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八辐天轮
http://blog.amdotibet.com/amdotibet/index.aspx
【转】1899年版《藏文-拉丁文-法文词典》
作者:八辐天轮 时间:2011-4-8 15:31:43

       ————————————————————————————————————————  

        1998年到2004年,我住在潘家园附近。周末的时候假如没有别的事情,总是去那里的旧货市场淘旧书。那几年,潘家园是淘书人的乐土,每次去,少有空手而返的。
  不知在哪本杂志或哪份报纸上读到有一个香港人收藏老字典,他号称“500富翁”,意思是藏有老字典500本。这是我留心老字典的由来。十来年白驹过隙,我自己也可号称字典“富翁”了。在这些藏品中,我有时会突然发现有些不经意买来的东西竟是很珍贵的文献,比如我下面要展示的《藏文-拉丁文-法文词典》(DICTIONNAIRE THIB?魪TAIN-LATIN-FRANCAIS)。
  这是天主教驻藏传教士编纂的词典,1899年由巴黎外方传教会设在香港的拿撒肋会所印刷的。词典正文前有一篇编纂者用法文写的“序言”,读者借此可了解成书过程。
  1852年,驻藏传教的先行者法国人罗启桢(RENOU)开始编这部词典,此时他学藏文才十个月,是陆陆续续边学边编纂的。1856年,另一名外方传教会士萧法日(FAGE)与他相聚于察木多。1859年,两人得到一本匈牙利人编的藏文词典,对勘后觉得自己的这本并无大碍。于是,编纂的热情益高,直至1863年罗启桢病故。1862—1863年萧法日继罗启桢未竟之业,将苦心搜罗来的西人所编的藏文词典手稿合成一册。
  1880年,戴高丹(DESGODINS)抵达印度,想从这里寻求入藏传教的途径。1883年他到巴塘时,萧法日的手稿就全集中到他手里了。戴高丹不断增订此稿,并把它带到香港。1894—1899 年,拿撒肋会所印刷部门用五年时间排印了这本十年心血之作。
  这本藏文西文字典正文超过1000页。我近日读陈宗祥翻译的国外《格萨尔王》研究论著目录,知道第152页有“自岭国到葛尔托克、岭国格萨尔与军王格萨尔的区别”之类的内容。第253页有格萨尔王故事三章的简介。
  耿升先生的论文《巴黎外方传教会在华活动》(《汉学研究》第十一辑,学苑出版社2008年 9月)是了解这本词典背景的最好资料。
  根据他的考证,罗启桢、萧法日两人1854年化装成商人前往西藏。1883年,萧法日获准前往云南,1888年逝世于昭通。罗启桢在打箭炉被清政府遣返广州。1852年他再度入藏,于顿珠林喇嘛寺栖身,1853年返云南黄家坪。1854年,他又三入西藏,于察木多喇嘛寺稍停,在拉萨所辖的邦加租地,最终定居并逝世于江卡。戴高丹1855年抵达巴贡,很快返回贡觉,1864年在巴贡建礼拜堂。1880年5月他离开打箭炉,经加尔各达和达吉岭往亚东。1913年,戴高丹病故于亚东。戴高丹在藏区生活了58年,重返喜马拉雅山区时他已然是77岁的老翁了。
  我认为,耿升先生论文的结论有一段话有助于读者理解这段历史:“巴黎外方传教会的在华活动,严重背离了由入华耶酥会会士们确立的‘中国文化适应’政策,放弃了‘文化传教’的迂回策略,而采取了直接布道的方法。他们往往不大尊重中国的民族传统,蔑视儒家文化的礼仪风俗,并企图将天主教的教规和礼仪原封不动地引入中国,因而引起了与中国乡民、地方政府和直至中央政府的冲突,因而使他们自己也始终笼罩在‘教案’阴影中。”不过,他们“从事过某些民族文化研究,对于向西方介绍鲜为人知的中国西南少数民族文化作出了不小的贡献,尤其在民俗学、语言文字学方面所取得的成绩更加突出”。(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潘小松

阅读全文(4368) | 回复(0)
标签:词典
登录后,你将出现在这里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