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guo多多的博客
http://blog.amdotibet.com/12415/index.aspx
作者:guo多多 时间:2016-4-10 22:27:32

                另一种生活de缩影

                       过舟.多本

                    (2016年410)

 

——缩影:叫人可怜的阿尼增乃一家

     第一次见到增乃吉奶奶(阿尼增乃),是我第一次到这个乡上班的同一刻。她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年龄约七十多岁,头发乱糟糟,衣服破烂不堪,几乎袒胸露乳,支一拐杖,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搀扶着。她碰到乡政府的每个干部,都会问:为什么她的最低生活保障金还没到账。我留意了一下,基本上乡政府的干部她都认识。问到我,因为初来乍到,不知怎么处理,幸亏,乡上的LMYZ和GXJ俩同事前来解围,我才得以脱身。后来,几乎两三个月阿尼增乃都会到乡政府来,每次回去时,她或多或少有些“收获”,好在阿尼增乃容易知足,哪怕十元钱,哪怕一件旧衣服。因为习惯了,后来的一年中,我渐渐的淡忘了这位眼镜奶奶的存在。

 今年三月上旬,连续下了四天的雪,有村民反映,有些山坳的雪厚度估计有80公分,牲畜不能吃草,交通严重瘫痪,村民无法外出,这样的天气里乡政府的干部们实在是悠闲自得。于是,那天下午几个干部提议“抓大头”,到外面买肉喝酒过阴天。雪天的乡镇街道是非常安静的,外面看不到一辆车,漫天雪花,刚到政府路口,远远看到一“黑点”向乡政府方向走来,当我们采购回来时,阿尼增乃说是在找Y乡长,我看到她的腰部以下基本粘着一片厚厚的雪,依然是她的孙女搀扶着,依然是脖子里挂着一个小袋子,里面依然装着她的银行存折和户口簿,令我惊讶的是,她是怎么来的呢?一个腿脚不便,年迈七十,冰天雪地,离乡政府有近二十公里。看到买来的肉煮熟还有一段时间,于是我请她俩到我办公室,刚一坐下,阿尼增乃开始讲她的历史,讲她去世的丈夫,诉说她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说她的生活保障金还没“打”到存折上......

看着信用社快要下班了,我马上把她领到民政干事和她们村的驻部村干跟前,再三叮嘱他俩一定要一起去信用社问个水落石出,并让他俩找车把她送回去。第二天早上,同事小y说要上报一个“干部结对认亲”贫困户花名册,也就是说,所有的干部都要帮扶几户贫困户,我便自告奋勇的选择了阿尼增乃,并向主管民政扶贫的SN副乡长询问全乡牧民中最困难的特困户,根据他的意思我再增加了三户。与此同时,同事们也纷纷从贫困户档案库中选择了自己拟结对的特困户。并且大家一致倡议清明节前走一遍所联系的结对户,之后,再慢慢商量帮扶计划。

阿尼增乃,七十岁,一家五口人,右腿残疾,精神偶尔不正常;女儿为重度残疾,智障,不能与人交流,三十几岁,一辈子未婚却有三个孩子;这仨孩子中的一子为轻度智障。我去她们家的时候,一家人前面摆放着一盆子,里面是青稞炒面拌的糊糊,而且全家老小脸上都粘着炒面糊糊,侧面问了一下村干部,说是因为不会做饭,一日三餐只靠青稞炒面糊糊,房子是几年前乡政府盖的板房。




 ——缩影之二:令人痛心的阿尼卓贝一家

前往阿尼卓贝一家的时候,刚好是午饭时间,一家仨口人在喝着熬茶,啃着馒头,我翻开锅盖,里面有还有一些类似面糊糊的剩饭。

阿尼卓贝,近八十岁,重度残疾,眼盲,耳聋,哑,丈夫去世;有俩儿子,老大lxj,重度残疾,不会交流,见人就笑(平时说的傻笑),缺乏常人的智力意识和辨别能力;老二zxj,耳聋,不会交流。问了村里人,也没人知道这俩兄弟大概的年龄,大概有五十多岁。因为一家三口都不会说话,除了看到的破房子外,几乎得不到其他信息。

这家不同于阿尼增乃,阿尼增乃有困难,至少会去找村干部,找乡政府。而阿尼卓贝一家三口因都是重度残疾,平时除了大小便,基本不出小土房子,更谈不到做饭。我走出这家后,一直纳闷阿尼卓贝一家的三顿饭是怎么解决的。最后隔壁有位老奶奶告诉我:卓贝是她妹妹,是她这位姐姐在帮着做饭。还告诉我,如果她这位姐姐健在的话,阿尼卓贝家的基本吃住没有大问题。如果去世了,那么阿尼卓贝一家,也就彻底完了。

一路上,我的心,不是一般的痛。一家三口重度残疾,忍受着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缩影之三让人怜悯的阿姐才贝一家

