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guo多多的博客
http://blog.amdotibet.com/12415/index.aspx
另一种生活de缩影
作者:guo多多 时间:2016-4-10 22:27:32

                另一种生活de缩影

                       过舟.多本

                    (2016年410)

 

——缩影:叫人可怜的阿尼增乃一家

     第一次见到增乃吉奶奶(阿尼增乃),是我第一次到这个乡上班的同一刻。她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年龄约七十多岁,头发乱糟糟,衣服破烂不堪,几乎袒胸露乳,支一拐杖,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搀扶着。她碰到乡政府的每个干部,都会问:为什么她的最低生活保障金还没到账。我留意了一下,基本上乡政府的干部她都认识。问到我,因为初来乍到,不知怎么处理,幸亏,乡上的LMYZ和GXJ俩同事前来解围,我才得以脱身。后来,几乎两三个月阿尼增乃都会到乡政府来,每次回去时,她或多或少有些“收获”,好在阿尼增乃容易知足,哪怕十元钱,哪怕一件旧衣服。因为习惯了,后来的一年中,我渐渐的淡忘了这位眼镜奶奶的存在。

 今年三月上旬,连续下了四天的雪,有村民反映,有些山坳的雪厚度估计有80公分,牲畜不能吃草,交通严重瘫痪,村民无法外出,这样的天气里乡政府的干部们实在是悠闲自得。于是,那天下午几个干部提议“抓大头”,到外面买肉喝酒过阴天。雪天的乡镇街道是非常安静的,外面看不到一辆车,漫天雪花,刚到政府路口,远远看到一“黑点”向乡政府方向走来,当我们采购回来时,阿尼增乃说是在找Y乡长,我看到她的腰部以下基本粘着一片厚厚的雪,依然是她的孙女搀扶着,依然是脖子里挂着一个小袋子,里面依然装着她的银行存折和户口簿,令我惊讶的是,她是怎么来的呢?一个腿脚不便,年迈七十,冰天雪地,离乡政府有近二十公里。看到买来的肉煮熟还有一段时间,于是我请她俩到我办公室,刚一坐下,阿尼增乃开始讲她的历史,讲她去世的丈夫,诉说她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说她的生活保障金还没“打”到存折上......

看着信用社快要下班了,我马上把她领到民政干事和她们村的驻部村干跟前,再三叮嘱他俩一定要一起去信用社问个水落石出,并让他俩找车把她送回去。第二天早上,同事小y说要上报一个“干部结对认亲”贫困户花名册,也就是说,所有的干部都要帮扶几户贫困户,我便自告奋勇的选择了阿尼增乃,并向主管民政扶贫的SN副乡长询问全乡牧民中最困难的特困户,根据他的意思我再增加了三户。与此同时,同事们也纷纷从贫困户档案库中选择了自己拟结对的特困户。并且大家一致倡议清明节前走一遍所联系的结对户,之后,再慢慢商量帮扶计划。

阿尼增乃,七十岁,一家五口人,右腿残疾,精神偶尔不正常;女儿为重度残疾,智障,不能与人交流,三十几岁,一辈子未婚却有三个孩子;这仨孩子中的一子为轻度智障。我去她们家的时候,一家人前面摆放着一盆子,里面是青稞炒面拌的糊糊,而且全家老小脸上都粘着炒面糊糊,侧面问了一下村干部,说是因为不会做饭,一日三餐只靠青稞炒面糊糊,房子是几年前乡政府盖的板房。




 ——缩影之二:令人痛心的阿尼卓贝一家

前往阿尼卓贝一家的时候,刚好是午饭时间,一家仨口人在喝着熬茶,啃着馒头,我翻开锅盖,里面有还有一些类似面糊糊的剩饭。

阿尼卓贝,近八十岁,重度残疾,眼盲,耳聋,哑,丈夫去世;有俩儿子,老大lxj,重度残疾,不会交流,见人就笑(平时说的傻笑),缺乏常人的智力意识和辨别能力;老二zxj,耳聋,不会交流。问了村里人,也没人知道这俩兄弟大概的年龄,大概有五十多岁。因为一家三口都不会说话,除了看到的破房子外,几乎得不到其他信息。

