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珍珠念珠
 
 
时 间 记 忆
 
用 户 公 告
QQ:963274880
 匣子中的点滴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链 接
 
博 客 信 息
  • 日志:75
  • 评论:242
  • 留言:13
  • 访问:288533
 
 
 
 
我这个三十耳边的女子
[ 2009-6-2 19:45:00 | By: 念珠 ]
 
         二十岁以后年龄就好像我欠了它什么一样,追着我,让我疲惫的,中途没来得及赏景的到了三十的边缘,经过三年的社会洗礼,算是长大了,再经过几个月的拼打,在对手手中终于把口粮夺了过来,就这样算是稳定了。父母放心了。
    紧接着,按照事情发展的顺序,家里人开始操心我的终身大事了,哎,人生怎么就这么多问题需要解决啊?
    高中时,忘了那本可怕的书叫什么了,留意了一句话“没有理想的人,以后就不会有什么成就”,于是偷偷的寻找自己的理想,老师?商人?医生?都不是,可是我的理想到底是什么?难道我真的就不会有什么成就吗?为此苦恼了很久,怕同学笑话,我就把父母的希望当做自己的理想------医生。也有一段时间认为那就是我的理想。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什么!当然,似乎也应验了那句话,我也没有什么成就可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扯到这里了。
    现在和同学聊天除了工作就是家庭,班里的很多人都一个接着一个结婚了,是不是我也该入流?谈及的话题都是那么的现实,现实的让人战栗,现实的让人觉得那也算是很有道理,值得考虑。话题中唯一没有提到的字眼就是---浪漫。曾经是那么的期望自己有一段浪漫的故事,浪漫的表白,浪漫的玫瑰,浪漫的语言,时刻被浪漫包围着,弄的晕头转向的。哈哈。现在的我对朋友说,浪漫这两个字,无论它散落的味道也好,扬起的灰尘也罢,都已撇下我,飘到18岁的表妹那里了。
    考虑自己的大事的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为什么要“讲究”门当户对,这个简直是很经典的一个词语。很多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找个条件好的人,哪怕物质条件不是特别好,也不能比自己差。我和父母意见一致,要找和自己一样的人,人爱财,但是人更要活的舒服,不是物质上的舒服,而是可以互相理解对方的疾苦,牧区的人娶个城市的高官女儿,终有一天会分开,因为他们不是一种人,无法互相理解彼此的世界,那样的婚姻是悲哀的。我不攀龙附凤,只求幸福的过个日子,不饿即可,不冷就满足,适当奋斗一下,以表示我也是个有上进心的女子,只是没有那么伟大。
    我这个三十耳边的女子,今天感慨一下,岁月啊,真是追着不放啊!
 
 
 
瞎扯扯
[ 2009-5-22 10:18:00 | By: 念珠 ]
 

      网站出了问题,我的一些杂文丢了,但是不是很多,起初有一点可惜,但是细细想想,也没什么可惜的,权当上天不够满意我的扯淡,暗示我要更加奋发图强。

让我明白了一些事情:

1.       写东西不能乱写,一定要让自己觉得拿出来还可以才去晒晒。

2.       东西一定要找个其他的盘存一存,这样以后就不用怕丢了。

3.       绝不拿写博作为任务,或者作为炫耀的果实(虽然博文中精品比较频繁)。

4.       写自己想写的,写自己亲眼看到的,写自己亲自了解过的。

5.       随时处于思考状态和记录状态,想到什么就赶紧记下来,否则,不过多长时间,我绝对会忘记,我知道自己的记忆力。有时候我这个脑子里也会蹦出一些不错的词语。

6.       体谅网络管理员的苦衷,文化发展太快,网络这东西更是深不可测。

7.       愤青的人越来越多,埋怨社会,埋怨世道,埋怨命运的人正在盛产,博客成了很好的发泄之地,博文多了,管理员就忙了,不免有做不到位的地方,所以理解万岁。

8.       不会一味的、盲目的愤青,世道不公平,但是我们也难辞其咎。一切从自身做起。

   其实,没什么,没有了就没有了,再写呗!