阿姐才贝,丈夫几年前去世,儿子又在前年的一起车祸中死亡,儿媳妇在丈夫去世后的第二年外出打工后就没回来,留下俩女儿在婆家上小学。阿姐才贝的女儿属于轻度肢残,因为需要照顾县城上初中的女儿,不得已到县城的一藏餐馆当洗碗工。这一家五口全是女性,阿姐才贝因家里接二连三,灾难频发,深受打击,精神恍惚严重,身体差,有间接性的遗忘症。尽管这家的三个学生都非常争气,学习勤奋,能够吃苦,班主任的评价也很不错,家中也摆放着很多获得的奖状。但三孩子心灵的阴影,始终存在。校园中贫富差距带来的自卑感无法逃避。

这是一家“天已塌下”,对生活不抱有任何希望和幻想,让人非常怜悯和无可奈何的人间缩影。


 ——缩影之四叫人可气的懒怂彭托

     藏族人中名字相似的非常普遍,我主动“结对帮扶”的第四户是个单身汉,叫彭托。到村里打问了一下,因为名字相似的多,差点就没能找到这位“亲戚”。最后,我把彭托的身份证复印件拿出来后,过路的村民才恍然大悟,领着我们去了彭托家。

    住房是用板房盖的简易房,两小间,庭院的铁艺栅栏从风格上可以看出是去年“美丽乡村”的配套项目。简易门紧锁着,我和snhq和wm在门口逗留了一会儿后,一致认为,既然到了家门口,就应该把带来的慰问品送进去。

当我们到窗户前时,眼前的情景让我非常的惊讶:只看到彭托斜躺在床上,床头前摆着一空白酒瓶,还有一瓶白酒,看样子刚打开不久,时间大概是中午两点多。打开门后,房间内的酒味令人窒息,彭托已喝的醉醺醺。我扫视了一遍房内,这与前面的三户截然不同。有沙发,有手机,有电视,有DVD,有烧水壶,有新式高档炉子,墙根摆着三箱高级桶装方便面。炉子旁边斜放着一袋面和一袋米,我问为什么不把米和面收拾一下。他说:“那是春节期间乡政府的慰问品,因为原先的米和面还没吃饭,所以也就没‘搭理’这俩小东西”。于是乎,噎着我了......

     之后,我打问到,彭托,四十多岁,五保户,懒的没边,视酒为生命,天天把自己锁在房子里面喝酒,目前已是酒精中毒。还有村民认为,不应该让他享受五保户的政策,是一典型的烂泥扶不上墙。

    以上这是我“结对认亲”的四户特困户,尽管为数不多,也不能一览众山,但也反映出了造成牧区家庭困境的某些原因--有的是多残疾无劳力,与生俱来的煎熬,无法与命运抗争;有的是天灾人祸,人去钱失,“塌方式”打击,摧垮的不仅仅是精神;有的是“膨胀式”超生,无证式婚姻,不能得到更多的政策救助;有的是门前无牲畜,人员无技能,收入不稳定。还有少数人因懒导致贫困,朽木不可雕的类型。

    

     

     

     

     

    欣慰的是,清明放假回来后,同事们的触动特别大,聊得最多的是如何力所能及的想办法,帮帮这些“水深火热”中的特困户,残疾户,五保户,断粮户。在他们当中,有给钱的,给衣服的,送电视的,送口粮的,解决孩子生活学杂费的,还有一些关系网较好的干部,已经联系了一些生意场上的老板,正在谋求更多的帮助。

     愿,众生平安健康幸福。

作者:guo多多 时间:2016-3-22 21:07:39

                塔加藏庄色调                     

                      过舟.多本

                 (2016318日)

    

    塔加藏庄,从百度地图上显示,坐落在离青海化隆东部70公里,东北与民和县满坪、甘沟乡为邻,南与民和县杏儿藏族乡接壤,西跟化隆金源藏族乡接壤。是甘肃省积石山大河家和青海省官厅镇的交界处。离循化孟达天池有30公里,平均海拔3000米。因为这里干旱缺水,农不丰;因为这里地势险峻,牧不肥。

                       

                 第一部   土色塔加

     土色的塔加是寂静的。只要稍微有风,尘土便漫天飞扬,就像落在车窗玻璃上的一层土,灰蒙蒙,让人很不舒服。这与夏秋季节的风景截然不同,甚至让人怀疑,这里真的有过树林,有过绿草吗?那些满山沟的田地里真的种出过庄稼吗?即使到夏秋时季里草木茂盛的“陡峡”林,没有了叶子衬托,光秃秃的,貌似一个个孤独老人。人蹲在树下,只能听到飕飕的烈风声。爬到村庄四周的任何一个山顶姚望,看不到任何一丁点的绿色,土色的房,土色的山,土色的树,土色的路,土色的天,土色的麦场里还有那些个玩累了的土孩子们。

     土色的塔加是热闹的。冬季,也是乡亲们最悠闲的季节了,除了上学的孩子和转玛尼的老人们,清晨的藏寨是很安静的。七八点后,才能看得到稀稀拉拉的炊烟和小媳妇们去泉眼背水的景象了。哦,说到泉眼,在塔加,泉眼旁边是最热闹的地方,是小媳妇们扎堆聊天的地方,尤其是家里没啥重活的妇女们,聚在这里聊山外的世界,聊电视剧的剧情,聊谁家的男子麻将输了多少,聊谁家的虫草买了多少,聊谁家的媳妇礼金要了多少,只要是话题,她们就聊,一会儿叽叽喳喳,一会儿捧腹大笑,一会儿窃窃私语,早上八点来,跟放学的孩子们一起回家的小媳妇也为数不少哦。

