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列表
城市的钥匙
作者:龙仁青 时间:2010-12-7 11:46:45

城市的钥匙

1

  次洛的家住在铁卜加草原,在离他家帐篷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古城遗址,叫伏俟城:这是一座四方的城池,坍塌的城墙上生长着纤维粗硬的芨芨草,早已和草原浑然一体,但依然突兀着它曾经的厚实和高大。城墙的南面有城门,说是城门,看上去倒像是一个硕大的豁口。次洛并不知道这是一座古城遗址,在他的眼里,这里和草原上的一座平常的草坡或者一个废弃的羊圈没什么区别。放羊的时候,他经常去古城墙下,在芨芨草丛里呆坐一会儿,看两只草原鼠在他的面前互相追逐着,一会儿钻进洞里,一会儿又爬出来,对他这个人却视而不见;看一只灰色的蝴蝶飞过他的头顶,在他脚边的一簇叫蜜罐罐的白色野花上停留片刻,又不知所往地飞向别处。他还记得,有一次他在那个像豁口一样的城门口发现了一块瓦当,瓦当的上面是一个张着大口的野兽的头,便把它从地上捡了起来。没想到瓦当下是一个蚁巢,很多的蚂蚁,很多的蚁卵。忽然被暴露在阳光之下的蚂蚁们显得很慌张,忙乱成一团,但它们马上就有了秩序,开始把一个个蚁卵运送到尚未暴露在外面的地层深处,不大一会儿,就看不到一颗蚁卵了。次洛被忙碌的蚁群所吸引,他专注地看着它们,直到它们搬走了最后一颗蚁卵,手里的那块瓦当早就丢弃在一边了。在次洛看来,这块瓦当和草原上四处可见的鹅卵石并没有什么区别,放羊时,可以放在抛石器里驱赶羊群。
  这两年,每每到了夏天,就会有很多穿着旅游鞋、戴着太阳帽,背着双肩包的人到这儿来,他们在城墙的废墟上走来走去,还拿出照相机,不断地拍着照片。次洛很好奇,有时就走到他们跟前看热闹。有一天早晨,次洛刚把羊群从自家羊圈里赶到离伏俟城不远的草滩上,就看到几个人在那里说笑着,不断地拍着照片,次洛便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那天,他穿着阿爸为他刚刚缝制的羊羔皮“擦日”,那些人看到他,惊喜地围拢了过来。
  “你的衣服真漂亮!”他们说。
  “跟我们合个影吧!”他们说。
  他们一个个走过来,把手搭在次洛的肩膀上,和次洛合影,次洛也来者不拒,扯着嘴,露出刚刚换了的两颗大门牙灿烂地笑着,和每一个人合了影。那些人里挎着照相机的那位还单独给次洛拍了一张照片,次洛于是就在他们的照相机的显示屏上看到了被缩小了很多倍的自己。
  “下一次我们再来的时候,给你把照片带过来!”那个挎着照相机的说。
  次洛点着头,用汉语说:“谢谢!”
  他们并没有把照片带过来。有一天,阿克南杰家在城里工作的万玛回来了,回来的第二天,就来找次洛,他带来了一本杂志,次洛看到自己的那张照片就赫然出现在这本杂志上。次洛很惊讶,但万玛却表示这并不值得惊讶。
  “并不是这张照片上有你,所以就放在这本杂志上了。”万玛说。
  次洛不解地看着万玛。
  “是因为这张照片上有伏俟城。”万玛说。
  次洛看看照片,又看看万玛,越发地感到迷茫。
  万玛看看次洛,眼睛里有点不屑的意思,他指着照片的背景,说:“就是这个。”
  次洛再次看看照片,有点疑惑地问万玛:“你是说这个‘巴托’”吗?“巴托”是藏语,指的是草原上那些突兀着的草坡。
