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列表
奥运消息
作者:龙仁青 时间:2010-5-25 15:42:00

奥运消息

 


    次洛有一架望远镜,挺好玩儿,往眼睛上一放,嘿,远处的东西就被拉到跟前来了。有了望远镜,次洛放羊的兴趣大大增强了。早上,不用阿爸再叫他,他自个儿早早就起来了,他草草地穿上皮袄,草草地洗一把脸,草草地吃一点糌粑,拿起乌尔恰,挎上望远镜,昂首阔步就走出了帐篷,等阿爸阿妈听到他响亮而又尖利的口哨声时,他已经把羊群赶出了羊圈,赶上了帐篷门前宽阔平坦的草滩。这天早上,当阿爸又听到口哨声后,对阿妈说:“瞧,咱们的儿子,出息了。”阿妈在一只铜勺里盛了半勺水, 然后把水一口口含在嘴里,再让水从嘴里徐徐流出,接着这水很认真地洗着手洗着脸,听到阿爸说话,便把嘴里的一口水吐了,说:“还不是那架望远镜给闹的,等以后对望远镜没了兴趣,看他还会这么勤快不!”阿爸听了笑着说:“就算是望远镜闹的,可羊放得也不错嘛。”
    次洛的这架望远镜,说起来还有点来历。
    随着冬日的临近,天气一天天变得寒冷了起来,草原几乎在一夜之间变成了苍茫的黄色。这天早上,阿妈起了个大早,因为昨晚刮了一夜的风,帐篷里就有点冷,阿妈想把土灶里的火早点生起来,这样等丈夫儿子起来的时候,帐篷里会暖和一些。土灶里的火刚刚着起来,阿爸就起身了,他看着蜷缩在一件大皮袄里的儿子,一把把次洛身上的皮袄掀开,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阿爸阿妈都起来了,你怎么还睡呀!”次洛立刻打了个冷战,全身像抽了筋似的蜷缩得更加厉害。他气得眼泪都出来了,但阿爸却满不在乎地走出了帐篷,帮着阿妈去干什么去了。次洛只好把委屈咽到肚子里,哭哭啼啼地穿上了皮袄。吃早饭的时候,次洛噘着嘴,没有理阿爸,阿爸呵呵笑着,说:“一个男人家,这个样子像什么呀。”说着把一碗拌好的糌粑寄过来,次洛这才转怒为乐。
    吃完了早饭,次洛帮阿爸把羊群赶到草滩上,独自一人去了一趟干河滩。干河滩在离他家帐篷不远的地方,本来是条季节河,到了冬天没有了水,变成了鹅卵石的河床,这是次洛最喜欢来玩的地方。次洛走在干河滩里,那些大大小小的鹅卵石上落了一层霜,踩上去有点滑,次洛便不断地打一个趔趄,并从中找到了乐趣,他就这样歪歪斜斜摇摇晃晃地沿河床走着,把一串欢快的笑声撒在了空旷的草滩上。漫漫地,他离自家的帐篷越来越远了,他回头看看,他看到他家的帐篷变小了,像一只两岁的牛犊卧在那里。
    次洛就是在这时候发现那只野狐狸的。
    本来,那只狐狸卧在一只硕大的鹅卵石下,一动也不动,正在兴头上的次洛也根本没去关心他周围的事儿,他的目光就像一串省略号,从所有的东西上一扫而过,总是向更远的远处看去,还真有一点目空一切的意思,不想就在这时候,他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受了惊的野狐狸突然窜起来没命地跑了。