 土色的塔加是悠闲的。冬天,去外出打工的男人们也都回来了,不管是收入好的,还是没拿到工钱的,都会聚集在村头的小卖部里,打麻将的,看热闹的,发牢骚的,讲段子的,喝小酒的,泡方便面的。此刻,小卖部的尕老板满面红光,开心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小男孩们在村庄里滑冰,直到太阳下山才会回家。要是下了雪,有些坐不住的年轻人想打牙祭,就会到对面的“陡峡”林里去下套捉野鸡,甚至有一些人到较远的山间去猎兔子,几个辍学的小男生们则拿着弹弓在麦场地里打觅食的鸽子。特别是到腊月,宰猪的,绣花的,纳鞋垫的,做发饰的,请“阿卡”到家念经消灾、祈愿来年如意的。土色塔加在一片悠闲中透露着其乐融融的满足和无限的惬意。

土色的塔加是寒冷的。山大沟深的特点就是“冬不暖、夏不凉”,这里的整个冬季基本上以“大风”扮演主角,充当老大。塔加目前有二百多户,房子外墙体多以石头砌成,内墙用木头,窗户均以单层玻璃,密封相当差。所以,哪怕把炉子烧的通红,全身仍感觉很冷。如果晚上睡觉,火炕烧热了也始终觉得脸部和耳朵根凉飕飕的。难怪有人玩笑:“在塔加,睡觉时候,戴着摩托车的头盔睡,才能保证不感冒。”尽管是笑料,但不得不说冬季塔加的杀伤力。

    土色的塔加是辛勤的。塔加跟青海的其他地方一样,四季不明,但,由于山大沟深,庄稼的成败完全靠老天爷的眷顾,因此,春节十五刚过,乡亲们就开始忙碌起来。将一年来积攒的畜粪打碾后,装在袋子里,用骡子托运到庄稼地里,待天变暖后,用古老的“二牛抬杠”方式耕地。这里只种植青稞、小麦、少许油菜和洋芋,没有什么经济作物。尽管一年下来,亩产不到400斤,属于典型的“入不敷出”,但谁也不会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成为撂荒地,哪怕路再远也会去撒上一把种子,要是谁家把地闲置几年了,就会认为是犯大忌,预示家门不幸,遭人嗤之以鼻。

         

                 第二部  绿色塔加

     绿色的塔加是生机的。河床的冰渐渐的融化了,风也变小了,天色开始变暖,种完庄稼的人们会选个吉祥的日子,去山顶煨桑,撒隆达,拉经幡,虔诚祈祷外出打工有个好的收入,之后,便浩浩荡荡走出大山,村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们。当然,劳动力紧缺的,就会到离村庄约十几公里的康格神山周边去挖虫草,挖草药,尽管收入不是很充盈,但也可以解决燃眉之急。说到这个,初春时候,个别乡亲家里跑出来的猪仔将会满村庄翻垃圾,去河边刨草根,啃树皮,有时候,三五成群,越来越多,好不壮观。

 绿色的塔加是美丽的。塔加的夏天完全可以称作是绿色的海洋了,让人无法想象这里的冬天会是那样“糟糕”。白天的布谷鸟,晚上的蛙鸣叫,夕阳下牧羊人的笛子声,构成了塔加夏秋的主题曲。晨昏的炊烟,上学的学生,背着箩筐、拿着铲草早出晚归的妇女是塔加整个夏天的三元素。每每忆起,乡愁十足。这个季节也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时节了,天变暖了,草变绿了,院子里的第一茬韭菜发芽了,有野果可以摘着吃,买酿皮的老奶奶和货郎哥也开始推着车子进村了,有野菜可以采来偷偷往外卖......

  

            第三部   红色塔加

塔加红,是来自于塔加妇女头巾的红,发饰加隆的红,脸庞肤色的红,对人热情的红。

塔加的女人们喜欢头戴红色头巾,那是区别与其他村庄最明显的标志之一,只要不是戴孝,中年妇女们很少摘取头巾把头发露出来,她们的腰带是红色的,她们的发饰是红色的,加隆镶有的珊瑚是红色的,她们脖子上戴着的引以自豪、为数不多的珊瑚也是红色的。

    塔加的女人是辛苦的,也是默默无闻的,从积攒畜粪,托到田里,从翻地到种植,除草,收割,碾场,磨面甚至做成食品,每个环节都是家庭妇女在付出。芳龄不过二十岁,她们的手磨成了茧,不过三十岁,她们的孩子却已小学毕业,不过四十岁她们的脸已皱纹斑斑。已过六十岁,却没有去过大河家(离塔加20公里的集镇,属于甘肃积石山镇,是老人们眼中最繁华的城市),没有走出大山,更不要提省会西宁。

 塔加的女人善良热情,执着朴实,积极向上,塔加的女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给自足,与世无争,从不嫌弃这里土地的贫瘠,也不怨天尤人家庭的条件,就像《高原女人》里倾诉的那样——高原的女人,犹如高原上的鲜花不需要呵护却常年灿烂美丽。因为,她们正在成为塔加藏庄的骄傲和依赖

