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久美多杰
http://blog.amdotibet.com/jiumeiduojie/index.aspx
在青唐想念一场落在果洛的雪
作者:久美多杰 时间:2014-10-17 17:57:23

在青唐想念一场落在果洛的雪

 

 

那场雪,从天上降落时应该不小,飘到地面就变形了,不成样子了。不是因为那里海拔低,有着名目繁多的花草,而是那里和青唐一样已经进入了五月——盛夏季节。

起初,我还以为是大把大把的云朵掉在了山坡上。汽车爬坡的时候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雪粒密集地飞驰,被挡住去路的雪,狠狠地撞向我的脸颊。路边不远处的三四十株松木和五六百棵柏树,静静地立在那儿看着这一切。

风景秀丽或地貌怪异的地方,往往有讲不完的神话传说;平淡无奇荒凉贫瘠的土壤上,只能孕生出非常一般的人和鬼神的点滴故事。

好多好多的雪,聚集在河边发呆,很小很小的鱼,摆动着尾巴偷笑。果洛的雪,有时候下得太有礼貌了,七八瓣雪花轻盈地飘下来围着你转几圈,又互相追逐着迅速地飞回去。她们白天看护牛羊,夜晚捂暖星汉。

果洛夏天的雪,我就遇到过这么一次。果洛秋天的雪,是什么样儿我还没有见过。我想,果洛冬春季节的雪一定很厉害吧,它可能会使天空冻僵,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穿皮袄的人们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去冬从我身边吹过的那些风,今夏好像飘荡在果洛。

果洛的湖泊与溪水,在冰雪中蕴藏了千百年,又和冰雪一起流淌了千百年,至今仍然没有离开果洛。孔雀河,我们叫她第二恒河,汉语叫她黄河。她从草原高处走来,穿越深山峡谷,而后从离我家乡不远的一个村落的右面无声地经过。这条河,应该是由果洛的雪融化而成的,其中有过去的雪,现在的雪。未来的雪也将会渗入她的肌肤。我敢肯定,格萨尔王时代的雪,那些曾经飘落到格萨尔王身上的雪,曾经被格萨尔王赞美过的雪,现在仍然激荡在果洛的溪水和湖泊中。

青唐的秋雨,是老天为了降温和让冬天提前到来寻找的最好借口。雨刚下不久,气温骤然下降,接着树叶就黄了,纷纷离开枝桠。这时,雪花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一片、两片怩忸忸地落在地面;到了晚上,八百片、五千片的雪花突然蒙住了人们的眼睛。冬天就这样把毫无防备的秋天给赶出自己的家园,而它则心安理得地接管了大地上的一切。果洛的雪,从来不搞阴谋诡计,它想什么时候下就什么时候下,坦荡豪爽,光明磊落。我在青唐想念一场落在果洛的雪。

在果洛吃到的肉,是这里的牧民们在雪原上冒着严寒一年一年放养长大的牛羊身体的组成部分。他们不忍心宰杀那些与自己朝朝暮暮相依为命的牲畜,可是,为了生机又不得不把少部分出售给那些贩子。不论走到哪里,只要吃一口牦牛肉或绵羊肉,我们就应该想起高寒的草原,想起艰辛的牧人,想起四季的风雪。大雪中的牛羊,其实非常怜悯和同情自己的牧人的,所以它们一般都很听话。

下雪的时候,果洛的时间是圆形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被缠绕在嘛呢经轮上不停地转动。在果洛的雪中,人们很难找到岁月的痕迹,除非你走近一顶陈旧的黑色牛毛帐篷,在一幅绘有阿尼玛卿山神的唐卡前仔细端详人物形象,或者在荒野中突然遇到一只巨大的野毛牛头。

    这些年,地球变热,冰川融化,雪山萎缩,气候变化促使海平面不断上涨,直接受害者是海洋中的那些岛国和沿海的住民。在不久的五十至一百年内,许多国家和地区说不定就会从地球上消失,人类和其它动物将成为气候难民,不得不颠沛流离到异国他乡。我担心,到那个时候雪域高原的海拔没有现在这么高,雪也不会降落在果洛,大批的难民涌向世界屋脊,寻找新的家园。

果洛的雪从天空而降,有些落在马背传唱史诗,有些拥抱山峰化作银甲,有些渗入田地长成青稞,有些钻进森林制造氧气,有些奔向湖泊滋养生灵,有些落到冰川储存能量。

 

2014.10.16青唐)

阅读全文(1141) | 回复(0)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