 
 
 
发呆的够够的
[ 2009-5-21 22:18:00 | By: 念珠 ]
 

 

    清明节,放假三天没有回家,呆在自己的房子里,足足的发呆的够够的了。

    现在变得不怎么喜欢出门了,也不喜欢找朋友去聊天。似乎更喜欢自己呆着,想一些事情,写一些只有自己看得懂的小文。特别感激网络,让我不觉得寂寞和无聊。也不知道自己在电脑上一整天在忙着什么,反正一天就会这么过去。

    想想在上大学的时候,大一时只知道放开了玩,似乎想要把高中的时间欠我的全都要回来,结果第一学期,考试结果告诉了我:过去的就是过去的,现在的过去了,就后悔来不及了,于是成绩挂了两门。再后来就不敢那么疯的玩了。

    四年就那么快的结束了,毕业回家乡,想找个事情做,看到墙上打字室的招聘启事,想都没有想就去面试了,老板让我打字,我在键盘上费力的找了很久字母,一句话被我发了霉的打了出来,老板皱皱眉头,竟然聘用了我,我想他一定是真的找不到人了,要不就是可怜我了。我的第一份工作工资是二百,那时候觉得:哇,好多钱啊!满意的不得了,小小的打字室,就我一个人,打字、复印、制表,我都要从头开始学,没有事情干的时候,就使劲的学习打字。呆了一个月,辞职了,理由是发现了待遇的不公平,长进了啊!

    紧接着参加一个民间舞蹈团,说是有机会出国,结果练习了一个月,后来也是由于种种原因泡汤了。这段记忆我多么希望可以是不存在的。

    毕业了,总不能在家呆着,还让父母养着吧。又出去找事情做。于是去一个郎玛做事,白天是餐厅的服务生,晚上是郎玛的服务员。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专门有人培训我们如何倒水,如何换烟灰缸等等,还是从头开始学。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有一次一个婚礼上,领班给我一个大包间,两张大桌子,要不断的上菜,添水,换烟灰缸之类的,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时间。等到上东坡肘子的时候,现在都觉得那个盘子是我见过的最大的,最重的盘子,之前不知道它的重量,也许也是自己本来手劲就不怎么样,或者已经累了,单手想把盘子放到餐桌上,等端起盘子准备放下的时候,手腕不听使唤的一倾斜,整个东坡肘子就这么实实在在的落在了桌子中间的空余处,那个时候我就想:这下完了,工作没了。结果是客人很善良,没有说什么。真是万幸。现在去餐厅吃饭,看到年纪小一点的服务生都会想起自己的过去,很是怜惜。这份差事是从早上七点要一直干到凌晨两点,三个月之后,我的身体向我罢工,昏迷三天,于是辞职了。

    再后来就去了一个旅游购物区,喜欢它是关于藏族文化方面的,在那里我了解了很多关于咱们民族的很多知识,历史,宗教,医学等等。从导购到串堂到外联,再到经理助理,两年时间,似乎一些都比较顺利,学会了很多做人的道理,也看清了很多事情。知道了什么适合自己,什么不适合自己。学会了争取,也学会了放弃。那个时候充满希望,希望自己是有用的,工资算什么,只要不饿着就别无他求了,经理要报销我的交通费,竟然还很“英雄”的拒绝了,多么“伟大”啊!一个月下来,不要说工资不够,还要向家里人求助。不过现在想开了,权当锻炼吧!两年后,在本质没有变坏之前,我再一次选择了离开。来到我久别的家乡。

    在家乡,真的很开心,安静,单纯,是个适合我的地方。发呆的时候也没有人打扰。

    人生可以错过,可是失去,甚至可以伤痛,就是千万不能空白。

 

 
 
 
家里上周念经了
[ 2009-5-21 22:03:00 | By: 念珠 ]
 
         上周专门回家,就是因为家里念经,是平安经,祈求家人平平安安。随手照了几张,拿出来晒晒吧!

这个是念经需要准备的朵玛

爷爷准备这些花了一天的时间

童年,我是在爷爷法器声中入梦的

爷爷和阿卡念了整整两天时间,这位阿卡博学多才。


 
 
 
藏族风俗中有这东西吗?
[ 2009-5-21 21:22:00 | By: 念珠 ]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过年的时候有些藏族家的门上就会很“时髦”的贴上如下这样的东西,很抱歉,我不知道这个怎么称呼,汉族家门上的称之为对联,藏族家门上的是?实在是不知道。

    我不知道这个是以前就存在于藏族风俗中,还是为了顺应时代的潮流而出现的新新文化。但是本人就是觉得不舒服。虽然这个对你们并不重要,我也没有希望会影响到你们,只是吐个痛快。不知道几年后,几十年后,藏族文化中还会出现多少个这样的新新文化,不知道还有多少个根会被后代所遗忘!!