 注解:(图片很多,可惜不会上传)

 

 

 

 

作者:guo多多 时间:2015-11-22 14:40:38

我路过 却再也没能回来

                    过舟.多本

(一)

五月如花

如此娇艳

五月如花

已是调零

 

我们相遇在五月

却犹如相爱万年的恋人

一个表情

一个眼神

最美的默契流露最美的爱

 

我们逛超市

进酒吧

下馆子

KTV

还有那个旋转餐厅

 

                              (二)

那时候

我们读懂了恋恋不舍

尝尽了相思之酸甜

那时候

你心里除了我就是沙子

我眼里除了你就是空气

                         

我们去过最远的一次是群加林场

只是路过也很幸福

我们去过最远的一次是青海湖南山

只是路过也很甜蜜

我们登过最高的山是东山坡

只是路过也很惬意

 

我对你有过太多可以实现的承诺

但时至今日

都已成为路过

 

而五月

一个午夜的电话

一个没有的故事

我路过

却再也没能回来

   还好吗

                                                20151120

作者:guo多多 时间:2015-11-22 13:31:55

塔加 请您坚守住百年藏寨的淳朴

         过舟.多本

             2015年11月20日

2015年6月13 日,“漫步马兰花滩·探秘百年藏庄”露营徒步大会在化隆县塔加乡正式拉开帷幕。

这是塔加第一次实实在在的掀起自己的面纱,面对世人。

这次,足以让我震惊的是,“钱”的力量实在是无限大。人的思想在钱的面前变化很神奇,作为我的亲人们,也无一例外。但,也可以理解。

非物质文化、民俗文化,乡村旅游等词汇雨后春笋般时, 塔加藏庄被外界媒体发现,并开始了宣传、开发。对好友们提出“即将消失的塔加藏庄”的说法,我回答:“塔加的乡亲们是值得信赖的,他们的淳朴、友好,他们传承600年的风俗民风不会随着时代发展而面目全非。”然而现实实实在在地给了我一个耳光。我醒悟,百年来,塔加能够保持这些独特的民俗风情,不是因为我们塔加的血液里流淌着民族的什么荣誉,也不是有了独特的眼光,仅仅是因为,太贫穷、太落后。只要有机会发展,他们也其他地方一样,毫无余力地会选择“同流合污”式的发展。这些,让我醒悟的时候,我情以何堪......

    旅游、民俗、文化、精神文明一旦由经济作支撑或将经济作为主推手,那么,这个带来的结果往往显得不尽人意。当然,乡村旅游开发的起步借助某个平台来搭建也无可厚非。我们发现在这次露营徒步大会上,看到了塔加尕洞磨石、塔加手工桦条篮筐、塔加手工藏靴等地方特产,还有那生态脆弱、植被不堪一击中挖出塔加虫草、野果和其他叫不上名的中草药。同时,各种档次不高、卫生一般、缺乏特色,摆布混乱的帐篷式小餐馆和小卖部也如雨后春笋般,到处都是。于是乎,我在想,经济大潮的推动下,布达拉宫式的塔加藏庄,还能保留多长时间?我曾为之自豪的塔加淳朴风情还能够保留长时间?塔加最让人向往的那些自然风光,还能保留多长时间呢?

    青海省民协常务副主席索南多杰老师说:“每一个村落都是一部厚重的历史,最大限度地保存与保护古村落就是在抢救我们的文化遗产。但是对于当地村民来说,民居的产权在自己手中,经济条件变好了,无论是从改善自身居住条件来看,还是从发展旅游、发展经济来说,拆了老宅建新房都无可厚非。发展与保护是一组永恒的矛盾,至今仍未找到一条合适的中间道路。保护古村落比保护故宫还要难。” 

    所以,百年藏庄,我想问问,当你的老宅子被现代的钢材、水泥、砖来代替,当你葱葱郁郁的生态被滥砍滥挖后的

黑土滩被代替,当那些石板路和错落有致的院子被硬化路代替,当你们煞费心机,开始把一杯开水换成人民币的时候,当你们开始操着生硬的普通话在拉客的时候,我想,还有谁前来这个普通的在普通不过的大山沟里呢,谁还能向往弄成不伦不类的藏寨呢?

    塔加,请守住百年藏庄淳朴的底线

 

 

 

 

作者:guo多多 时间:2015-11-20 14:45:18

楼主,我写的文章,作者名字怎么会成为其他人呢?

作者:guo多多 时间:2015-11-20 14:42:53

                       我在乡镇的六年

                          过舟.多本

                    2015年11月17日

    

    不知不觉,在不经意的留意时,又到了年末,看看床头的工作日记,才发现,自己在乡镇工作已经整整六年了。难怪,最近觉得特别累,精神一直处于低谷状态,得过且过的想法,慢慢围住了我,估计是因为被这么多年来琐碎的基层工作和身不由己的现状弄得精疲力尽了吧。这里,我不想谈我的工作经验,因为,压根我就没有啥经验可谈。我也不想诉苦、发牢骚,在这个竞争如此激烈的年代,能有这么个差事,已经算是一件幸事了。

