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八辐天轮
http://blog.amdotibet.com/amdotibet/index.aspx
【译文】人生之歌
作者:八辐天轮 时间:2010-6-4 14:49:49

人生之歌
                                            德 本 加 著
                                            金刚极固 译


   一
       
         阿克尼玛被衰老压服了的身躯,蜷缩在炉旁。
       
        二
       
        阿克尼玛在年过七旬那年的春节除夕之夜,突然感悟到自己的一生从未走出一个传统的圈子。
  小时候,他经常跟随父亲到遥远的地方做买卖。途中遇到一位姑娘时,父亲就跟她们调情欢歌。继续悄然赶路时,父亲曾多次唱起这首古老的歌:
  “喔呓……
  赛马就在今世赛,
  阴间没有赛马节。
  巴掌大的土地上,
  怎能赛马奔驰哩?
  …………”
  每当这时候,尼玛凝视着驮牛群的脊梁连策马加鞭都忘了。他的父亲是远近闻名的歌手,他的歌喉可以说只有布谷鸟来媲美。
  阿克尼玛年青时,他心想父亲的那些举动是多么的可笑,自己听惯了的父亲悠扬的歌声又是多么地动听。他心想生活永远充满着喜悦,人生永远是一条光明大道。
  可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这首歌使他有些心神不定,有时候还感到慌张不安。他蠕动着嘴唇喃喃念诵这首歌。
       
        三
       
        他举起手摸摸布满皱纹的额头,才想起新的一年又将临近。
  “啊仔!东珠怎么还不回来?”他在炕垫上不由地感到慌张,动了动身子自言自语道。他端起碗喝了一口剩茶又把碗放在地上,木然呆坐。
  晚饭时,阿克尼玛依然盘腿坐在炕垫上沉思着连饭也不肯吃。“怎么了,东珠还不回来?”这句话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在问老伴拉措。
  “怎么了?早上不是给你说了他去才昂哥哥家,晚上不回来吗?”
  “哦,我忘了。咱家哪天举办供奉食子仪式?”
  “你不是说过初五举行吗?”
  “对,对。”他仿佛记起了似地点了点头。
  吃罢晚饭,他似乎又像刚才一样拨着念珠陷入了沉思,偶尔他努努嘴唇好像在自言自语着。
       
        四
       
        村里的孩子们身系五彩缤纷的腰带一伙伙走家串户去拜年。小伙子们骑上常年饲养的好马勒着辔索在帐蓬周围奔来跑去。
  “阿克,新年好!”
  “阿克,您好!”
  “这是您的茶。”
  阿克尼玛在炕垫上露出从未有过的笑容点着头说:“多了,太多了,祝你们长命百岁!”
  下午,从阿克尼玛家的帐蓬里传来源源不断的歌声。
  “喔呓……
  唱歌就在今世唱,
  阴间没有赛歌会。
  魂儿游荡鬼门关,
  谁人听你唱歌哩?
  …………”
  儿子东珠的歌声使小伙子们兴高采烈,哗然喧嚣,赞不绝口。不知怎么阿克尼玛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了,突然陷入沉思,连指间捏着的念珠都忘了拨了,目光呆滞。
  过了许久,有些小伙子已醉得走路摇摇晃晃,有些尽情地嬉戏着走上了回家的路。
  “阿克,我们走了。”
  “阿克,再见!”
  “我们走了。”
  “……”
  阿克尼玛没有听见还是没有注意,他没有回话。他像以前一样在炕垫上丢了魂似地斜着身子。偶尔蠕动着嘴巴像是喃喃自语。
  东珠送走客人们之后,急忙回到帐逢里收拾吃剩的肉盆茶碗。
  家里顿时安静下来。
  “他们都走了吗?”过了好一会儿阿克尼玛才开口这样问。
  东珠听到问话便抬头回答说:“走了。”
  阿克尼玛只是拨着指间的念珠念诵六字真言,不再说话。
  “怎么?他们来了您生气了……”
  “说啥?生气,谁生气了?”他斜着眼睛瞪了东珠一眼。
  东珠一边张罗明天到岳父家拜年的礼物,一边说:“那么,他们道别时您干嘛不理睬,好歹他们都是我的知心朋友,以后我还要跟他们来往呀?”
  阿克尼玛没说话,又陷入了沉思,偶尔蠕动着嘴巴。
       
        五
       
        阿克尼玛坐在帐蓬外边的太阳底下捉皮袄里的虱子,不时传来念诵六字真言的声音。他没穿内衣,皱折而干瘪的胸部和双手被晒得黝黑。今天阿克尼玛只是沉着地在皮袄毛丛里寻觅虱子,脸上却看不到一丝表情。
  过了一会儿,六岁的孙子旺罗捉弄两只黄鼠,在颈部套上细绳当做驮牛赶到爷爷身旁。“爷爷你看?”在爷爷面前炫耀自己的本领似地喧闹。
  “这是什么东西?你现在对黄鼠这样做,将来在阴间黄鼠也会对你这样。”
  “为什么?”孙子深深汲了一下鼻涕用天真的双眼盯着爷爷。
  “那就是,”阿克尼玛扳着指头,睁大眼睛说:“人死后都要到阴间去,今生你所做的坏事将在阴间轮回到自己头上,比如现在你扪死一只虱子的话,到阴间后虱子将把你杀死。”
  孙子惊诧地含着指头盯着前面的两只黄鼠,严肃地问:“爷爷,阴间在哪里?”
  “大概在西方。”
  “很远吗?”
  “不是今生今世能走到的地方。”
  “要走多少天?”
  “走不到,去去,玩去吧。”
  响午,阿克尼玛拐着杖子回到帐篷与家人一起吃午饭。往常一样他把茶碗放在炕缘上,沉思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对东珠问:“今天是初几?”
  “初三,忘了前天是春节?”
  “噢,不是不是”他摸摸脑袋说:“我们家的供食仪式是……”
  东珠愕然惊视着父亲的脸回答说:“你不是说在初五举办吗?”
  “是呀,那么明天下午你去把活佛请过来。”
  东珠听烦了父亲的唠叨,点了点头,便把碗拿过来喝起茶。这时候孙子旺罗从外面模仿前天的歌手们低声哼着歌儿走进帐篷。阿克尼玛喝着茶说:“旺罗,你过来,爷爷教你唱歌。”
  “到哪儿去了,快来吃饭。”东珠不高兴地瞪了儿子一眼。
  “我要学唱歌,爷爷。”
  “想听吗?记住。”阿克尼玛让孙子靠近身边,叫孙子一字一句地跟着学:
  “当我孩提的时候,
  不曾想阴阳轮回,
  唱着歌儿虚度终生,
  今日想来年已老迈,
  万般无奈心中懊悔。
  …………”
  孙子拍着手蹦蹦跳跳,高兴地说:“好啊,爷爷,再教一首。”
  爷爷和孙子俩人的这一情景令全家人目瞪口呆,东珠把旺罗拉到自己身边,倒了一碗茶说:“快吃饭。”
       
        六
       
        第二天早晨,阿克尼玛猝然去世了。这时候,从东方地平线上慢慢升起一颗行星开始运转,直到永远……

                                                              

                                                                                     译自《章恰尔》 发表于《西藏文学》2007年第四期

阅读全文(3728) | 回复(1)
RE:【译文】人生之歌
作者:关却 时间:2010-6-5 13:25:20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