  万玛再次看看次洛,眼睛里的不屑深重了一些,“这不是什么‘巴托’,这是一座古城。”
  “一座古城?”次洛很惊讶。
  “是啊,一座古代的城市。”
  “一座城市?”次洛更加惊讶。
  那天,万玛就带着次洛去了伏俟城,他们登上坍塌的城墙,万玛指着前面说:“这就是一座城市。”他们又沿着城墙走到那个豁口处,万玛说:“这里是城门。”万玛说着停下来,前后左右张望了一番,又沿着城门往里走,边走边说,这是一条中轴线,这条中轴线两旁的这些隔断,是一间又一间的房子。次洛跟在万玛的后面,看着在他们的两侧一条条像隆起的田埂一样的横道竖道,心里浮现起他曾经去过的县城马路两旁的的商铺店面,这些商铺店面鳞次栉比,偶然有一座三层或者五层的楼房鹤立鸡群一样立在中间。他们一路走着,不大一会儿就到了一座高高突起的草坡前。“这里是一座小方城,也有可能王宫。”万玛指着那座草坡说。万玛说这话时,次洛的眼前出现的是县城里的百货大楼,那里面琳琅满目地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在次洛心目中,王宫也就不过如此。
  万玛带着次洛游走在次洛再熟悉不过的草原上,次洛却感到了初次来到这里一样的新鲜,他还是有些疑惑地问万玛:“你是说这里是一座城市?”
  “是啊,这里曾经有过一座城市。”
  “就像西宁一样吗?”
  万玛侧身看看从他的后面走到他一旁的次洛,说:“可以这么说吧。”
  “也有像西宁那样很多的人吗?”
  “可以这么说吧。”
  “也有像西宁那样很多的汽车?”
  万玛停下来,看着次洛说:“那时候没有汽车,那时候全是马拉着的或者牛拉着的木车。”
  “有很多吗?”
  “应该有很多。”
  次洛不由向四周看看,感慨地说:“这座城市要是现在还有那多好啊!”
  “可惜已经消失在历史的云烟里了。”万玛叹息着,问次洛:“你知道藏族在历史上也叫吐蕃吧。”
  “当然知道!”次洛说,“我听阿爸给我讲过松赞干布的故事呢。”
  “那你也一定知道文成公主。”
  “就是阿姐嘉萨(汉妃姐姐)啊,我当然知道!”次洛说。
  “是的。”万玛说,“阿姐嘉萨就来过这里。”
  “是吗?”次洛听了很惊讶,不由大声反问道。
  “当然是。”万玛说着,陷入了沉思,半晌后说,“伏俟城是吐谷浑国的都城,这里曾经有个国王叫诺曷钵,他娶了唐朝的一个公主,公主叫弘化公主,文成公主嫁到吐蕃的时候路过这里,弘化公主就把她迎请到了这里。”
  次洛听得虽然半知半解,但还是由衷地说:“阿吾万玛,你知道得真多!”
  万玛讳莫如深,转而又问道:“那你阿爸也一定给你讲过格萨尔王的故事吧。”
  “当然讲过,难道格萨尔王也来过这里?”次洛更加惊讶。
  万玛点点头:“吐谷浑,极有可能就是格萨尔王的故事里提到的霍尔国,霍岭大战的故事很可能就发生在这里。”
  次洛听了,更是一脸的崇敬,他再一次由衷地说:“阿吾万玛,你知道得真多!”
  万玛的眼睛里没有了刚才的不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神往的目光,他举目远望,深沉地说:“是我们这片土地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