    次洛看着跑远了的野狐狸,又跑过去看了看刚才狐狸藏身的地方,他断定这里肯定是狐狸出没的地方,便想做个记号,以便下次带着阿爸来捉狐狸的时候,能够准确地找到方位。他本来想找一块大一点的鹅卵石做记号的,回头一想,这满河滩的全是鹅卵石,到时候就可能找不到了,于是他就去找一样其它的东西。次洛走出河滩,超河岸往上的草滩上走去。由于鼠害,这片草滩上已经没有多少草了,大大小小的鼠洞却随处可见。在这里,次洛看到了一块纹刻着梵文六字真言的青石板,它就斜躺在一个鼠洞一边。次洛把青石板搬起来,却发现石板底下有一样东西。
    这是一把锈迹斑斑的藏刀。刀柄的一半已经不见了,而仅剩的另一半上一颗豆青色的松耳石却完好无损。次洛把藏刀捡起来,用皮袄袖子擦了擦,返身往回走去。
    次洛就用这把藏刀做了记号,他把藏刀插在刚才发现狐狸的地方。
    次洛的性格有点像阿爸,散漫,得过且过。晚上回到家里,他把发现狐狸以及在发现狐狸的地方做了记号的事忘在了脑后,要不是几天以后发生的这件事,他恐怕这一辈子也记不起那只狐狸来。
    也是个早上,次洛在阿爸的催促下很不情愿地把羊群赶到了草滩上,他低着头,跟在羊屁股后面,慢腾腾地走着,有点蔫不拉几的样子。好在他怀里有一把弹弓,是阿爸为了哄他去放羊,乘阿妈不注意悄悄塞进他怀里的。想起弹弓,次洛来了点精神,他把手塞进怀里摸摸,弹弓好好地在他怀里“躲”着,好像是一个与他一起搞小阴谋的默契的伙伴。阿妈不让他随意杀害那些小生命,说那是造孽,死了会进地狱的。次洛在家乡的寺院里,看到过那幅画着六道轮回图的唐卡,那些因为做了坏事,被打进地狱后,受到各种惩罚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所以他也不敢杀害那些小生命,但他喜欢和它们做游戏——两只老鼠正在追逐嬉戏,次洛就用弹弓在离它们很近的地方射出一颗石子,受了惊的老鼠各自躲进一个老鼠洞里,过了好大一会儿,才从洞口探出半个小脑袋来,警觉地看着他——次洛喜欢诸如此类恶作剧似的游戏,他也从中得到了无限的快乐。
    这会儿,次洛已经把弹弓从怀里掏出来拿在了手上,他想,一会儿把羊群赶到前面那座阳坡上后,就到干河滩里去打雪鸡玩。那些雪鸡,你打它们一下,它们扑棱一下翅膀,飞半截又落下来,再打它们一下,它们又飞半截再落下来,就是不愿往远里飞。有一次次洛就这样和雪鸡逗着玩,等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走出了很远,便再也无心恋战,只好打道回府。
    羊们开始啃吃牧草了,次洛便朝着干河滩走去,却发现干河滩里今天有几个人,次洛甚至听到了他们的说笑声。本来就对什么都感到好奇的次洛不假思索地走了过去。
    那些人都戴着太阳帽,背着一只帆布包,他们正在互相传递着一样东西,人人都兴高采烈的样子。次洛便凑过去看了个清楚。
    那是一把藏刀的半截刀柄!次洛立刻想起了他作为记号插在狐狸出没处的那把藏刀。
    “半截刀柄算什么,我捡了一把藏刀都没当回事儿。”次洛有些不屑一顾地看着那几个人,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返身往回走去。他觉着这些人不好玩,没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从次洛后面忽然传来一句纯正的藏语,让他大吃一惊,他回过头来,十分意外地看着他们。
    “你说什么?”又是一句藏语。这次次洛看清楚了是那位太阳帽上绣着一只金色的雄鹰的小伙子说的,他正望着次洛微微笑着。
    “我是说……”次洛有点犹豫,“我捡到了一把藏刀。”
    “是吗?”说藏语的小伙子声音忽然增高,他继而用汉语对那位年长的,脖子上挂了一架望远镜的男人说,“头儿,他说他捡到了一把藏刀!”
    那几个人忽然朝着次洛涌了过来。

   次洛带着那几个人沿着河床去找那把藏刀,性格散漫的次洛已经忘记了大致方位了,他们只好在河床里横站成一排,一步一步地进行地毯式搜索,最后还是次洛首先发现了藏刀,藏刀斜斜地插在石缝里,刀柄上镶嵌的那颗豆青色松耳石上,落了一堆鸟粪。次洛把藏刀拔出来,在皮袄袖子上蹭了蹭,递给了那位会说藏语的小伙子。
    “头儿,你看!” 小伙子立即大声叫着,朝那位年长的男人跑了过去。不大一会儿那几个人就抱成了一团,他们欢呼雀跃,兴奋异常。次洛呆呆地站在一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位年长的男人看见了次洛,他像喝醉了酒一样趔趄着走过来忽然抱住了次洛。
    “你知道吗?”年长的男人说,“你让我们找到了这里就是吐蕃古战场的重要证据,你是历史的功臣。谢谢你,谢谢你!”
    次洛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说藏语的小伙子走过来翻译:“他说谢谢你,谢谢你帮我们找到了这把藏刀。”说完也过来和次洛拥抱了一下,其余的几个人也过来和次洛一一拥抱,次洛便嘿嘿笑着,不断地张开双臂迎接一次次的拥抱,他觉得这样挺好玩。
    年长的男人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过来问次洛:“你是在哪儿发现这把藏刀的?”
    说藏语的小伙子急忙做了翻译。
    “在那儿。”次洛指指干河滩往上的那片草滩。
    年长的男人便招呼大家到那儿去看看,临走之前,他把脖子上的望远镜拿下来,挂到次洛的脖子上。他还帮次洛把望远镜按在他的眼睛上,次洛立即看到了他家的羊群,那只叫森森的母羊湿漉漉的嘴唇几乎就要挨到他的鼻尖上了,次洛吓了一跳,他急忙拿开望远镜,朝着自家羊群的方向看了看,他只看见一小片白色像一小朵云彩在远处地平线上飘浮。次洛又把望远镜按到眼睛上,这回他看到了他家的老栓狗,老栓狗正在啃吃一块骨头,挂在嘴唇上的口水长长地耷拉到了地上。
    “送给你!”年长的男人说。
    “这是送给你的礼物。”说藏语的小伙子立刻做翻译。
    次洛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明白望远镜已经属于他了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和年长的男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接着他又和每一个人都拥抱了一下,便拿着望远镜飞也似地往家里跑去,年长的男人、说藏语的小伙子和其他几个人看着他飞奔而去的身影不由笑了。
    次洛感到他脚下的草地迅速地往后滑去,耳边是呼呼的风声,他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快地跑过,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惊喜过,他跨过干河滩,横穿羊们正在吃草的那个阳坡时,受惊的羊们急忙从他身边跑开,跑远了这才停下来,好奇地看着他。
    当他气喘吁吁地跑到家里时,阿妈捡牛粪去了,阿爸一个人躺在男房里,正在听收音机。收音机里正在播放《格萨尔王传》,阿爸跟着收音机有一句没一句地哼唱着。次洛猛地冲进帐篷,把阿爸吓了一跳。
    “怎么啦?”阿爸坐了起来。
    “阿爸你看!”次洛把望远镜递给阿爸。      
    阿爸接过望远镜,仔细地看了看,说:“这是望远镜,哪儿来的?”
    “外面来了几个人,他们送给我的。”次洛指指帐篷门外,心里对阿爸知道这是望远镜有些意外也稍稍有些失望,本来他想让阿爸大吃一惊的。
    阿爸朝帐篷门外看了一眼,他什么也没有看到,边看边问:“他们为啥要送给你这个?”
    “我帮他们找到了一把藏刀。”说到这里次洛忽然想起了那只狐狸,便又说,“阿爸,我发现了一只狐狸。”
    阿爸听了次洛的话,一时愣在那里,没听懂次洛说了些啥。

