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八辐天轮
http://blog.amdotibet.com/amdotibet/index.aspx
诗歌《天堂》及其微评
作者:八辐天轮 时间:2013-12-27 16:29:54

诗歌《天堂》及其微评

   

天堂

      夏雄·央巴 作

         多吉仁丹  

 

下雪的时候  我在羌塘

四合铁箱子里像工具一样坐着

 

都说雪和  雪中的人畜很漂亮

都说这里是天堂  在相机中的天堂里

成为艺术作品的人畜哆嗦着身体


我想起自己也是天堂的一个工具

想起天堂的

有形无形的刺骨寒风

想起涂有各种颜色的  被寒冷束缚的

我那天堂的工具们

可怜巴巴地活着 

天堂里没有寒冷 也不该有

在天堂

只会有温暖和美丽

 

下雪了  雪是不是

从喝热茶的人们鼻孔里冐出来的白色气雾?

 

                       2009 4.4日写于经羌塘的火车上

                           20121.4日译自《岗尖梅朵》2011.1

 

【微评:叶色/作 多吉仁丹/译】无论夏雄·央巴的诗歌、散文和随笔,都有着石破天惊、波涛汹涌的庄重和气势,他的诗歌《霍尔曲康巴额仁和其他》如此,散文诗《黑帐篷  孤独的朦胧故事》也如此,还有他的随笔均有锋有忍有针对性,并具备善于措辞、内容新颖的特点。因此,他在当下藏族现代派诗歌队伍中可冠其为“先驱诗人”之头衔。他的创作风格与其人格特性有直接联系,宛如著名诗人伊丹才让一样在生存的基本韵律中萌发的敏捷灵感融入到诗歌的精髓里,进而把人格魅力的折射化作了创作风格。这就是他能够在藏族诗坛上独树一帜的唯一因素。
   天堂,是人们奉为温暖和美丽、幸福和没有死亡的境地,也是人们所向往的衣食无忧、富贵荣华的净土。那里没有争执和喧嚣,没有鬼鬼祟祟、窥间伺隙,那里是一道充满宁静和安逸的景观。如今雪域高原被冠之为“世界屋脊”、“香巴拉”、“离太阳最近的地方”、“天堂”、“净土”等美誉。这首诗恰恰是上述诸如扭曲的词语麻木诗人心身而表达出来的心声。因为诗人对于藏地藏人的生存方式有着丰富阅历,所以他的眼前豁然出现的并非“天堂”、“净土”,而是藏地百姓茧伤漓漓的双手和干瘪熬黑的面容时,面对如此曲解的“谎谬”之词何况不引起煎熬呢? 
   这首诗在诗人经过念沁塘拉北部羌唐时,路边随处可能看到的黑帐蓬、嘛呢石、经幡、古塔,以及野生动物、香雄王朝时代的古迹等,是动摇诗人情绪的沉甸甸的历史景象,历史留给我们的记忆和记录只有这些。《天堂》这首诗在手法上比他以往的诗歌有明显的转移,与以往庄重和气势兼具的散文诗相比,这首诗的最吸引最成功之处在于寓意性的客观事物和词语的建筑上,在简洁的字里行间游荡着一个被无数个没有回音的问号所困扰的幽灵,永远守望着----“雪”。譬如诗歌中“成为艺术作品的人畜哆嗦着身体”,读者应该考虑“成为艺术作品的人畜”为什么在相机的镜头里成了“艺术作品”?成了“艺术作品”后为何又“哆嗦着身体”?笔者认为全面理解这首诗的涵义关键在于此。诗歌中应用的语境“艺术作品”、“天堂的工具”、“有形无形的寒风”、“白色气雾”等,在这首诗歌中既是喧嚣与苦涩、现实与忽悠相混淆的灰气无力的体现,又是给读者于无限思维空间的景气辉煌的语境。尤其是诗歌中的“想起涂有各种颜色的  被寒风束缚的/我那天堂的工具们可怜巴巴地活着”、“天堂里绝不会有寒冷 也不该有/在天堂/只会有温暖和美丽”,把诗歌引进更加广阔的境地。诗人把诗歌题目拟为“天堂”,实则从诗歌的另一方面给某一境况提出了毛骨悚然的问号。这首诗不但囊括了其呼应时代、针砭现实之气概和独特思想,用超越诗歌词面的语言赋予这首诗静闲、柔和、安逸的气氛,使其又成为我们震撼与蒙蔽、思索与无奈的多重悲剧,而且明确地回答了藏地并非衣食无忧、富贵荣华的真实“天堂”。
                                20120508译自《岗尖梅朵》2011.1

阅读全文(2928) | 回复(0)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