  天军给寒梅的短信:我们一起去伏俟城吧,那里是一座古城的废墟。
  寒梅的回复:嗯,从实现的城市走进古老城市的废墟,我们反而能找回我们的真实。 
  天军:是啊,走进伏俟城,就是走进了自然。
  寒梅:到了伏俟城,就是到了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

  万玛走了,伏俟城成了次洛最爱去的地方。每次到了伏俟城,他就有了跟以往不一样的感觉。他总是要登上坍塌的城墙,像万玛那样举目远望一番,心里想一想文成公主和弘化公主亲密无间地聊天的情景,想一想格萨尔王和霍尔国白帐王刀光剑影交战的场面,神情庄重而又严肃。
  这一天,次洛起来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升起,次洛便坐在帐篷门口,看着东山顶上那一抹血红的云彩慢慢变换着颜色。云彩由血红变成了淡红,又由淡红变成了浅黄的时候,太阳就被云彩托举了出来,刚刚苏醒过来的太阳似乎还有些睡眠不足,无精打采地升腾着,显得有些绵软无力,禁不起哪怕是最轻的打击。就像是阿妈刚刚从酥油桶里打捞出来的一砣酥油,轻轻按一下,上面就会留下一个深深的指印。
  阿妈起来了,阿妈看到次洛坐在帐篷门口,有些意外。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阿妈问次洛。
  “阿妈,我们家好长时间没有来过客人了。”次洛答非所问。
  阿妈张张嘴不知道怎么回答。
  阿妈洗漱了一番,提着挤奶桶出去挤牛奶了,这会儿,阿爸也起来了。
  “你刚才给阿妈说什么?”阿爸便穿皮袄,便问次洛。
  “我说咱们家好长时间没有来客人了。”
  阿爸听了次洛的话,不由笑了:“你想家里应该来个什么样的客人?”
  “什么样的都行!”
  ……
  吃完了早饭,次洛把牛羊赶到帐篷前面的草滩上,又去了一趟伏俟城。他登上了城墙,城墙上的芨芨草在清晨凄冷的风中摇晃不止,发出嘘嘘的声音,而太阳就悬挂在芨芨草尖上,慢慢地攀升着,显得坚定又充满自信,已经没有了刚刚升起时的懒散又软弱的样子。次洛沿着城墙,走到了城门的顶端,便坐了下来。从这里可以看到他家的牛羊群,一旦牛羊群里有点风吹草动的事情,他可以一眼看到。
  次洛坐在一座草坡上,随手捡起一块带尖的石头,在地上画了一个圈,然后侧身捡了两块鹅卵石,一个有些敦实,一个有些细长,他把两块石头放在画好的圈里,“这是阿爸和阿妈。”他说。
  他又捡了一块瘦小的鹅卵石,拿在手里不断晃动着,嘴里发出“旺旺旺”的声音,显然,这是一只狗在叫。
  “家里来客人了!”次洛夹着声音,学着阿妈的腔调说着,把那块瘦小的石头放在圈外,动了动圈里那块细长的石头。
  “哦,我去挡狗去!”次洛又粗着嗓子,学着阿巴的声音说了一句,放开细长的石头,把那块敦实的石头拿起来,拿出了圈外。
  “你这恶狗,别叫了!”次洛依然粗着嗓子大叫了一声,用那块敦实的石头压住了那块瘦小的鹅卵石。
  “是哪儿来的的客人啊!”次洛又夹着声音说着,把那块细长的鹅卵石拿出了圈外。
  “是……是……”次洛急忙放开细长的石头,又抓起压在瘦小的石头上的敦实的石头,粗着嗓子想说什么,这才想起要来的“客人”还没准备好。
  “应该来个什么样的客人呢?”次洛自言自语着,陷入沉思,接着又自言自语道:“应该来个城里的客人。”
  次洛想来自城里的“客人”,应该与他捡到的这几块鹅卵石有所区别,但他的前后左右都没有一块不一样的石头,他忽然想起那天他在城门洞口见过的那块有着兽头图案的瓦当,便站起来,朝着城门的方向跑去。
  到了城门口,没有找到那块瓦当,却在一片被人践踏和踩压得有些杂乱的芨芨草丛里发现什么东西在闪光,很耀眼,次洛走过去,才发现那是一串明晃晃的钥匙。
  次洛把那串钥匙拿起来,那串钥匙沉甸甸的,一只扣环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钥匙,次洛猜出这是城里人丢失在这里的钥匙——草原上的帐篷不锁门,家里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柜子啊箱子啊要锁起来的。

