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久美多杰
http://blog.amdotibet.com/jiumeiduojie/index.aspx
十二月又来了,又走了
作者:久美多杰 时间:2014-12-31 15:02:43

 

无数个十二月,离开地球,已经远去。不知还有多少个十二月,正在路上,往这边飞翔。

每个十二月来时,太阳都不热;每个十二月走了,月亮很高兴。

低头跋涉的驴,与十二月擦肩而过。高唱颂歌的骗子,被十二月赶出门外。

十二月的夜晚,所有的路躲在鞋中休息。十二月的雪花,让云黯然失色。

十二月像灯光辉煌的庞大会议厅,人们期待着被表彰奖励。十二月的心绪比较烦乱,在不停地翻看手机。

十二月的女人嘴里,时间不是忠实的观众;十二月的时间面前,女人是出色的表演者。

十二月的眼睛,望着故乡思念远方。十二月的泪水,已经渗入大地的肌肤。

十二月的草原,常被世界惦记;草原的十二月,在冬季牧场上奔跑。

十二月的声音里,听不到任何鸟的叫喊;汽车驶进十二月,堵得城市寸步难行。

十二月的小狗穿着衣服,急切地跑出楼房;十二月的大门全部敞开,麻雀都聚在麦场上选举村长。

十二月的风,从早晨刮到黄昏,漫山遍野的沙尘快要掩埋十二月。

十二月的睡意,塞满了中学生的书包。从清晨到中午,从下午到黄昏,课本被取出来又装进去,不知道太阳在操场上逗留了多长时间。十二月的深夜,众多星星还在微弱的灯光下埋头写作业。

十二月的天气始终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十二月的佛塔在陌生的空气中没有改变颜色。

十二月的都市好像来自别的星球,说话不着边际,就知道埋汰乡下的十二月。

十二月的牛粪,刚掉在地上就已经冻成了石头;十二月的鲜花,深藏在温棚等待春光明媚的日子。

十二月的感冒是一把不引人注意的火炬,流动在用嘴呼吸的动物群落中;医药商店的销售员们,好像是人民公社时期农村食堂的伙夫,或者寄宿制学校大灶的炊事员,令人羡慕和敬畏。

我已经喝够了十二月的水,我也早就吃过了十二月的饭菜。然而,十二月依旧站在那里不动。再过几天就是新的一年了,等待不意为着胜利,坚持等于真正的死皮赖脸——十二月想要代表公元2014年,光荣地倒在春天的怀里。

十二月的梦境中,多少父亲身在异乡有家难回,多少父亲在另外一个世界依然深爱着自己的亲人。无数年老的和年轻的子女,透明的思念偷偷走出睫毛,悄无声息地跑向那没有用嘴巴说出的话语。

十二月的情歌,从村落流进街市,苗条的声音和丰满的忧伤伫立在耳朵里,等待故事。黄昏枕着很多人的名字,闭上了担心的眼睛。

十二月马上就要完了,还剩两三天就是新的一年。十二月不知道自己的日子已经到头,它仍然一本正经地穿行在人群中,或在十字路口停下来,向交警一样左右张望。

十二月这么快就结束了,我不记得自己这些天都干了些什么。无所事事地度过十二月,是不是等于糊里糊涂地走了一年的路?

                         (201412

阅读全文(1661) | 回复(2)
RE:十二月又来了,又走了
作者:Zrdz520(游客) 时间:2015-7-21 14:27:54
RE:十二月又来了,又走了
作者:雨伞(游客) 时间:2016-9-29 15:50:06
久明老师!祝贺您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