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danzhijie741的博客
http://blog.amdotibet.com/12400/index.aspx
汉字改革的反思和出路---毛泽东对文字改革的思想遗产
作者:danzhijie741 时间:2015-11-28 5:16:39

评说:汉字确实是难,如毛所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汉字难不能不是文人说了算,而是文盲说了算。掌握了汉字之后肯定会有先入为主的文字难易观,而毛拒绝了中国传统文人的这种沙文和懒惰。毛的出发是人民需求和文字的科学性,但忽视了文字的法定性。法定性包括文化的传承性和文字字体的公共性以及社会普及中的宣传挫折和普及成本,渐进式的汉字改革埋葬了汉字一部到位的可能。 

   毛的简化有三方面遗产:

        其一是简单化,即常用字先行,简笔字现行,这个思路和汉字的科学改革有着重叠和矛盾,也放弃了汉字改革的法定性。但留下了两千多个简化字和三千多个常用字。

        其二是民族化,即方块先行,音节先行。但彼时的文字学理论尚为成熟,对汉字的整理研究没能进一步提升到语料计算的程度,设计出来的方块汉字与建生笔画的思路有冲突,而后期文人鼓捣的拉丁化则属于毛的妥协。但确实留下了汉字方块改革中的一大问题,即拉丁汉字的同音字区分或音节分词问题。这个分词问题成为汉字改革的关键点,不管是拉丁改革还是方块改革,汉字本身的单音节同音性质使得音节文字的区分成为改革成功与否的试金石。围绕分词,虽然部分改革爱好者展开了充分的讨论和研究,但事已至此,汉字的简笔化取得了不错的社会效果,教育界和大部分人对汉字注音式的半拉子改革方案也觉得满意了,就不必再伤筋动骨搞改革了。于是乎,汉字改革也就搁置下来了。随着毛的去世和周恩来的折中,改革也就不了了之了。

       其三是汉字的法定性和科学性思想。毛以农村改革出身,又以世界民族之林中的中国特色引以为傲。对汉字的法定性有着较为系统的思考。在前期主张一揽子改革计划,就是出于对汉字法定性的考量。设想通过一种平行文字制度,将汉字作为历史文化的公共性遗产保留下来,另一方面通过新创文字的科学性、民族化、系统化方案来接替汉字在“社会主义”政权中的普通民众的简易化文字需求,在扫盲和启蒙、文字的正式场合应用,将创新汉字作为新一代兼具书面“法定性”和社会“传播性”的新型印刷字体。但因为对汉字繁难的具体成因没有系统和针对的思路,尽管有科学性和法定性作为文字改革的思想依据,但文字改革毕竟是技术性大于思想性,而在后期的实践中逐步让位于扫盲和简单两个思路,对汉字的简化虽然有一定的进步意义,但没有了先前的科学性和法定性保障,对传统汉字的改革也使得本来就复杂的汉字遗产成为一场繁简汉字的法定性话语争论,给诸多文化人留下了“阉割传统”的隐痛,被指责造成两岸文字的割裂和新旧文化的断代。

        小结:文字的法定性和科学性:

        毛泽东设想要打造具有“社会主义”人民化的法定性文字,又具有“中国特色”民族化的战略性文字,并让新创文字通行于汉族主体和各个少数民族。将新创文字提升到现代性国家文字的层面,从而制定出对接传统汉字的法定性“中文”。

        但随后的文字改革无疾而终,继任者对文字的这种觉悟不高,没有政治上的迫切性,仅仅视为汉字的简化活动,动乱和贫穷也很快结束了这场改革活动,将文字改革视为文化大革命的糟粕,将具有积极进步意义的文字改革这个婴儿一同文革的洗澡水一同抛弃了。不得不说,一场国家文字战略运动最终湮灭,确实是很可惜的,留下的问题也很多。

       文字改革留下的问题主要有几点:

        一是汉字的法定性不高,对汉族而言,简化运动割裂了两岸,对东亚几国来说,也削弱了汉字文化圈内中国传统文化的软实力。对西方来说,世界范围的标准汉字没有指望了。满大人(繁体字)和普通话(简化字)成为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般的两种国际标准。五四以来那种以现代性、人民性立意的白话文运动和简化体运动只成就一半,中国大部分农民工还是识字率依然低下,高中毕业也不能算一个文化人,繁重的汉字学习精力让义务教育成了空头支票,初中毕业也不能算一个合格的社会主义“劳动者”,能够顺利看懂一本基层常用的工农技术手册。对少数民族学生而言,随着普通话成为国语,汉字并没有成为国文,而依旧是旧社会皇帝拿来给老百姓当愚民的文化工具和大汉族沙文手段,汉字作为汉族传统文化符号,成为一种带有明显落后文字特征的汉化符号,给少数民族没有半点政治上的法定性优惠。用汉字作为“中文”推广普通话,成为一场耗费巨大的公民教育和效果低下的国家建构。

       二是汉字的科学性不高,对汉族而言,简化或许够用,拼音辅助就能从母语教学和丰富的文字环境中习得汉字。即便如此,汉字本身具有的习得效率使得汉字成为义务教育中的硬伤,外国一年的拼读教育可以通读本国文字,汉字可能需要学到大学还没学完。外国正字课都是随堂教学,到小学毕业可能正字毕业,汉字书写可能到大学还是经常提笔忘字。汉字的落后使得文化教育背负了沉重的教学负担,也使得外族(国内少数民族和国外华裔及老外)对汉字望而生畏。老外不学汉字是他们损失,但少数民族也要背负这个负担就真不是一个国家该干的事情了。

       文字改革的出路在哪里?