  天军给寒梅的短信:宝贝,我把钥匙弄丢了,包括我们的那把。
  寒梅的回复:是吗,是不是你老婆发现藏起来了?
  天军:不会的,我肯定是我们去伏俟城的时候丢在那里了。
  寒梅:嗯,可能是我俩在那片芨芨草丛里“爱”的时候丢掉的。
  天军:那是我们第一次“野合”。
  寒梅:不要说这么脏的字词,我们是大地为床,蓝天为被。

  次洛家真的来客人了,不过不是城里人,是次洛的舅舅,他还带来了他的儿子旺秀,这让次洛高兴得不知道怎么表达了。旺秀八岁了,比次洛小一岁,当天晚上,两个小家伙挤在一条皮袄里,聊到了很晚,次洛向他的小表弟吹嘘了他家附近了不起的伏俟城,并答应他,明天一大早就把他带到伏俟城去。但旺秀并没有表现出过分的惊讶,这让次洛有些失望。
  第二天,次洛又起了个大早,他也把旺秀叫起来,旺秀还有点懵懂的样子,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说:“这么早啊!”
  “先去看,看完了再回来赶牛羊出圈!”次洛说着,成竹在胸的样子。
  朝阳的光辉铺洒在草原上,草原被包容在一种柔和的暖色之中,两个小小身影迎着朝阳大步流星地走着,他们的身后,是他们长长的影子。
  次洛把昨天捡到的那串钥匙带在了身上,钥匙就揣在他的怀里,随着他走路的步伐,不断发出铮铮的有节奏的声音。
  次洛带着旺秀爬上了伏俟城的城墙,他把一只手插在腰上,另一只手指着前方,对旺秀说:“看,这就是一座城市!”
  “城市?”旺秀看着前面虽然突兀着,但和草原已经融为一体,看不出有什么区别的城墙以及被城墙围拢着的城池,有些大惑不解。
  次洛看看旺秀,眼睛里立刻有了当初万玛看他时的那种不屑的目光,他向旺秀做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便朝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来到城门口,次洛停下来,从怀里掏出那串钥匙,用那把最大的、四棱的钥匙在空中做了一个开门的动作,说:“这是城门,我把城门打开了!”
  “城门?在哪呢?”旺秀有些疑惑地问着,还朝着前后左右看了看,寻找着次洛凭空打开的城门。
  次洛对旺秀的表现大失所望,对旺秀不能看到那扇沉重又金碧辉煌的大门而感到遗憾,他想向次洛描述一下这扇门。
  “这是一扇红色的大门!”次洛说,“很大!”次洛说着使劲张开了双臂,但他即刻感到了自己的这些话很苍白,还是没办法让旺秀看到这扇大门,于是,他又换了个方式。
  “你知道雄狮大王格萨尔和霍尔国的白帐王打仗的故事吗?”
  “当然知道,怎么了啊?”
  “就是在这里打的!”次洛说。
  “是吗?真的吗?”旺秀惊讶地长大了嘴。
  次洛看到自己的这招起了作用,心里暗喜着,继续说道:“很久很久以前,有个霍尔国,霍尔国里住着一个白帐王,他的老婆死了,他想再去一个美女,就派出了白鸽子、花喜鹊、红嘴鹦鹉和黑乌鸦四处寻找美女。那只黑乌鸦飞到了岭国,发现了美丽的阿内珠牡,于是就把这个情况禀报给白帐王。白帐王听了很高兴,立刻就带着他的兵到岭国去抢珠牡。那时候格萨尔王到北方魔国去了,还没有回来,阿克晁同当了叛徒,他们就把阿内珠牡抢走了。格萨尔王得知这个情况后,就赶紧回到了岭国,处罚了当了叛徒的阿克晁同,又乔装打扮来到霍尔国,杀死了白帐王,救回了珠牡……”
  “我早就知道这个故事,我也会讲这个故事!”旺秀说。
  “格萨尔王就是在这里杀死白帐王的!”次洛使出了杀手锏。
  旺秀被这句话镇住了:“真的吗?谁告诉你的?”
  “城里的阿吾万玛就这么说呢!”
  “他真的是这么说的啊?”
  “……”次洛有点语塞,但他马上说,“反正差不多!”
  次洛带着旺秀走到了那座小方城跟前,他又掏出钥匙来,用另外一把钥匙在空中做了一个开锁的动作,说:“这里是王宫,这里住过一个公主姐姐,她也和阿姐嘉萨一样,是从汉族地方来的。”
  “这也是阿吾万玛告诉你的吗?”
  “这个公主姐姐是这座城市的国王的王妃,这个公主姐姐和阿姐嘉萨在这里聊过天!”
  这会儿,旺秀已经对次洛信口开河的故事不感兴趣了,他感兴趣的是次洛手里的那串钥匙,他有些好奇地看着次洛,目光跟随着次洛有些夸张地摆动着的手,那串钥匙就在次洛的手上,随着次洛摆动不止的手,不断发出铮铮的声音。
  “你手里的钥匙是从哪里来的?”旺秀问次洛。
  “我捡到的!”次洛说。
  “让我看看!”旺秀说着,伸手就把那串钥匙从次洛手里抢了过来。
  在一大串钥匙里,旺秀立刻发现了有一把钥匙与众不同:钥匙头上缠着胶布,胶布上是一幅用钢笔绘出的图案:一支箭斜插在一颗心型图案上,穿透了那颗心。
  “这把钥匙有意思!“旺秀说。
  次洛一把又把钥匙抢了过去。

