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列表
人贩子(四)
作者:龙仁青 时间:2010-8-16 18:08:03


    中午时分,一大早就到外面去玩的嘎玛急急火火地跑进院子,到自己的卧室里背上书包就又往外面跑去了。坐在土炕上正准备吃饭的尼玛和刚从厨房里端了一碟锅盔馍馍出来的达娃都吃惊地看着他。
    “不吃饭了啊?”嘎玛都跑出了门口,尼玛这才从窗户里喊了一声。
    “不了,我要到黑脸塔瓦大叔家去吃!”儿子一边跑,一边撂下了这样一句话,身影却已经飞奔着跑远了。
    尼玛打开窗户,他和院子里的达娃面面相睽。
    那天晚上,嘎玛回来的很晚,回来的时候却没有背着书包。
    “书包呢?儿子!”嘎玛一进门达娃就发现中午背走的书包没在他身上。
    “我放在黑脸塔瓦大叔家了。”嘎玛无所谓地说。
    “放在他家里干吗啊?”尼玛从里屋走出来,觉得这几天儿子的行为有些反常。
    “我以后就在他家里写作业!”嘎玛说。
    “这是为什么啊?”嘎玛的回答让夫妻俩觉得很意外,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问了这么一句。
    “今天中午他们家煮了肉。”嘎玛却答非所问。
    “煮了一顿肉就把你收买了啊?”尼玛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明白了大黑脸塔瓦的用心——这是他在用这样一种方式来感激尼玛那天的行为。
    “在那张小方桌上写作业,真舒服!”嘎玛回答道。
    “……”嘎玛的回答让尼玛哑口无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不由看了看旁边的老婆达娃,达娃也是半张着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黑脸塔瓦大叔说了,以后天天可以到他们家写作业,那张桌子是他们家的,也是我的!”嘎玛说着,进了自己的卧室。
    尼玛和达娃站在黑色的夜里,突然而至的寂静围拢着他们。
    时间过得很快。几番昼夜交替,几番日月轮回,转眼间暑假就快要结束了。村外山上的庄稼开始渐次黄熟,原本只是单纯的绿色的山头上,如今也有了黄色、红色和青色,一时间变得色彩丰富,层次分明,一种秋天的暖意荡漾在村庄的周围。村子里,人们也已经开始做秋收的准备了,不时会看到在自家门口的石沿上磨着镰刀的村民。尼玛还安排几个村民把村里小学校院子里的野草拔了拔铲了铲,做好了新学期开学的准备。
    这一天,天气阴霾,乌云密布,每天都勤于职守的太阳没有出来,一场大雨却在酝酿之中。到了中午的时候,淅淅沥沥的雨滴便开始飘落,接着就越来越大了起来,不大一会儿,整个村子就被笼罩在一片雨雾之中了。嘎玛一大早就从家里出去了,出门的时候,他说他中午还要到黑脸塔瓦家去写作业。尼玛朝着儿子离去的背影看了一眼,心里想,这个小男子汉,才这么一点点,就什么事儿都要自己拿主意,这让人总是有些不太放心。于是,便冲着嘎玛喊了一声:“你自己小心啊,别给我出什么事儿!”
    不知道儿子听没听到他的声音,尼玛没有听到儿子的回应,心里却无端地急躁起来。
    到了中午,嘎玛没有回来,尼玛走出大门,朝着黑脸塔瓦家住的的河那边眺望着,他看到塔瓦家的房子在雨雾里显得虚无飘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感觉,让他心里更加急躁起来,这是他以前从来也没有过的。
    “这小家伙,中午也不回家了。”他走进院里,给老婆达娃说。
    “他不是说要在塔瓦家写作业吗?”老婆在厨房里忙碌着,顺便走进嘎玛的卧室,把他没有叠整齐的被褥又重新叠了一遍。
    “这雨越下越大了。”尼玛走进屋里,把窗户打开,看着院子里浓密的雨雾。
    “你这人,下雨天开窗户干吗啊?”老婆也走进屋里,“快把窗户关上,怪冷的!”她说。
    “透透气,我觉得有点憋闷。”尼玛没有理睬老婆,依然让窗户敞开着。
    天色越来越暗,雨也越下越大,村外的那条河里肯定涨了水,隆隆的水声从屋里都能够听得很清晰。尼玛心里的急躁越发强烈了,简直让他有些坐立不安了。
    “我的看看去!”他说,“我看看这小子回来了没有!”尼玛下了土炕,穿上靴子,披了一条防雨用的毛毡便出了大门,丈夫的行为,让达娃也紧张起来。“快去快回啊!”达娃朝着尼玛喊了一声。
    尼玛走在泥泞的村道里,跌跌撞撞的摔了好几跤,他身上的毛毡上已经沾满了泥巴,但他顾不得这些,径直地往河上的那座吊桥走去。
    当他终于走到河边的时候,隆隆的水声首先让他吓了一跳,当他眯缝着眼睛,透过雨雾去看那座吊桥时,他发现吊桥塌陷了,而汹涌的河水也弥漫出了河床。看着这个情景,一种不祥的感觉顷刻间充满了他的脑际,他再也不敢看那座吊桥了。
    “嘎——玛——”他忽然大叫一声。
    ……
    嘎玛小小的尸首是在第二天从河的下游的一个拐弯的地方找到的。尼玛平静地闭着眼睛,就像睡着了一样,尼玛看着自己的儿子,想起了儿子的那句话:“往死里睡”,如今他真的就睡死了。
    原来,那天中午,嘎玛在黑脸塔瓦家吃了午饭,写了一会儿,就提出他要回家去,塔瓦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点,就让他再等一等,等雨小一点了再走。嘎玛朝着窗外看看天,便听从塔瓦的话,又坐了一会儿。可是雨却越下越大,一点儿也没有停的意思。嘎玛便站起来说:“我要回家了。”说着就朝门外走去。
    塔瓦急忙拿出自己的毛毡雨衣给嘎玛披上,说:“我送你回去。”
    “不用!”嘎玛坚决地说,“我自己回去!”
    黑脸塔瓦领着儿子把嘎玛送到了吊桥边上,嘎玛上了吊桥,向着他们挥挥手,急急地向河对岸跑去。此刻的雨下的也来越大,黑脸塔瓦便又领着儿子赶紧回到了家里。
    黑脸塔瓦知道嘎玛死了的消息后,惊得嘴和眼睛都张得大大的,他后悔那天没有送嘎玛过河去,他走到尼玛面前说:“村长,你惩罚我吧!”
    尼玛毫不犹豫地朝着塔瓦狠狠踢了一脚,塔瓦应声倒地,却一点也没有躲避的意思。尼玛接着又是一脚,几个村民看见了,急忙过去拉住了尼玛。

阅读全文(4026) | 回复(0)
登录后,你将出现在这里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