,日落而归,就守候在青藏公路边上。等待羊群过来,然后守护公路,让过往车辆暂停行驶。”因为无法判断藏羚羊的行踪和“意愿”,很多时候志愿者只能一整天守候在那,饿了就吃随身带着的干粮。何建洲和同伴们,在一周内看到了1000头藏羚羊,但只护送了500多只过公路。
  据西北濒危动物研究所吴晓民介绍,每年夏季,从青海三江源、新疆阿尔金山、西藏羌塘三地约有3万头母羊会集结到可可西里腹地卓乃湖集中产崽。而从三江源来的一支藏羚羊队伍要长途跋涉往返长达370公里,除了要经过沼泽、雪山、楚玛尔河等自然险境外,最大的难关就是要从五道梁保护站附近的五北大桥穿越后,翻上青藏公路,最后才能回到栖息地曲麻来县地区。
  “藏羚羊特别胆小,对人很警觉。我们不敢离他们太近,也不敢穿鲜艳的衣服。”2011年的首批志愿者、安利青海分公司公共事务主任、29岁的陈媛,曾经护送几千头藏羚羊过青藏公路。她告诉记者,虽然离开羊群至少有10米左右,但她觉得自己的工作很神圣。
   何建洲向记者仔细描述了他见到的藏羚羊的警觉性。通常,有一头很健硕的母羊是羊群的头羊,往往一个家族只有100只规模,它们边吃草边游走,一旦头羊发出方向指令,群羊就会跟随。这样不同的羊群家族,有时会慢慢聚集起来成为一大片。“但是,是否过马路,头羊要逡巡很久。少则2、3个小时,多则7、8个小时。”何建洲说,有时羊群干脆等到半夜和凌晨过公路,即便如此小心,在月黑风高的半夜里也常常有藏羚羊被飞驰而过车辆压死。
  管理局的巡山队员说,青藏公路翻修后画上了黄线。对这个新鲜事物,头羊徘徊了良久,最后,一跳而过,所有的羊也跟着一跳而过。随着青藏铁路的通行,2008年4月,中科院动物研究所杨奇森研究员在《自然》杂志发表论文,证明藏羚羊正在逐步建立与人类的信任。尽管如此,志愿者们并不乐观,何建洲向记者抱怨:“苦苦守了五天,当一群藏羚羊正准备过公路时,过路卡车一鸣笛,羊瞬间四散,一只也不见了。”何建洲诉说时非常气恼,恨不得拉下司机狠狠揍一顿。
  “司机们并没有这种意识,在自然保护区,野生动物要比人更重要。”陈媛推测这些司机的心理,其实,在青藏公路穿过可可西里保护区路段,志愿者和管理局人员已经多处竖立警示牌,但遗憾的是,很多司机依然我行我素。

  
        如何保障巡山安全?如果4.5万平米内有直升机
  “听说,有位企业家要捐一架飞机。可是,飞机要有飞行员,还要养护,没那么容易。”被问到巡山队员的安全时,可可西里管理局副局长肖鹏虎的语气里五味陈杂。管理局有正式编制35人,总部在格尔木,由于高原缺氧,保护站的派驻人员半月轮换一次,但是,显然很多工作还是完不成,因此,外聘了10位编外人员。管理局党委书记才达认为:“对巡山队伍来说,青黄不接是挑战,年轻人普遍不如老一辈能适应高原反应。另外,高原的天气变化实在是深不可测。”
  巡山,是管理局的重头工作,不仅要勘测地貌变化、保护区动物生存状况、监测水质,而且要密切阻防近年来密集出现的挖金团伙。
  “我去卓乃湖时,就遇到了巡山队员的车出问题了。”2011年6月6日,在索南达杰保护站8天后,安利志愿者陈媛和西宁晚报记者同去了海拔4900米的卓乃湖。在路途中,她得知巡山人员在太阳湖附近车子陷在泥沼里,救援队员一去就是两天。由于保护区绝大多数地方没有路,车子一般都走车轮压过的地方,但是,大雪一旦化了,便是遍地泥泞。见证了一天中下雨、下雪、天晴各种气候的陈媛说:“路况不好时,一小时30公里都走不了。”“巡山队员都是以兄弟般的友谊互救而归,因此每次出发时的拥抱都很凝重。”何建洲目睹了告别一幕,至今记忆犹新。近年来,保护站添置了卫星电话,巡山队员已能及时求救了。
  2011年6月7日,陈媛一行到达卓乃湖站。“卓乃湖附近竖立了360度旋转的摄像头,所以,在刚修好的板房内的电脑前,我看到一群群藏羚羊在环湖跑,非常壮观,我猜大概在做产前运动吧”。不久,警觉的陈媛从屏幕里发现了一只瘸腿的狼在雪地里,她马上和同伴驱车前往。狼很警觉地注视着车,片刻后,它跑远了。“如果有更多的监测探头,那么我们可以在藏羚羊产崽期,发现更多母亲被天敌吞食的‘羊孤儿’。这就需要更多资金。”陈媛告诉我们,索南达杰站的小羊就是因摄像头发现被救助下来的。可是,卓乃湖非常辽阔,一个摄像头显然不够。
  在这片无人居住区,陈媛还发现了藏人祈福的玛尼石堆,她希望这吉祥的图腾也能保佑藏羚羊和高原野生动物平安。
  近年来,科学家通过佩戴项圈的跟踪,以及其他各种实地研究,已经破解了藏羚羊的诸多秘密。比如2009年,青海大学格日力教授花7年时间绘出基因组序列图谱,发现藏羚羊体内有4个气囊,奔跑时喷出的气体能助推它的速度达每小时90到100公里;藏羚羊的肺大于其它高原动物,因此能适应高原缺氧气候;它们的基因组大小与人类相似,约有2.4万个。但是,为何藏羚羊每年冒着被天敌吞噬的风险执着地赶到卓乃湖集结产崽?为何公羊从来就是守在原地不同往?对于这些问题,尽管有很多推测,但是至今没有找到有力证据。科学家们更多倾向,藏羚羊是通过这样一次艰险的“朝圣”般的产崽迁徙,来锻炼幼羊,纯洁种群,保护物种的优势。
  对科学家而言,破解更多的藏羚羊的秘密,将有助于人类保护稀有的动物,而百里挑一的志愿者则是这些高原精灵的第一批社会守护者。
  从可可西里回来后,陈媛常常会梦到望不到边的卓乃湖,白雪皑皑昆仑山下,一群群的藏羚羊环湖而跑,轻盈、矫健、优美,有时,她也会梦到被惊吓的藏羚羊瞬间逃散。
  她在博客上写道:可可西里留住了我的灵魂。我真想第四次走进这片世界的净土,对可爱的藏羚羊说——“让我送你们回家。”

