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 青海湖博客 安多 博文 | 相片 | 博星 | 名博 | 圈子
注册 | 登录 加入收藏
珍珠念珠
 
 
时 间 记 忆
 
用 户 公 告
QQ:963274880
 匣子中的点滴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链 接
 
博 客 信 息
  • 日志:75
  • 评论:242
  • 留言:13
  • 访问:287846
 
 
 
 
木质老楼房
[ 2011-3-26 20:53:04 | By: 念珠 ]
 

              上周去了婆婆的家乡给未曾见过的姥姥上坟,第一次去那里,心里有一些激动,我这个人对没有去过的地方一向很感兴趣。在那里还有婆婆的很多亲戚,家就在离县城不远的一个村庄,如果是在夏季,这里的景色一定不错。

      我们去了婆婆的表哥家,他带我参观了周边的环境,大概的介绍了一下,然后很神秘的说是要带我去看一个好地方。...
……

 
 
 
祝福爷爷奶奶
[ 2009-9-26 13:54:00 | By: 念珠 ]
 

          暑假快结束的时候,爷爷奶奶的嘉吉嘉吞(八十大寿)终于举行了。很早就想和大家分享了,但是一直很忙,所以只好拖到现在了。

 小叔叔是这一次仪式的总指挥,所有的事情他都必须想得周到,遇到大一点问题,叔叔就会和爸爸和其他兄弟商量,努力使仪式办的漂漂亮亮。叔叔租用了金安小区的玛尼康,二楼可以点酥油灯,一楼可以待客和做后勤工作,是举办爷爷奶奶嘉吉嘉吞的最佳场所。

金安小区玛尼康

 

准备朵玛

 

供品准制完成

 

爷爷的作品

 

 仪式三天前,我们就开始准备,购物,做油馍馍、包子等。婶婶们忙着做馍馍,我们这些什么也不会做的就洗菜,洗碗,擦桌子等等。

 爷爷请来了贵德的瑜伽士,在仪式中念了三天的经文,之前用了一天的时间做准备工作。我的爷爷是个老瑜伽士,对佛教的热爱程度是我们无法理解的。三天的诵经,爷爷总是很认真的参加,爸爸是在阿卡们前面跑腿的,需要什么东西,或者需要去供什么东西,父亲总是会很认真的去办理,看到爸爸如此的尽心,爷爷的满意总是溢于言表。仪式完后,爷爷说他这辈子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了。爸爸的眼眶湿润了。

小区的老人也来听诵经声


 

 奶奶大多时候总是听阿卡们诵经,偶尔会来到厨房,看看我们的工作状况,会提醒我们注意安全,累了休息一还。最喜欢看奶奶做酥油灯的样子,嘴里轻声的念诵着经文,仔细的一遍一遍的擦拭着酥油灯,然后慢慢的捻着灯芯,左手做着托举动作,右手很虔诚的将酥油倒入酥油灯中。


爷爷奶奶接受子女的祝福

 

爷爷奶奶的孙子孙女们

 

 虽然整个仪式从头到尾都很是忙碌,但是心里总是美滋滋的。真心希望我的爷爷奶奶可以健康长寿!

 
 
 
阿伊隆隆的八十大寿
[ 2009-2-12 15:41:00 | By: 念珠 ]
 