 
 
 
就让我再写它一次吧
[ 2009-5-20 17:48:00 | By: 念珠 ]
 

工作比较清闲,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看书。上学的时候,读的其它书籍不多,尤其是政治方面的。现在,算是上天给我机会补过吧。但是看久了,总会有思想撒野的时候,习惯地就会把头扭向窗子那一边。和年前不一样,我可以看到绿色了,那个曾被我写作沧桑的老树终于蕴育出了一片片的绿色,被风带着的阳光见缝就钻的射向花园中。

    此刻我的心情好极了,我愿意将这片花园称为“枯萎中的绿色”,也许它并不在乎这个。

    人是个奇怪的动物,或许我棒打了一片,那么就说我是个奇怪的动物吧。

    有朋友曾经说我像他们那里的天气----阴沉沉的。我倒是很喜欢这个总结。我喜欢阴天,喜欢雨天,喜欢雪天。喜欢乌云像发怒了一样的压到山顶时的感觉;喜欢雨滴打到衣服上,随之绽开,成为我可以想象得到的无形图案;喜欢欣赏雪花漫天滑着属于它的自由舞步。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是纯纯粹粹的怀旧之人。

    想想我的过去,时而撇嘴笑笑,走累了,就甩甩脑袋进入下一个场景。时而又伤感片刻,但是那种忧伤又带着些许甜味,你可曾品尝过?你无法确定那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时而我还会憧憬一下下,“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如果我有······那么我一定要······”。此时此刻,我已飘的很远很远了,就在我的尘埃世界里自娱自乐,自给自足着。我并不在乎你的嘲笑。

    现在看着绿色,心情是舒畅的,听着音乐,觉得什么都是那么美好,没有什么是大不了的,只要你愿意,阳光也会随着你的笑脸变换色彩。

    我怀旧,但我不会沉浸在过去中。

    绿色,是个有魔力的颜色,比起黑色。

 
 
 
 
老树老房无昏鸦
[ 2009-5-20 17:46:00 | By: 念珠 ]
 
       都快四月了,这里的天空竟还是肆意的飘起了雪,没有方向,随着性子落了下来。一向很喜欢下雪的我,起身望向窗外······

       单位的后院有几排老房子,听老教师说,这些以前是教室,现在用作库房了。

       只有三排老房子,那房顶的瓦片似乎记载着所有经历过的阳光,被晒的苍老、乏力,每一片瓦之间还在费力的支撑着。旧式的窗子让人不仅想起父亲那一辈激情直愣愣的岁月。老房子的中间也是一个老旧的小花园,没有芬芳的花,哪怕是夏天,只有几颗土黄的生存的枯树,也许你会说“好难看的树啊”,但是,如若那是一副画,我想未尝不是一副不错的“老树无昏鸦”!

       花园里兴许很久没有整理过,枯黄的杂草慵懒的躺着,我想等那第一阵春风吹过时,他们才会睁开惺忪的双眼,着上绿色的衣裳,争先的享受甘露的滋润吧!

       虽然不远处有新盖的瓦房,但是我并不是很喜欢。

       我喜欢院后花园中的那几颗任性的树,虽无声色,无生机,却让我沉稳,让我感叹人生经不住岁月的洗涤,让我珍惜现在的拥有!

 
 
 
风带着我的思绪回到家乡
[ 2009-5-20 17:37:00 | By: 念珠 ]
 
       这两天天气越来越冷,像是回到了冬天,望着窗外似乎有霸占欲望的风歇斯底里的吼着,突然想起了冬天的家乡,想起了家乡的河,也想起了我曾放过羊的那座山。
       母亲的家乡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地方,但是绝对不是郁郁葱葱的山;没有美丽的湖泊,只有夹带着一些黄沙的一条将整个乡的村落一分为二的河流;更没有辽阔的草原,只有屈指可数的一些正在奋力成长的小树;甚至在炎炎的夏日,走在路上都没有足够的树荫来供你乘凉,而你还要忍受脚下被晒得发烫的黄沙。
       看了前面可千万不要以为我们家乡有多么可怕,他也有可爱的一面。这里的山虽然不郁葱,但是那里有我和伙伴无数的欢笑;虽然河流夹杂黄沙,但是我们仍然快乐的嬉闹;虽然无处乘凉,但是我们可以享受阳光!总之,觉得家乡还是蛮可爱的。
       觉得很有意思的当属家乡的一种风俗了,就是过年的时候,每一家都会在墙上摆放冰块,冰块的大小和柚子差不多,每个冰块之间大约一米的距离。凡是有墙的地方都会摆放。
       大年三十那天所有过年前的准备工作都完成了,下午就会将家里的院落彻底的清扫一遍,(因为下面的工作将是很神圣的,容不得一丝尘染。)然后全家人就会去河边挑一些干净的冰块带回家里,弄成需要的大小,放置在墙上。我很是奇怪,问父亲是什么涵义,父亲告诉我那是敬献给神灵的净水。河中的冰块晶莹剔透,一尘不染,表达了人们对佛祖最圣洁的信仰。
       你无法想象,从半山腰俯看整个村庄,每家墙上的冰块在日落余晖的照耀下,犹如华丽服饰上镶嵌着的粒粒钻石,闪闪烁烁,色彩变换,那种景象在喧闹繁华的城市里是找不到的,等明年,我一定补上几张照片。
 