 
 
 
白塔寺里的八思巴塑像
[ 2012-9-16 17:58:00 | By: 刚吉里 ]
 
  供奉在北京白塔寺内的八思巴塑像(图)
 白塔寺也叫妙应寺,位于北京西城区阜城门内大街。山门临街,寺院占地面积不大,被一些建筑物围得死死的,街面上只能见到北塔塔顶,进了山门顺中轴线向北有两栋大佛殿,两侧有些配殿,白塔就在两栋殿堂的后面中央。这是一座庄严宏伟、光彩夺目大白塔。是迄今我所见到的塔中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藏式古塔。也是元帝国大都保留至今的最重要的标志性建筑之一。据介绍这个大白塔是于1271年元朝皇帝忽必烈决定兴建的,是元大都建设的重点工程之一,由八思巴大名鼎鼎的弟子尼泊尔工匠阿尼哥负责设计建造的,塔体为砖石结构,宝瓶式,通体洁白。高50.9米,由塔座、塔身和塔刹组成。塔座为三层须弥座式,塔身为覆体式,塔刹由硕大的下大上小的13重相轮托起一个直径近10米的巨大的华盖,其周边垂挂着许多风铃,刹顶为铜制鎏金的小佛塔。物移星转,800多年来白塔经历了多次灾难,特别是至元顺帝年间遭雷击严重破坏,明朝当皇帝还是宽容的,给白塔进行了修缮,信奉佛教的大清当然不用说,不仅多次维修,还在塔中藏入了许多珍贵的藏传佛教的塔藏之物。新中国成立后也进行了修缮。所以这个承载着厚重历史文化的白塔今天依然矗立在这里,在向天下的人们昭示中华民族历史的沧桑。
     我想拍几幅白塔的“全身”像,但塔周边的空间太狭窄,找不到好角度,只能从前面的佛殿缝隙里拍照,拍不出塔顶宏伟高大的风采。若能到寺院东南角度药店的二三楼肯定是个好角度,但陌生人肯定不让上。
     白塔寺的藏族文物古迹,除了这个大白塔外,这里还有个“藏传佛教造像艺术馆”。进山门是天王殿,其后是意珠心境殿(也叫七佛殿)。“藏传佛教万佛造像艺术展”的展厅就在这里。书柜式的佛龛里摆满了元明清三朝藏式佛像,据说有近万尊。佛像排列整齐,琳琅满目,进了这个佛堂就好象进了一座艺术殿堂。这里展出的佛像数量之庞大、种类之繁多、年代至久远、地域之广在全国是罕见的。也可以说是举世罕见的藏式佛像艺术宫殿。可惜,展厅太小,摆放得太密,光线也太暗。我不懂佛像艺术,只能认出常见的一些藏式佛像,其实同一佛像在不同时期及不同地域有不同的造型,很难辨认。藏式佛像藏族本地造的仅仅是一部分,藏区主要是古格王国和拉萨日喀则造的,大量的是尼泊尔、印度、蒙古、内地等地所造。
这个佛殿正中还供奉着忽必烈、八思巴、桑格和阿尼哥的塑像,塑像较大,比真人还大些,形象十分逼真。色彩鲜艳,好象是新塑的。忽必烈(1215---1294)大家再熟悉不过了,是大元帝国的创建者,他于1260年继任汗位(第五代)1271年改国号为元,成为第一任大元帝国的皇帝。是在他的手里初步奠定了中国疆域的规模。他统一的疆域比秦始皇大得多,其功劳完全可与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成吉思汗相提并论。他与我们藏族著名历史人物八思巴有特殊关系。1246年八思巴的伯父萨迦派教主萨迦班智达应蒙古阔瑞之邀请赴凉州会晤,共议西藏归顺蒙古汗国之事。1247年萨班给西藏各地方政教首领写信要大家顺应历史归顺元朝,这就是历史学家们所说的《萨班致蕃人书》。