       今年寒假,过年前八天就去了妈妈的家乡,因为大年初三我们要给八十四岁的奶奶过大寿,需要准备的事情太多。
       我不知道用汉语这个要过寿奶奶应该怎么称呼,她其实是我姥爷的姨妈,因为一生都没有成家,就一直被我舅舅赡养着,我们都尊敬的称她为阿伊隆隆(老奶奶)。
       在妈妈的家乡,过年前除了在特定日子要对整个房子进行大扫除外,还要选个日子炸油馍馍,散子,麻花。虽然忙碌,但是还是很开心。今年我们需要炸的馍馍就比往年都多了。
       女的负责准备大寿上需要的食物,男的则负责购买大寿上需要的所有东西。大寿需要举行两天,第一天我们会邀请全村的人来舅舅家里吃饭,第二天就是专门请阿卡给奶奶念经,祈求她老人家身体健康、长寿。到时候要点千盏酥油灯,盛满千杯净水!亲人们还要磕头满一千个,绕着贡品一千圈。
       等大寿完后,自己家里人还会聚会几天,因为妈妈的老家有两个舅舅和一个姨妈,三个都在一个村里,我们会轮流在三家聚会,唱歌、跳舞,整个家族的人聚到一起有四十多个人哪!很是热闹开心啊!

妹妹是奶奶抱大的,我总是说“阿伊,您最疼才才了,就是不疼我”,阿伊隆隆总是笑着。

因为相机坏了,手机照的效果不是很好。

 

酥油灯亮起来都很漂亮

妹夫负责净水的一切事务

我们会绕着院落中的贡品来磕头和转圈满一千个。


给村子里的人准备了零食,饮料还有米饭之类的。
 
 
 
叔叔的婚礼
[ 2009-2-12 14:39:00 | By: 念珠 ]
 

       从妈妈的家乡回来,我在家只休息了两天,就去了父亲的家乡,去参加我小叔叔的婚礼。
       有一点特殊的是,叔叔的这个新娘是要去偷的。
       在父亲的家乡,如果双方想成家,但是女方的家人又不同意,男方就可以找人帮忙,定个晚上去偷新娘,然后在门口的锁环里挂个哈达,以表示新娘被偷走。然后第二天才会让媒人去正式提亲,顺利的话第二天就会举行婚礼。



       在新娘到来的时候会用到这些东西,每个东西上都栓这羊毛,栓羊毛的人也要是贤妻良母。说是吉利的象征。



       这个用藏族叫“久”,汉语音译为“铁”,新娘来后会喝用这个羊腿煮的汤,寓意为:新娘会铁了心的呆在这个家里。






牧区的酒席的排场都很大,但是大家都会客气,不会去吃。




晚上12点,新娘被偷来了,新娘会用袖子捂住自己的脸,被人扶着进屋。

   新娘进屋后,家里会从村里请一位贤妻良母在婚礼上为神灵进献纯洁的牛奶,祈求白头偕老。




       这张是新娘来的第二天,早上四点,媒人就去提亲了,到中午时女方家终于同意了,并且女方家来了15个亲人,以表示婚事的同意。并且和男方家的人互相认识,从此就是一家人了。




爷爷让我给前来参加婚礼的女人们留个影,艳丽的服饰为冬日的草原增添了几分色彩。




婚礼之中也有情歌对唱,有时是晚上,有时是白天,要看情况。

 

在我们等待新娘的时候,无意间看到表弟和他的伙伴正在下棋,很有趣。

 
 
 
《转载》吉祥桑杰曼拉
[ 2008-7-21 20:43:00 | By: 念珠 ]
 

想必,此时的故乡卓仓,吉玛梅朵已经争艳了。小孩们簇拥在大块吉玛梅朵生长的平地上,拔一些长得茂盛且叶子较长的吉玛梅朵叶,像家里捡韭菜叶一样把叶子捡得干干净净地,然后开始像编辫子似的开始把叶子分成3股手编跳绳,一边用手来回交叉编着,一边不断地往3股中穿插放叶子,等足够长后开始比赛跳绳;也可以编制成小骏马、小水车一样小巧的模样,攥在手里,喜在心里;有时候,在树林子里用吉玛梅朵叶子拉出一个小房子,有门有窗的,“房顶”零星撒上吉玛梅朵叶子,伙伴们趟在其中哼歌曲,享受童年的乐趣……。一切都是记忆中故乡卓仓这时候的一番场景。