6

  天军给寒梅的短信:宝贝,嫁给我吧!
  寒梅的回复:你是说让我离婚,再嫁给你?
  天军:是啊!
  寒梅:那你什么时候娶我啊?
  天军:相约零八,大约在夏季。
  寒梅:你是说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吗?
  天军:是!
  寒梅半晌没有回短信,天军便发了一条彩信过去:一支箭斜插在一颗心型图案上,穿透了那颗心。
  寒梅回复:噢,我中箭了!

7

  远远看到次洛的阿妈站在帐篷门口,不断地招着手,次洛便带着旺秀往回走:该吃早饭了,吃完早饭就要把牛羊群赶到草滩上,这是次洛每天雷打不动要干的活儿。走在回家的路上,次洛的心里却有些意犹未尽,旺秀的反应远没有像他期望的那样惊讶和意外,于是他又对旺秀说:“这个城市就像西宁那么大呢!”
  “你的那串钥匙是哪儿捡来的?”旺秀却并没有接他的茬。
  “也有像西宁那样很多的人呢!”
  “不会是你从城里人那里偷来的吧?”
  “也有好多的汽车呢!”次洛说着,想了想又说,“不过不是汽车,是马拉着的或者牛拉着的木车。”
  “我问你的钥匙是从哪儿捡来的呢!”
  “你怎么老是问我这个事情啊!”次洛不高兴了。
  “人家丢了钥匙的人可能正在找钥匙呢,他们可能很着急的!”旺秀虽然比次洛小一岁,但说话的口气却像是次洛的哥哥。
  “那他们也找不到了。”
  “从哪儿捡来的,再放到那儿去,也许他们就找到了。”旺秀说。
  次洛不由停下脚步,想了想,“那我们把钥匙放回去吧。”他对旺秀说。
  “好!”
  次洛又带着旺秀往回走去。

8

  寒梅给天军的短信:我们去伏俟城找找那把钥匙吧。
  天军的回复:能找到吗?
  寒梅:也许能的。
  天军:那我们就去找找。

阅读全文(5886) | 回复(3)
RE:城市的钥匙
作者:久美多杰 时间:2010-12-8 11:22:24
[b][/b]
RE:城市的钥匙
作者:德格才让 时间:2011-3-19 14:25:17
哈哈,拜读 了。
RE:城市的钥匙
作者:天篝 时间:2011-10-20 13:05:38
拜读了。祝福身体健康!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引用 插入表情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