作为萨迦班智达的传人八思巴也参与了这一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4年后八思巴在六盘山与当时还是藩王的忽必烈相识,其渊博的知识和聪明才智赢得了忽必烈的赏识,并被尊为上师。后来忽必烈继汗位改国号任元朝皇帝后,封八思巴为国师,成为“皇天之下,一人之下”的“大元帝师”。4年后八思巴又被委以重任,负责全国佛教事务及西藏(当时称之为“乌斯藏”)事务。把吐蕃崩溃瓦解后部落割据的藏区又统一了起来,划分为13个万户。建立行政机关,为藏区的社会进步做出了贡献,为密切藏区与内地的关系作出了贡献。有趣的是这两位伟大的历史人物,过了800来年后的今天,将这两位伟人供奉在这里,在这里一起“共事”。至于桑格和阿尼哥这两位历史人物,恐怕许多人不大熟悉。伟大的藏族学者、政治家和宗教领袖萨迦班智达明察历史潮流,代表广大藏族同胞,同元帝国议定西藏归顺元朝后,不少藏族人物也参与了治理国家的工作。有些人还在朝廷担任了要职。除了八思巴和胆巴国师之外,还有宰相桑格。就是供奉在这里的桑格,阿尼哥也可算是半个藏人,他是八思巴的得意弟子,著名的建筑学家,在西藏建塔有功,被八思巴带到元大都推荐给忽必烈,建造了这座著名的宝塔,因此也供奉在这里。五台山的那座壮丽的白塔也是他负责建造的。他的大名就和这些宝塔一样永远留在中华大地上。                              
  八思巴(亦可写作“巴思八”)(1235或1239~1280生于款(hKhon)氏贵族之家,从伯父萨斯迦·班弥怛·功嘉监藏(Sa-skyapandita Kun-dgah-rgyal-mts-han)习佛典,精通五明。窝阔台汗时,蒙古军进入乌思藏地区,引起极大震动。   1244年,萨斯迦·班弥怛奉蒙古汗国的阔端太子之召,北上凉州,代表乌思藏各僧俗首领表示归顺(见乌思藏纳里速古鲁孙),八思巴从行,先期到达。1251年,萨斯迦·班弥怛去世。八思巴继为萨斯迦教派法主。1253年,在六盘山谒见忽必烈(见元世祖忽必烈),备受崇敬。当时,佛教与道教为争夺蒙古汗廷的信任,争夺权力和徒众,引起了一场激烈的论战。1258年,八思巴在忽必烈面前与道教首领辩论《老子化胡经》真伪,驳倒了对方。中统元年(1260),忽必烈即帝位,封八思巴为国师,赐玉印,让他统领天下释教。至元元年(1264),立总制院管辖全国释教和吐蕃僧俗政务,以国师领之。八思巴回到乌思藏,设置宣慰司等官衙后,返回中都(燕京)。六年,八思巴创制成以藏文字母为基础的蒙古新字(后人称为八思巴字),元世祖下诏颁行。八思巴升号为帝师、大宝法王。元世祖把乌思藏地区十三万户指定为八思巴的供养地。十一年,其弟亦邻真监藏嗣为帝师,八思巴本人返回萨斯迦,统治吐蕃。八思巴著有《彰所知论》等多种著作。所制八思巴字(见蒙古文字),以描写语音精确见长。八思巴著作甚丰,达30余册,其中以《彰所知论》最为著名。   其随从弟子辈,曾传来西藏造型艺术,并传内地雕版印刷术入藏。他对元代中央加强西藏地方行政建置,促进汉藏两族文化交流,起过重要作用。   
 
 
 

 

白塔

 

八思巴塑像

 

 

 

 

 

 
 
共 64 条记录<<<1234567>>>
 
模板制作:才旦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