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列表
人贩子(一)
作者:龙仁青 时间:2010-5-28 15:01:32

 



    尼玛坐在土炕上。在他面前的矮脚四方木桌上,放着一碟切成了块的锅盔馍馍和一碗用伏砖茶熬得很浓酽的清茶。尼玛喝一口清茶,吃一嘴馍馍,便朝着窗外的院子里看一眼。院子里,他的老婆达娃忙碌着,正在做他现在吃的这种锅盔馍馍。她把一个做成了圆饼状的面团从厨房里捧出来,放进了一只铁锅里,然后盖上厚厚的锅盖,然后就把铁锅埋入了一堆正在燃烧着的羊粪火中。达娃做这些的时候,是背对着窗户的,尼玛从窗户里看到的,是老婆的屁股,那屁股滚圆、坚挺,高高地翘起着。
    尼玛看着老婆的屁股,脖子上的喉结不由滚动了几下。他喝了一大口清茶,吃了一大嘴馍馍,心里有一种热乎乎的感觉。
    “这屁股,哈!”尼玛在心里说。
    “真是不错的屁股啊!”他心里又说。
    那种热乎乎的感觉慢慢变得有些灼烫起来,让尼玛有些坐立不安。他把最后一口茶倒进嘴里,下了土炕,穿上靴子,径直往院子里走去。
    院子里阳光正好。
    院子正中的花园里,一株干柴牡丹开得艳丽,围拢着干柴牡丹的,是一簇簇金灿灿紫幽幽的罂粟花。这是这里家家户户都要种的,一来这种花总是亮亮的,很好看,有了这花,灰秃秃的院子就会显得亮丽,显出那么几分生气来。二来这花还可以入药——等花凋谢了,就会长出一个个圆圆的果实,把那果实收藏起来,家里一旦有人跑肚拉稀的,便取出来一点,熬一熬,让病人喝下去,病马上就好了。几只蜜蜂在花园里飞个不停,在干柴牡丹与罂粟花之间驻足又飞起,忙忙碌碌的样子。一只翅膀上有着些微对称的黑点的白色蝴蝶飞来,心不在焉地在一朵罂粟花上停留了片刻,又起飞了。立在院子里的那只大公鸡盯上了那只白蝴蝶,一副随时准备扑上去的样子,可是那只蝴蝶却对它视而不见,闲散地飞着,好像是专门来视察尼玛家的院子的,先是飞到了那几间坐北朝南的正房前,转悠了一圈,又飞到了正房一侧的西厢房那里,从西厢房顶上飞走了。把一脸失望的大公鸡留在了院子里。西厢房一共两间,一间是厨房,紧靠着厨房的是他们的儿子嘎玛的卧室。今年7岁的儿子一上学,就提出来要和他们分开住,尼玛于是就把原先的厨房隔成了两间,嘎玛于是也就拥有了一间勉强容纳着一张单人床的自己的天地。
    那一堆燃烧着的羊粪火上青烟袅袅,有着青草气息的羊粪的香味弥漫在院子里。尼玛的老婆达娃仍然忙碌着,那只不错的屁股依然向着尼玛高高地翘起着。尼玛悄悄走过去,朝着达娃的屁股轻轻拍了一巴掌。
    “干啥啊?”达娃抬起头来看着尼玛。她看到尼玛的嘴角挂着一缕不怀好意的怪笑,眼睛里的目光就像是灼烫的火苗,她即刻明白了尼玛的意思。
    “儿子在家呢!”达娃急忙朝着西厢房看了一眼。
    这句话,就像是儿子用来擦去错字的橡皮擦,一下就把尼玛嘴角的怪笑给擦干净了,他眼睛里的火,也有些不情愿地慢慢熄灭了。达娃甚至听到了燃烧成灰烬的火苗在即将熄灭的时候,发出的那种无可奈何的叹息声。
    要是往常这时候,儿子嘎玛早就到外面去玩了。
    学校放了暑假,放假的第一天,尼玛拍着嘎玛瘦小的肩膀问道:“儿子,准备在假期里干点啥啊?”
    “疯掉了玩,往死里睡!”一年级学生嘎玛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那就不写作业了啊?”
    “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写!”嘎玛更是不假思索。原来,这小家伙已经为自己的暑假生活做出了周密的计划。
    嘎玛说到做到,从放假的第一天起,就开始不折不扣地履行着自己的计划。每天吃完早饭,就出去跟村里的几个跟他一样的半大小子疯玩,一直玩到中午,等早上吃下去的那碗糌粑不知道到哪儿去了的时候,便匆匆地赶回家里来吃午饭。他一边吃午饭,一边就开始写作业,他的作业就是在他的阿妈达娃刚刚做完饭的案板上进行的。他吃着馍馍,写着作业,那急匆匆的样子,总是让尼玛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在电影里,一位解放军的指挥官在战场上临时搭成的指挥所里忙碌着,他一边啃着干馒头,一边在面前的一张大大的地图上急急地画着圈圈,而此刻,敌人飞机的轰鸣声已经在远处响起来了。通讯员急得在门口团团转,不断催促那位指挥官马上出发。
    有一次,尼玛看着正在写作业的儿子,对老婆达娃说:“你看,咱儿子!”
    “他在写作业呢。”达娃说着,言语里有些自豪,“可咱家也没有一张那种高高的桌子。”她说。
    “咱儿子是解放军!”尼玛似乎没有听到达娃的后半句话。
    达娃疑惑地朝着厨房里的儿子看看,又回头看看丈夫,一脸的茫然。
    “咱儿子还是解放军里的将军!”尼玛又说。
    达娃又疑惑地朝着厨房看看,再回过头来看丈夫的时候,他看到丈夫的脸上一副迷醉的神情。
    “你是在做梦啊你?”达娃朝着尼玛推了一把。
    尼玛趔趄着,笑着说:“我是说,咱儿子像解放军,像个将军一样!”
    像解放军,并且像将军的儿子写完了作业,又飞也似的跑出去玩了。下午,嘎玛一般都会玩到很晚才回家。回了家吃点剩饭,便回到自己在厨房里的卧室里,开始履行他那句话的后半句了。
    可是今天,儿子没有出去玩。就在尼玛眼睛里的火苗刚刚熄灭的时候,嘎玛从自己的卧室走出来了,他穿了一件略显肥大的深蓝色学生服,还戴着红领巾,冲着尼玛笑了一下。看到儿子的装束,尼玛恍然醒悟——今天村里要来一个有钱人,据说县长还要陪他一起来。那个有钱人给村里的学生娃每人买了一张写作业的小方桌,今天他就是要送小方桌来的。
    儿子嘎玛很兴奋的样子,他看到阿爸阿妈都在院子里,一边往门外走,一边说:“阿爸阿妈,我先去了,你们也马上!”
    看着儿子跑出大门的背影,尼玛手拍着自己的额头,说:“啊呀呀,你这屁股啊!”说着又朝着达娃的屁股拍了一下。
    “我屁股怎么了?”达娃躲闪着,急忙朝尼玛的眼睛看去,她看到尼玛眼睛里的火苗并没有燃烧起来,便放心地说,“你还有事要去忙的。”
    “你这屁股差点误了我的大事!”尼玛说着,朝着大门走去,“你说的那种高高的桌子今天拉来了!”他在大门口转过身来说。
    “是吗?”达娃高兴地叫道。

阅读全文(3935) | 回复(1)
登录后,你将出现在这里
RE:人贩子(一)
作者:拉吉卓玛(游客) 时间:2010-5-28 15:58:55
嘿嘿,那只蝴蝶很亲切!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