 
 
阿伊隆隆的八十大寿
[ 2009-2-12 15:41:00 | By: 念珠 ]
 

       今年寒假,过年前八天就去了妈妈的家乡,因为大年初三我们要给八十四岁的奶奶过大寿,需要准备的事情太多。
       我不知道用汉语这个要过寿奶奶应该怎么称呼,她其实是我姥爷的姨妈,因为一生都没有成家,就一直被我舅舅赡养着,我们都尊敬的称她为阿伊隆隆(老奶奶)。
       在妈妈的家乡,过年前除了在特定日子要对整个房子进行大扫除外,还要选个日子炸油馍馍,散子,麻花。虽然忙碌,但是还是很开心。今年我们需要炸的馍馍就比往年都多了。
       女的负责准备大寿上需要的食物,男的则负责购买大寿上需要的所有东西。大寿需要举行两天,第一天我们会邀请全村的人来舅舅家里吃饭,第二天就是专门请阿卡给奶奶念经,祈求她老人家身体健康、长寿。到时候要点千盏酥油灯,盛满千杯净水!亲人们还要磕头满一千个,绕着贡品一千圈。
       等大寿完后,自己家里人还会聚会几天,因为妈妈的老家有两个舅舅和一个姨妈,三个都在一个村里,我们会轮流在三家聚会,唱歌、跳舞,整个家族的人聚到一起有四十多个人哪!很是热闹开心啊!

妹妹是奶奶抱大的,我总是说“阿伊,您最疼才才了,就是不疼我”,阿伊隆隆总是笑着。

因为相机坏了,手机照的效果不是很好。

 

酥油灯亮起来都很漂亮

妹夫负责净水的一切事务

我们会绕着院落中的贡品来磕头和转圈满一千个。


给村子里的人准备了零食,饮料还有米饭之类的。
 
 
 
叔叔的婚礼
[ 2009-2-12 14:39:00 | By: 念珠 ]
 

       从妈妈的家乡回来,我在家只休息了两天,就去了父亲的家乡,去参加我小叔叔的婚礼。
       有一点特殊的是,叔叔的这个新娘是要去偷的。
       在父亲的家乡,如果双方想成家,但是女方的家人又不同意,男方就可以找人帮忙,定个晚上去偷新娘,然后在门口的锁环里挂个哈达,以表示新娘被偷走。然后第二天才会让媒人去正式提亲,顺利的话第二天就会举行婚礼。



       在新娘到来的时候会用到这些东西,每个东西上都栓这羊毛,栓羊毛的人也要是贤妻良母。说是吉利的象征。



       这个用藏族叫“久”,汉语音译为“铁”,新娘来后会喝用这个羊腿煮的汤,寓意为:新娘会铁了心的呆在这个家里。






牧区的酒席的排场都很大,但是大家都会客气,不会去吃。




晚上12点,新娘被偷来了,新娘会用袖子捂住自己的脸,被人扶着进屋。

   新娘进屋后,家里会从村里请一位贤妻良母在婚礼上为神灵进献纯洁的牛奶,祈求白头偕老。




       这张是新娘来的第二天,早上四点,媒人就去提亲了,到中午时女方家终于同意了,并且女方家来了15个亲人,以表示婚事的同意。并且和男方家的人互相认识,从此就是一家人了。




爷爷让我给前来参加婚礼的女人们留个影,艳丽的服饰为冬日的草原增添了几分色彩。




婚礼之中也有情歌对唱,有时是晚上,有时是白天,要看情况。

 

在我们等待新娘的时候,无意间看到表弟和他的伙伴正在下棋,很有趣。

 
 
共 75 条记录<<<12345678>>>
 
模板制作:才旦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