    自从有了望远镜,次洛没有了以前懒惰、散漫的毛病,放羊的积极性大为提高,他每天都早出晚归的,省了阿爸不少事儿,这让阿爸感到高兴;他也不像以前那样爱玩弹弓了,这又让阿妈感到放心。有了望远镜,次洛也看到了许多东西,他看到远处雪山上又多了几猎经幡,新鲜而又亮丽;他看到离他家不远的阿克普罗家的帐篷上破了一个洞,他们家在县城工作的儿子万玛这几天回家来了。
    这天早上,次洛把羊群赶到草滩上后,便用望远镜到处张望着,远远地他看到有一个白色的东西在蠕动,起初他以为是一只野兔,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张报纸,在风中不知何去何从地飘动着。次洛决定去捡起那张报纸,便扔下羊群,朝那张报纸走去。他一边走,一边不断地拿望远镜观察,当一把芨芨草挡住了随风飘动的报纸,他走到了报纸跟前,也就到了阿克普罗家。
    他把报纸捡起来,他看到报纸上有一张大大的照片,照片上一个年轻的姑娘微笑着,一手拿着鲜花,一手还拿着一样圆圆的东西,那东西是用一条布带挂在脖子上的,就像此刻的次洛,把望远镜挂在脖子上。次洛不知所以地看着,又朝阿克普罗家的方向看看,他看见阿克普罗家在县城工作的儿子万玛在家门口看书,便走了过去。万玛看到次洛脖子上挂着望远镜,手里拿着报纸的样子,不由笑了,但还是很礼貌地说:“次洛来啦,快请进。”
    “不进啦。”次洛把手里的报纸晃了晃说,“你给我看看这个,这是什么意思。”
    万玛把报纸接过来看了看:本报悉尼今日电  北京时间今天上午8时52分,26岁的上海姑娘陶璐娜在第二十七届奥运会女子10米气手枪决赛中,以488.2环的成绩夺得冠军,为中国奥运军团夺得首枚金牌,《义勇军进行曲》在悉尼上空奏响。
    次洛期待着万玛的回答,万玛却欢呼雀跃着钻进了帐篷,又从帐篷窜出来,手里拿着一条哈达,向着前方的草原飞奔而去。
    次洛意外地睁大了眼睛,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帐篷一侧的老栓狗受了惊,狂叫声不绝于耳。


此篇曾荣登2006年名家推荐中国原创小说8月排行榜,并入选《2006年中国短篇小说年选》

阅读全文(4457) | 回复(4)
RE:奥运消息
作者:熱貢·才本(游客) 时间:2010-5-28 11:07:43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RE:奥运消息
作者:仁兄(游客) 时间:2010-5-28 16:17:25
拜读了,期待更多的佳作。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RE:奥运消息
作者:janglochan 时间:2012-8-12 13:49:42
期待更多的佳作。
RE:奥运消息
作者:热巴 华旦尼玛 时间:2012-12-22 3:25:57
你写作的天赋让我羡慕、佩服、荣幸!希望:在文学的草原奔驰文笔吧。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