   怀念那些曾经一起共事过的兄长们尽管,在基层,也就六年,但眨眼之间从单位提拔上去的,因工作需要调离本单位的,凭着自己努力考到更高职位的,到了退休年龄后已经退休的等等不计其数。跟着他们下村入户,参与过非常棘手的、法律之外“赔命价”的矛盾调处,参与过历史原因、部落原因引起的地界纠纷,也参与过涉及人员复杂、违章建筑面积特大的执法工作。环境卫生整治、旅游市场整治、邻里纠纷调解等诸如此类的事就不计其数,更不用说了。在参加这些群众工作的时候,老领导们流利的群众俗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方法,不紧不慢、掌握火候的出其不意点,法律、政策、风俗三者之间“令人咂舌”完美结合,无不透露着完美、有效、最土又最令人费解的领导艺术。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有时候,学历实在是一种苍白无力的东西。因为与他们的共事,成长路上并没有血的教训。所以,我非常想念他们,曾经的老领导们。

    怀念那些曾经一起共事过的同龄们。参加工作以来也换了几个单位,非常有幸的是我遇到了不遗余力帮助我的同伴们,并在生活中成了相互帮衬、肝胆相照的好朋友。这些同龄人们,在工作时,始终都是尽职尽责、勤勤恳恳,相互补台,不争夺成绩,不埋怨委屈,敢当最佳助手参谋,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对我的生活无微不至,当我的生活中发生灾难,最无助困难的时候,这些同伴成了我最坚强的精神支柱,不遗余力,毫不怨言,使我感受到了人生坎坷中的温暖。在我遇到喜事时,豪爽畅饮,不醉不归,流露出最真挚的喜悦和祝福,让我感受到同事间难能可贵的友情。

   今晚我要说,人生路上,岁月匆匆,请记得常联系。

   怀念曾经一起共事过得小弟小妹们。难以忘记的是,那些为了工作天天跟着我或爬格子或埋头苦干的小弟妹们。跟着他们,我可以更新老观念,学到新知识,至少不会出现“代沟”,不会让人觉得out了。看到一个个“树苗”茁壮成长,青出蓝于胜于蓝时,已经心露喜悦了。你们是最棒的。

   时至今日,发现那些所遇到的突发事件,当时弄得让人焦头烂额,度日如年,甚至绝望。而今天,回忆起这些经历的时候,始终觉得是一种宝贵的财富。

   今晚我要说,遇到你们是我的福分,祝福你们。 



 
作者:guo多多 时间:2015-11-6 18:16:14

                     手下留情是你最好的积德方法

                              过舟.多本          

                      (2015年11月5日)

     

    如果您到乡镇的窗口办事,请您不要动不动就投诉,也不要滥用你的手机拍照,也不要以为你是纳税人就可以谩骂他们,依法纳税可是法律规定,并不是除了你,我们就没纳过税。

     没有人想故意做错事,也没有人故意要去慢待你。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他们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更拼不起爹,他们只能拼自己。看见乡镇忙碌的窗口人员,你没有必要像对待敌人似的;他们一天天很累,不知反复要回答多少次重复的问题 ,且天天如此。还要不停地应付上级的各种检查。所以,请尊重这些为你服务的人,请不要用你的的情绪伤害为你服务的他们。

     在过去的一年,我们周围上门办事的有些人,特别是在遇到鸡毛大的事情,一旦稍有不满,就开启手机的摄像功能,就会摄录,就会铺天盖地的转发,就会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发泄。以表示自己的强大能量和不可触碰的自尊心。表面看起来,你是在维权,是在展示你的气场。其实,恰恰又露出了奇葩的个性,不敢恭维的个人修养和“无人能及”的素质。这一切,恰恰表现了不甘示弱下的弱小。难道你真以为他们就可以任你指手画脚吗,可以没有做人的尊严吗。

   在平时,他们除了跟普通人一样照顾好家人的同时,要按时上班,兢兢业业完成分内工作。要加班加点,不能喊累、不能说苦,更不能甩脸子。他们要处理上千起的矛盾纠纷,他们要记上万字的学习笔记,他们要参加各式各样的大大小小的会议。他们要还要参加额外的环境卫生整治,参加各种非常另类的捐款活动,还有一去就是三个月或一至三年的下村服务活动。

在提倡干部必须休假的时候,这一拨基层的孩子们,不要说周六、天需要轮着值班,大年初一值班的大有人在不是吗?

我们也常调侃,周五晚上,我们基层最向往的就是去县上一趟。但,州县的早不在州府所在地了。我们向往溜达一下青海湖广场,浏览一下德吉超市,再叫几个好哥们儿,去自助火锅慰劳一下自己。这就是我们的愿望,一个其实一点也不过分的愿望。

    你看到了吗?乡镇干部队伍中,三十几岁没结婚的大有人在,难道他(她)的人品差吗?非也。难道他(她)们长的丑吗,也不是,只是因为没时间,只是因为他们的生活交际圈太窄,只是因为他们除了百姓,认识的要员寥寥无几。

     你看到了吗?基层的干部队伍中,不到三十岁,满头白发的小伙子们。基层十年,没穿过一次裙子的美女们。难道,你们就不痛心吗。

     他们没有休假,因为单位说需要你。他们不能得病,因为检查组告你擅离职守。他们不能自费小聚,社会上会说,他们在腐败!但他们一旦有失误,没人理解,看到的只是“得而诛之”。