这家不同于阿尼增乃,阿尼增乃有困难,至少会去找村干部,找乡政府。而阿尼卓贝一家三口因都是重度残疾,平时除了大小便,基本不出小土房子,更谈不到做饭。我走出这家后,一直纳闷阿尼卓贝一家的三顿饭是怎么解决的。最后隔壁有位老奶奶告诉我:卓贝是她妹妹,是她这位姐姐在帮着做饭。还告诉我,如果她这位姐姐健在的话,阿尼卓贝家的基本吃住没有大问题。如果去世了,那么阿尼卓贝一家,也就彻底完了。

一路上,我的心,不是一般的痛。一家三口重度残疾,忍受着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缩影之三让人怜悯的阿姐才贝一家

阿姐才贝,丈夫几年前去世,儿子又在前年的一起车祸中死亡,儿媳妇在丈夫去世后的第二年外出打工后就没回来,留下俩女儿在婆家上小学。阿姐才贝的女儿属于轻度肢残,因为需要照顾县城上初中的女儿,不得已到县城的一藏餐馆当洗碗工。这一家五口全是女性,阿姐才贝因家里接二连三,灾难频发,深受打击,精神恍惚严重,身体差,有间接性的遗忘症。尽管这家的三个学生都非常争气,学习勤奋,能够吃苦,班主任的评价也很不错,家中也摆放着很多获得的奖状。但三孩子心灵的阴影,始终存在。校园中贫富差距带来的自卑感无法逃避。

这是一家“天已塌下”,对生活不抱有任何希望和幻想,让人非常怜悯和无可奈何的人间缩影。


 ——缩影之四叫人可气的懒怂彭托

     藏族人中名字相似的非常普遍,我主动“结对帮扶”的第四户是个单身汉,叫彭托。到村里打问了一下,因为名字相似的多,差点就没能找到这位“亲戚”。最后,我把彭托的身份证复印件拿出来后,过路的村民才恍然大悟,领着我们去了彭托家。

    住房是用板房盖的简易房,两小间,庭院的铁艺栅栏从风格上可以看出是去年“美丽乡村”的配套项目。简易门紧锁着,我和snhq和wm在门口逗留了一会儿后,一致认为,既然到了家门口,就应该把带来的慰问品送进去。

当我们到窗户前时,眼前的情景让我非常的惊讶:只看到彭托斜躺在床上,床头前摆着一空白酒瓶,还有一瓶白酒,看样子刚打开不久,时间大概是中午两点多。打开门后,房间内的酒味令人窒息,彭托已喝的醉醺醺。我扫视了一遍房内,这与前面的三户截然不同。有沙发,有手机,有电视,有DVD,有烧水壶,有新式高档炉子,墙根摆着三箱高级桶装方便面。炉子旁边斜放着一袋面和一袋米,我问为什么不把米和面收拾一下。他说:“那是春节期间乡政府的慰问品,因为原先的米和面还没吃饭,所以也就没‘搭理’这俩小东西”。于是乎,噎着我了......

     之后,我打问到,彭托,四十多岁,五保户,懒的没边,视酒为生命,天天把自己锁在房子里面喝酒,目前已是酒精中毒。还有村民认为,不应该让他享受五保户的政策,是一典型的烂泥扶不上墙。

    以上这是我“结对认亲”的四户特困户,尽管为数不多,也不能一览众山,但也反映出了造成牧区家庭困境的某些原因--有的是多残疾无劳力,与生俱来的煎熬,无法与命运抗争;有的是天灾人祸,人去钱失,“塌方式”打击,摧垮的不仅仅是精神;有的是“膨胀式”超生,无证式婚姻,不能得到更多的政策救助;有的是门前无牲畜,人员无技能,收入不稳定。还有少数人因懒导致贫困,朽木不可雕的类型。

    

     

     

     

     

    欣慰的是,清明放假回来后,同事们的触动特别大,聊得最多的是如何力所能及的想办法,帮帮这些“水深火热”中的特困户,残疾户,五保户,断粮户。在他们当中,有给钱的,给衣服的,送电视的,送口粮的,解决孩子生活学杂费的,还有一些关系网较好的干部,已经联系了一些生意场上的老板,正在谋求更多的帮助。

     愿,众生平安健康幸福。

阅读全文(1703) | 回复(1)
标签:原创
登录后,你将出现在这里
RE:另一种生活de缩影
作者:扎西多杰 时间:2016-4-11 14:31:03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