     “桑杰曼拉”是卓仓地区的一个重要的节日,和端午节为同一天(农历五月初五)。现在想来,长期和其他民族群居的祖先们是智慧的,在汉族和其他民族过“端午节”的日子,巧妙地将这天定位桑杰曼拉节,一方面不失自己的民族情怀,同时,又能和其他民族同欢。

    “桑杰曼拉”是藏族对药师佛的尊称,桑杰曼拉节也就成了是纪念药师佛的日子,药师佛发十二大愿,愿为众生解除疾苦。西藏有药王山,这个节日若能去朝拜药王山,意义更大更好。

    (药王山 藏名夹波日。在布达拉宫右侧,为一尖顶山峰,山形奇特,海拔3725米,北坡有小路可至峰顶,俯瞰市区,古堡新城,尽收眼底。东南侧峭壁危立,沿山清流如带。山上原有药王庙,建于清初。五世达赖时期(1642-1682),在第巴·桑杰嘉措主持下,开始组织各地僧医在此学习,整理西藏医药学等,以后逐渐发展为西藏的医药计算局“门孜康”。山腰有两座佛殿,一为“帕拉鲁普觉”,一为“卓托拉康”。山下北侧有一泉水,水质纯净,过去是达赖喇嘛的专用饮水泉,藏胞称之为“药水”。

      在这个多灾难的年份,祈药师让生灵导入解脱。

       青海东部藏区将“桑杰曼拉”节看作一个重要的节日(或许其他藏区也有),节日上有射箭、赛马等民族体育项目,随着历史变迁和民族的融合,各民族之间的节日习俗也开始相互影响和学习,吃凉面、凉粉,门口插柳枝,挂香包,手脚系彩绳等习俗已经不是某个民族特有的了。在民族融合中保留自己民族文化的同时,创新和丰富民族文化,确是一件很奇特的现象。

      也许,“桑杰曼拉”节可以作为一个区域民族节日进行研究和挖掘其历史背景和文化,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更好地传承和保护。最好,这个有意义的节日能在其他藏区同样得到传承。

 
 
 
徳乾香智
[ 2008-7-21 20:26:00 | By: 念珠 ]
 

德乾香智

---我用这样的方式铺路

夏季的青海湖真是美丽,第一次参加就是在美丽的青海湖畔,为爷爷奶奶而举办,这个宗教仪式汉语直译是“德乾香智”,是人们祈祷现在和以后的人生道路上平安幸福,也是人们在生前就积德,也可以说是人们为了离开人事后能够到达离佛祖最近的地方。这样的仪式主要是给老人举办的,也是子女对父母的一种尽孝,办这样的仪式不仅是对老人的孝敬,也是对世间万物的赐福。所以周遍的乡亲都会自愿的做帮手,也可以祈祷,朝拜。

 “德乾香智”一般在每一个藏族人家里都会举办,根据家里的条件,举办的规模都是不一样的,花费上千到上万,条件差的,村里人也都会出资帮助举行 。


 

仪式场景:爷爷请的尼姑们在诵经祈福,阿爸在忙碌着,作为爷爷家的次子,阿爸担任了这次的主负责人,回来时小表妹见了说阿爸的鼻子晒的象三毛的鼻子。


    仪式供桌上的圣品:净水,五谷,用糌粑做的“拉谢”。


一千个净水碗盛满对佛祖的虔诚。


一千盏酥油灯照亮前行的路途。


尼姑们丰盛的午餐。




    美丽的胜利幢,为所有的人抵御磨难,带来和平!



    这个花瓣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只见她就这样被摆了一桌,很是枪眼!

 

      这样的宗教活动现在是越来越少了,现在的年轻人不愿意穿自己民族的衣服了,现在的孩子不会说自己的母语了,现在的藏式品都变样了,现在的藏族历史被改编了.

  我们还能看多长时间的古老仪式?我们是否该做些什么了?

 
 
 
模板制作:才旦
Powered by Oblog.