     所以,手下留情、嘴上留德,才是积德积福的最好方式。
          

 

 

 

 

 

 

 

 

作者:guo多多 时间:2015-11-6 18:07:38

 我们从青海湖出发               

      过舟.多本   (2015年10月31)

   

 昨日, 我们一行三人,从青海湖景区151出发,沿着环湖路开始了蜻蜓点水式的旅游观光。为了安全和时间的需要,特别借用了好友新买的越野车。

    此次转湖,看到的跟六月份的那次截然不同,磕头的信教群众十几公里看不到一个,车辆也是稀稀拉拉。夏秋季节国道两边搭建的帐篷接待点彻底搬离了,只剩下灶台周边和简易厕所旁边的生活垃圾。从151景区出来,朝东可以看到江西沟莫热村打造的两处旅游接待点,一处是扎西央帝,约有三十户人家经营的院落式牧家乐,进入院内设施还是相当豪华,跟其他地方一样,不但有藏餐,也有川菜等,上网、洗澡也不成问题。还有一处就是莫热迪娃旅游接待点,这里距湖不到三十米,在原有的房屋基础上,今年进行风貌改造升级,打造安多第一藏族部落,建筑风格独特、饮食丰富营养、娱乐健康积极,民俗体验有趣,藏餐、骑马、唱曲、跳舞、烧烤等应有尽有,其软件、硬件基本可以同内地星级景区相媲美啦。向西不到10公里,就到达玉部落爱心驿站,实际上是环湖自行车的一个休息区,整个环青海湖360公里,共设有三个这样的自行车休息服务区,里面设施简单、古朴。

    再向西驱车二十分钟后就到江西沟乡集镇,青海湖2127游客服务中心就设在这里,其寓意就是109国道2127公里处刚好是乡政府门口。服务中心免费供应茶水,免费查阅辖区的景点,接受游客合理投诉等,出售游客所需基本物品。黑马河,已经不再是六月份那种游客井喷式、人山人海看日出的景象了。几个牧人沿着集镇赶着羊群,毫无理会汽车鸣笛声。我们几个人的早饭就在这里吃的,因为说的是藏语,一碗粉汤、一个馒头14元钱,价格合理,也许,是旅游淡季的缘故吧。途径还看到了正在新建的元者祭海台和宗卡巴大师的塑像。

     尕拉寺院是我们的第一个点。这是一座很清静的佛寺,平时只有周边的藏族同胞会到这里朝拜。是一座典型的藏传佛教寺庙,寺庙的主殿全部用石头砌成,主殿对门的大型玛尼转经宫(庭院)很是气派, 这个虽不可跟塔尔寺比名气、比规模,但却是一片真正清净的地方。

    为了赶时间,我们并没驻足很长时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从文宝洞到石乃亥乡的公路两边,以前的彩钢房全都拆除了,只剩下没有收拾完的建筑垃圾,一片狼藉,心情异样。这个季节的石乃亥不同于黑马河、江西沟,街道两边人比较多,不过细看,都是周边村的当地人,基本没有什么游客。也许,这个季节是牧人最空闲的时候,喝着啤酒,吸着香烟,晒着阳光,侃着大山。 

鸟岛,这个季节已经关门了,只能继续前行去往刚察。刚察是一个民俗氛围浓厚,街面整洁的新型城市,但面积不是很大,看到偶尔通过的火车,让人不觉地浮想起国外的某个小镇。不过这里地标性建筑让人非常震撼,尤其是仓央坚措文化广场东面的慈悲慧眼感恩塔寓意厚实,文化底蕴浓厚,佛教文化色彩和古老传统建筑风格的完美结合,让人对设计师睿智敬佩的五体投地。

     海北州最吸引我的是有几处街道的商店的门头牌匾非常有特色,在松木上用藏汉两文手写文字,类似于这种牌匾近几年比较流行,但从字体可以看出,写字者功力绝非一般。

到西宁已经是六点了,刚好遇到下班高峰期,从朝阳收费站到预定的宾馆,不到6公里的路,整整行驶了一个小时。宾馆的价格和服务员的态度,已经跟六月份不一样了,同一个宾馆,标间从300元“跌”到150元,呵呵,对我来说还是一件好事,还额外送早餐券,服务态度更是好的没得说。  

     第二天!今天的目的就是尖扎和贵德了

    为了早赶路,我们七点半就去吃早餐。按照宾馆停车场保安的推荐,我们去了纸坊街牛杂碎店,从远远就可以看到有一些人在排队等候开票买饭,大约十分钟我们就轮到我们了,但屋内太狭窄,没有空座位,好多人在外面蹲着吃,我们也参加了蹲着吃的队伍中,热气腾腾,紧紧张张,到最后,除了胡椒的味道,至今没啥印象。噢,觉得量也太少了一点,30元一碗,牛羊肉不是早就降价了吗,“下水”还能贵到哪里去?