        幸好,信息技术的发展将汉字的落后性消解了一部分,不幸的是,中文信息处理的发展也彻底掩盖了汉字的落后性。文人满足于输入法的改进,改革派也不用老调重弹说汉字不宜机械化了,但打印只是文字作为印刷体的出版程序,其教学和识读才是文字科学性的本质体现。如果大部分汉字守旧派仍不答应改革,在汉字的现实意义和法律层面上,在国家战略语言文字层面上,在义务教育的文字教学中,在对少数民族的汉字普及中,在对外国汉语爱好者的文化输出上,偶,区区在下觉得有几件事情大家可以商量和呼吁。

        一是国家层面,国家语委不用一律关停汉字简化的继续研究,文字作为一个国家的首要公产和物质文化,法定内涵和交流工具,交易红利和政治建构,任何研究都是有益的。幸好电脑字体技术的保障,对有文字改革经验的研究单位和个人,不用立项拨款,只要给个字体制作费就够了,要是做的不错可以再追加了。国家语委可以把关审核,成立个研究所。

       二是汉族层面,汉语拼音如今尘埃落定,但关于拼音的进一步改良研究还是不该放弃,传统十三辙和音韵学的好多精华内容尚未融入现行汉语拼音方案当中。拼音方案也在实践中凸显几个毛病。一是拼音长短参差不齐,书面上的排版效果差,参考宋体拼音的思路,把拼音弄短点,在汉字的注音启蒙中做到比较方块化的板式也是功德一件。二是可以考虑进一步优化实际音位和俭省普通话的音位。如o就可以取消了,替换为ue,in要恢复其原有的音腹写为ien,因为拼音不仅有注音功能,更重要的是揭示汉语特有的音位系统,现行拼音对汉字音律的揭示不够,诸多简写又没有音韵学依据和规范功能。要是搞好了,拼音的注音功能和显示效果就可以造福汉族义务教育了。

        三是少数民族层面,汉字作为中文虽然通行全国,但在少数民族地区造下太多的孽,民族自治区的汉语教学一直跟不上全国大部分地区是现实问题。可以考虑将科学性比较好的方块改革方案在一些经济条件较差的地区试行一段时间,作为与汉字具有法定平行关系的扫盲文字和基础教育阶段的入门文字,把汉字教学先放一放,换成新创方案有利于少数民族学童在农村汉语文氛围不高而汉语老师普通话不过关时,小学生的正式助读文字。当然了,新创汉字必须和汉字具有形声层面的系统对接和电脑技术上的转换技术,到初中和高中阶段,可以把“新汉字”和“旧汉字”进行系统“兑换”教学,现有的个别方案能满足这个需求,把汉字的所有声旁改成拼音方块就可以了,形旁继续保留,以便日后的汉字恢复性教学。如此一来,在少数民族基础教育阶段的汉字教学中,字形教学的负担减轻了,普通话就可以有更多时间学扎实一点了。

       四是外国层面,汉字的方块即是汉字民族化的形式特征,也是汉语单音节的视觉特征。但对外国拉丁化的国际标准而言就没多少市场了。而现有的汉字拉丁化改革方案可以作为对外教学中的一种辅助手段。在对外教学上,也把一种科学性教高和拉丁形式的汉字改革方案作为与汉字法律地位平行的汉字国际化标准转写文字,在对国外华侨和老外的具体语音指导上也有莫大的好处。其前提是,不仅要照顾上述汉字拼音改良方案和方块拼音汉字的改革优势,还有加上具体的声调才能更好地为根本没有汉语环境的老外提供最直接的教学援助了。

        总之,汉字改革进行至此,已经有诸多理论和实践上的成果,也有部分优秀的改革方案,与其白白浪费着,不如,实事求是,适应国家和社会、教育和扫盲需求在法律层面上多来点操作性和通融性,不隔断汉字的优秀历史传承,也能起到良好的社会效应,这将是汉字不仅作为汉族的文化遗产,更是作为国家的政治资源发挥其应有的公共资源效应。

       起码,少数民族同胞上考场、上会场,都该可以拿个新华字典,这点应该写入宪法,不要问为啥了,因为,你学的是母语,我学的是国语。

阅读全文(1603) | 回复(0)
登录后,你将出现在这里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