    早就听说,尖扎是射箭之乡,正在新建当中的射箭馆就知道这里的人还是喜欢射箭。以前记忆中来过两次尖扎,但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司机师傅说:这地方太小了吧,怎么油门都没踩到底就出城了啊?不过,这里的每个建筑都民族建筑的风格,没有所谓的欧式风格,这种风格总比不伦不类强万倍。我们根据路人甲的指向到了射箭场,正好是中午十二点,进来练箭的射箭爱好者越来越多,我们进去试赛了几箭,带着小胜的喜悦前往直岗拉卡村。

    直岗拉卡村,距尖扎县35公里,该村搞乡村旅游起步还算早,独具民族特色的村大门两侧镶有“领略黄河母亲的圣洁美丽、体验藏家儿女的民俗风情”的铜字,顺路前行,村道整洁宽敞,两旁树木葱绿,村容全然一新,村内两处正在大兴土木。不得不说,这里的气候跟共和相比,没有青海湖畔的大雪风飞~寒冷刺骨的感;也不像恰卜恰树叶调零,寒风呼啸。农家院里不知名的那些花开的正是时候。在这个村,我没有看过彩钢房,没有见到砖混到顶的建筑,反而,木质材料的建筑到处可见,令人点赞。

     坎布拉国家森林公园是“丹霞”地貌,森林植被、宗教文化、电站大坝、峡谷库区及藏族风情所构成,集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于一身。因为太阳已经下山,所以并没有驻足途中。而是慢慢的行驶在盘旋路上,我们一直猜测,坎布拉到贵德估计只有六七十公里,待车行驶六十多公里后,根本没有看到与贵德有关的指示牌,问了一出租车司机,才知道离贵德还有七十公里。此时,油箱的指示灯亮了,并显示只能行驶40公里,我们这才留意,这才想起来这车也叫“油老虎”。几个人已经没有心情再欣赏一路的美景了。(解决汽油问题,此文不在赘述)

     贵德松巴藏族民俗村是我们今天的最后一个观摩点。距坎布拉景点收费站150多公里,离贵德县城20公里。一路折腾到贵德阿什公大桥时,已经是七点了。听村里介绍,松巴村目前正在打造集安多藏族民俗体验游、圣洁藏寨宗教游、清清黄河观光游、民族风情购物游、影视拍摄外景基地等为一体的黄河水岸安多藏族休闲度假村。尽管不知道这个村距离现在过了多少年,但从村庄西北角的那颗古树可以推断,至少有上百年历史。这颗树也是松巴村的镇村之宝,七个成年男子的手伸展后连在一起,刚刚能把这个树绕一圈。此时天已黑,但在车灯的光线中,仍然可以看到,小村庄绿树成荫,木质栈道随处可见,从村口东头到西头,主路两边都用木头搭成栅栏,每家每户门口的木材、牛粪等都摆放的非常整齐,给人一种干净、宁静、质朴的记忆。

 

 

 

 

    

作者:guo多多 时间:2015-7-8 11:59:13

                         行走 夏琼

                        过舟.多本

                (2015年7月7日)

      有信仰的人,往往对许诺过的事,坚持兑现。尤其是在寺院里,在众佛之前许诺过的事,必须兑现,否则,就会坐立不安。

    我和妻子能否有缘成为一家,就是今年春节去夏琼寺抽的“签”,当时中的是中上签。从此,我们便往组建家庭在努力。不管是去煨桑,还是去撒风马旗;不管去拉经幡,还是去寺院拜佛。祈愿家庭幸福和睦,是祷告内容的重中之重。

此次去夏琼,一是妻子从最初的算卦祈愿到后来的一系列日子,都去夏琼寺看“黄道吉日”,所以,只要她有“心事”都会前去拜佛。二是去还愿,这也是这次去的主要目的吧。看到每到一尊佛像前,妻子五体投地和虔诚的表情———我一开车的,实在不懂那么多。 

藏族人就是这样,只要他是个信佛之人,只要他的“询问”得到寺院活佛的“旨意”,其他人很难再予以左右。所以,我是怀着感恩的心去的。

哦,还是说说一路看到的美景吧。

 常年驻在青海湖畔,对这里已经产生了视觉疲劳。翻过拉脊山脉南坡,便到了群加国家森林公园,这可是名副其实的高原绿色明珠。山势雄伟,景色诱人,雄、奇、险、幽融为一体。这里与天气反复、季节反复无常的青海湖畔相比,这里与十几公里看不到一棵树的青海湖畔相比,林木葱郁,油菜耀金,果树争芳斗艳。高山草原上,嫩绿点点,牛羊蠕动。于是,心情豁然开朗。

树枝上的鸟儿看到车,就越到车顶,玩起与车“赛跑”样子;远处山上的布谷鸟,叫的让人身不由己的高亢几句;森林里的几十只羊,或在食草、或在咩咩的叫着。河边的几只小鹿在相互嬉戏,怡然自得。庄稼地里的村姑唱着山歌,此起彼伏。几拨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游客,搭了简易的小帐篷,勾起火堆,准备要做饭了。此情此景,令人向往,让人羡慕。

妻子是属于那种,上车睡觉、下车去wc的那种。我独自欣赏一路美景,便到了夏琼寺院了。——我一开车的,可不能打盹。

进入夏琼寺的小道后,车就要必须缓缓前行,因为原本就只能通过一辆车的柏油路,现在又在开挖渠道。两侧是万丈山崖、山坡,一般的人面对此景都会胆战心惊的,这才是真正行走在天路之上。

    夏琼寺院的香火永远都那么旺盛,我们到寺院的时候,已经有上百人香客。煨桑、转佛塔、转经筒、转寺院、点酥油灯、磕头拜佛祈愿是去寺院不可或缺的、必须坚持的定律。此次前去也一样。首先,去磕拜了金刚佛殿,然后去拜了妙音菩萨殿、弥勒殿、金顶殿、阿底峡殿、地藏菩萨殿、护法神殿、财神殿等殿堂(因为本人文化相当欠缺,如殿堂和佛称表达有误,请原谅无知。)但,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夏日东•仁波切的像,法相庄严,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慈祥谦逊,好像告诫我们生活上严以克己,对待他人要谦逊尊重,对待众生,要有利他心。看到仁波切的像,心善、心净的意志会不由自主。

今天,我们的心愿了了。

七七,真是个好日子。

作者:guo多多 时间:2015-6-18 18:56:10

塔加   请守住百年藏庄淳朴的底线

过舟.多本

             2015年6月17日

6月13 日,2015化隆户外旅游节“漫步马兰花滩·探秘百年藏庄”露营徒步大会在化隆县塔加乡正式拉开帷幕。

这是塔加第一次实实在在的掀起自己的面纱,面对世人。之前,也有几次媒介的宣传,但规模、活动时间没有这次庞大

虽然,无缘到现场去目睹这次所谓的文化旅游“大餐”,但还是通过各种途径看到了一些图片,至少是对这次的活动有了大概的认识和了解

这次,足以让我震惊的是,“钱”的力量实在是无限大。人的思想在钱的面前变化很神奇,作为我的乡亲们,也无一例外。

三十年以前,我就离开了塔加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对塔加的思乡之情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浓。当外界媒体和官方、民俗专家发现这个与世隔绝的塔加藏庄后,我曾一度的兴奋和喜悦,曾一度的构思过好多塔加的未来蓝图。对好友们提出“即将消失的塔加藏庄”的说法,保持怀疑的态度。并声称,塔加的乡亲们是值得信赖的,他们的淳朴,他们的友好,他们传承600年的风俗民风不会随着时代发展而面目全非。然而现实实实在在地给了我一个耳光。我醒悟,百年来,塔加能够保持这些独特的民俗风情,不是因为我们塔加的血液里流淌着民族的什么荣誉,也不是有了独特的眼光,仅仅是因为,太贫穷、太落后。只要有机会发展,他们也其他地方一样,毫无余力地会选择“同流合污”式的发展。

突然明白,塔加村为什么至今只有一个民族,是因为太落后,其他民族不愿意前来。塔加村民为什么至今一年四季都还着藏装,是因为太贫穷;塔加村为什么至今还在用二牛抬杠犁地和把牲畜当托运工具,是因为地势险恶,交通偏僻,水源紧缺。这些,让我醒悟的时候,我情以何堪......

     6月13日早上,天气很给力,马兰花已经正是时候。那些一辈子也没有离开过塔加村的那些花甲老人,尽量穿着整洁的藏服,坐在手扶拖拉机上,满怀期待的驶向塔加万亩马兰花滩方向。他们是去看歌舞晚会,这对一辈子没离开过穷山沟的乡亲来说,是多么的自豪啊!

旅游、民俗、文化、精神文明一旦由经济作支撑或将经济作为主推手,那么,这个带来的结果往往显得不尽人意。当然,乡村旅游开发的起步借助某个平台来搭建也无可厚非。我们发现在这次所谓的物资交流会上,看到了塔加尕洞磨石、塔加手工桦条篮筐、塔加手工藏靴等地方特产,还有那生态脆弱、植被不堪一击中挖出塔加虫草、野果和其他叫不上名的中草药。同时,各种档次不高、卫生不好、缺乏特色,摆布混乱的帐篷式小餐馆和小卖部也如雨后春笋般,到处都是。于是乎,我在想,经济大潮的推动下,布达拉宫式的塔加藏庄,还能保留多长时间?我始终为之自豪的塔加淳朴风情还能够保留长时间?塔加最让人向往的那些自然风光,还能保留多长时间呢?

    青海省民协常务副主席索南多杰老师说:“每一个村落都是一部厚重的历史,最大限度地保存与保护古村落就是在抢救我们的文化遗产。但是对于当地村民来说,民居的产权在自己手中,经济条件变好了,无论是从改善自身居住条件来看,还是从发展旅游、发展经济来说,拆了老宅建新房都无可厚非。发展与保护是一组永恒的矛盾,至今仍未找到一条合适的中间道路。保护古村落比保护故宫还要难。” 

    所以,百年藏庄,我想问问,当你的老宅子被现代的钢材、水泥、砖来代替,当你葱葱郁郁的生态被滥砍滥挖后的

    黑土滩被代替,当那些石板路和错落有致的院子被硬化路代替,当你们煞费心机,开始把一杯开水换成人民币的时候,当你们开始操着生硬的普通话在拉客的时候,我想,还有谁前来这个普通的在普通不过的大山沟里呢。

    塔加,请守住百年藏庄淳朴的底线

 

共 24 条记录<<<123>>>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